奇妙的上帝(張怡昕)2015.11.23

奇妙的上帝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剛剛過去的11月19-21日,我在北京參加了第六屆國際社區支援農業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大會和同時舉辦的第七屆中國社會農業大會。我的初衷,是瞭解有機農業的從業者,在他們的工作中如何使用資訊技術。我的收穫,遠遠超過自己之前的期待。

每一天,當我們吃著盤中餐的時候,是否知道,它們是怎麼來的呢?在海外生活的人感受可能還不是那麼明顯,但現在中國國內的很多朋友直觀的感受是,菜沒菜味。肉有時有肉味,可你都不敢確定那到底是化學增味劑的味道,還是真正的肉味。

我開始對有機農業生態農業產生興趣,是因為我一直在關注環境保護和轉基因作物相關的話題。幾年前我開始讀中國人民大學三農問題女博士石嫣的博客,她自己就在種地,參與CSA農場運營。她的博客和微博信息量很大,圖文並茂,從堆肥的製作到鑒別黃瓜是否用了激素,我學到了很多。

如果我說,農業的運作方式,和社會公義息息相關,你會怎麼想?

現在的中國農村,山不再清,水不再綠。青壯年農民都去城市打工,留下的多是老人,婦女,兒童。種地時,濫用化肥,農藥。很多人使用農藥時也毫無自我保護意識。農民得癌的越來越多。

農產品價格很低。農民種一年地,收入很少,扣除種子化肥農藥的錢,有時甚至還賠錢。那他們當然不會願意種地了,寧可背井離鄉去城裡打工。

這是複雜的社會問題。這問題是長時間積累的病,這病也不是一下就能好的。社區支援的農業這種模式,讓我看到了“治病”的一種可能。

在社區支持的農業中,消費者和農民彼此認識,在每年或者每季度開始的時候,消費者就付錢給農民。農民用生態農業的方式來種植,不用化肥農藥。然後農民每週送菜給消費者。如果有天氣情況的變化或者其他原因引起的作物產量問題,那消費者和農民一起分擔損失。

以這種方式生產的蔬菜,目前價格是10元到15元人民幣一斤。比市場上的菜貴了很多。這次會議上,會議餐主要就是生態農業方式生產的蔬菜,還有生態養殖的豬肉,雞肉,等等。我的感受是,菜有菜味,肉有肉味,好吃。有一個菜的主要材料是蓮藕,走到菜邊都能聞到藕香。

如果我付出的錢,能夠讓農民踏實種地,有個比較安穩的生活,能夠讓我自己吃上好東西,還能給自然帶來正面的影響,那麼這錢花的值得。

在所謂現代農業中大量使用的化肥農藥,其實最終都進入了生態系統。化肥的過量使用,氮元素在土壤和大氣中的增加,會和其他污染物發生二次反應,加重霧霾。農藥更是不用說了,毒死的不僅僅是害蟲。

生態系統本來有巧妙地迴圈。日本的橋本慎司先生講他在稻田裡養鴨,鴨子會吃掉雜草和害蟲,鴨糞成為稻子的肥料。東北的李雲鳳女士講她用發酵床養豬,豬糞被微生物分解,成了很好的肥料,她家的豬圈根本不臭。她說,要給豬吃豬該吃的東西,農作物的秸稈,草。她的豬很少生病。她把豬糞做的肥料施在瓜果地裡,瓜果也長得好。

很奇怪,我身邊的很多朋友都覺得,不用化肥和農藥是種不出東西的。但是,這些生態農業的踐行者,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他們種的東西,品質好,產量也好。

李雲鳳女士說,她家以前很窮,現在農場有十公頃的地,都是養豬賺來的。但生態農業對農民的要求確實更高,要求農民對自然規律有更深的體悟。李雲鳳為了掌握好發酵床養豬的技術,曾經把豬舍刨了七次重新蓋。她也發現家鄉常見的蒲公英,千日紅,金錢草,給豬吃能讓豬更健康。

橋本先生提到,土壤的碳和氮的比例很重要,單單增加氮含量,作物會生長,但是細胞壁會薄,就非常容易發生病蟲害。來自馬里的生態農業專家說,農場最重要的三樣,是健康的土壤,生物多樣性,和害蟲控制。間作,輪作,休耕,堆肥的製作,覆蓋,農場種樹,等等等等。我覺得一個好的生態農民絕對是愛學習,愛觀察,又勤勞的。不是靠著蠻幹。

我在會議上碰到了很多充滿熱誠的人。他們愛自然,也特別看重社會公義。當經濟體制把農民壓在最底層時,他們努力地幫助小農。他們鼓勵農民採用生態農業的方法種植養殖,並且幫他們把產品帶到消費者那裡。

比如雲南昆明的幫幫生活館,他們帶一些苗族的農戶到昆明,讓他們和那些吃他們種出來東西的消費者見面。這些苗族農戶不會講普通話,之前沒有進過城,他們見到消費者很開心,覺得自己種出來的東西給別人帶去了好處,種的更加用心。

比如印度的Timabaktu,他們用好的價格收購農民生產的五穀,而不是像其他中間商那樣壓價。他們還鼓勵農民保留種子,保護生物多樣性,記錄本地的食譜,傳承文化。

很多人也非常願意分享經驗。日本的橋本先生在會議上提到日本有很方便小農使用的土壤分析工具(只需要5萬日元,2590人民幣,一套可以使用好幾年)和免費軟體之後,就有不少中國農民感興趣。後來就專門找了晚餐後的時間,給大家講解,回答問題,講了一個多小時。李雲鳳女士也說,隨時歡迎大家到她家的豬舍去看。

我還認識了很多年輕人。他們中有的回到鄉村嘗試生態種植,有的還在讀書,在大會上做志願者。他們都非常負責,率真。大會翻譯不夠,我也做了同聲傳譯的志願者。大家一起早出晚歸,服務大會。

我還認識了少數民族朋友。來自青海的藏族蜂農和他的漢族妻子馬金瑜。有外國參會者想和他們溝通,我就幫他們翻譯,翻譯完了,他們很熱情地為我帶上了哈達,第二次在會場見到我,又送我哈達還有他們做的肥皂。我真是何德何能!在馬金瑜女士的分享中,她提到,因為農藥和轉基因作物,蜜蜂會死掉。為了讓蜜蜂遠離農藥和轉基因作物,他們得往更高寒的地方去。她也講到,藏民對自然的敬畏,藏族婦女的堅韌溫柔。

有一件事情,讓我感到傷心。我的一些朋友,在根本沒有去瞭解過生態農業的時候,就說一定不可行。看到一些基督徒缺乏環保意識時,我也格外難過。我覺得,基督徒是最該有環保意識的。上帝讓人管理動物和植物。管理,是什麼意思?是利用?是榨取?如果說,在人中,做頭的,要服務別人。那麼,聖經中的管理,是否也要幫助動物和植物,讓它們活出上帝創造它們的美好?

我們的上帝,不僅僅是救贖主,也是創造的主宰。祂造這一切,很用心。保羅說,觀看這個世界,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但是,今天的我們,是否和自然有足夠的親密,使我們在觀察自然時,就能感受到上帝的永能和神性呢?大衛能說,“諸天述說上帝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我們是否已經麻木到只有在教會聽到讚美詩歌時才感到上帝呢?

求上帝開闊我們的心,醫治我們近視的眼睛。

我們日常的消費方式,可以是社會公義的一部分,可以是環境保護的一部分,更是活出信仰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也深刻地感受到,尋找的就必尋見。這話不僅僅是指著信仰說的。尋找真知識,才能得到真知識。那些還沒有認識上帝的人,當他們謙卑地去體悟自然的規律時,上帝會向他們顯明自然的規律。如果一個基督徒不去尋求認識自然的規律,那麼這個基督徒就不會懂得自然的規律。上帝實在是公平的上帝。祂不會讓基督徒不勞而獲,也不會讓一個謙卑的,卻還沒有認識祂的人,勞而不獲。

弟兄姐妹們,我深深感到,在一切的事情上,我們該有敬畏的心,竭力尋求更認識上帝,竭力尋求各種真知識,謙卑地向別人學習。免得我們的無知讓我們做出種種有害無益的事情卻不自知。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奇妙的上帝(張怡昕)2015.11.23-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