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5.11.30

文/歡然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初信時不懂得去服事別人,都是接受服事。

媽媽每天晚上與我一起禱告,由於那時我還在病中,她總是禱告說:主啊,你為她鋪床……我心裡有些惶恐,我怎麼配主來鋪床!後來讀經,發現《詩篇》中有相似的禱告(參看《詩篇》41:3),心裡才平安了。

主不僅親自服事我,也感動教會肢體來服事我。記得他們第一次上門探訪,臨到前半小時,媽媽才告訴我,我一聽就大發雷霆,一個人關在自己的房間不肯出來。直到他們來了好一會兒,我才自己出來了。

住在精神病院那會兒,最盼望的是每天下午的親友探視時間,使自己可以有那麼一段時間接觸正常人。教會弟兄姊妹常來,與他們一起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我有一種發自內心、源於天國的愛,使我很受安慰。

跟他們談天,說得最多的就是他們的信仰經歷。每次聽過,我就想,自己也經歷一下上帝的幫助和帶領有多好!教會的禱告會、查經會對我有極大的吸引力,每次參加過後心裡都很平靜釋放,不像平時那麼病態地煩躁不安。

大姐細緻的關懷

接待教會的是離我家不遠的一位大姐。大姐是公務員,對人熱心細緻,每次都鼓勵我多發言,把心裡話說出來,還提前告訴我要討論的經文,讓我事先預備問題和感想。

夏天,我走到她家,她總是安排我坐在空調能吹到的地方。十幾年後,她家搬到更大些的房子裡,離我家遠了,有天我半路上遇大雨,沒帶雨披,就用手機聯繫她,她很快就送來雨披,我這才騎車到了她家聚會。

我1992年信主到現在20多年,期間經歷教會的分分合合,但大姐和我最早接觸的那批基督徒中,有很多現在還堅持為我代禱,雖然我已經沒有與他們在一個教會聚會了。有個與我一直一起聚會的姚阿姨,只要一發現我靈裡軟弱,就馬上悄悄地告訴他們為我禱告。

我生病之初,心裡很自卑,覺得自己不正常,沒有信心,但大姐家4、5歲的兒子不嫌棄我有病,常常跟我玩。後來上了小學做作業有不會的就問我,我只要禱告,都能做出來,連我過去做不出來的智力附加題也不在話下,這給了我對上帝的信心。

在大姐家聽過很多海外和港台來的傳道人的講道,宋尚節牧師的小女兒宋天權出國前也來分享過信息,他們的屬靈經歷對我很有造就。

7046-圖2-7046-By Kymme.R40

阿姨們的榜樣

大姐的媽媽快90歲了,那時家裡還有老母親,她經常叫我們去她家禱告,跟我談她的信仰經歷,她怎麼信的主,怎麼火熱守獨身,怎麼在解放後逼迫中軟弱嫁了人,怎麼賣報養活兩個孩子……

對我幫助最大的,是她對我說基督徒不能自殺,自殺不能進天國,這對我自覺地抵擋自殺的念頭很有好處;她還總是說不要發怨言,要多數算恩典,否則會像以色列人在曠野繞圈一直進不了迦南,我於是常常以此提醒自己,想抱怨時就讚美上帝,多數算恩典。

老阿姨高度近視,戴著玻璃瓶底一樣厚的眼鏡,看聖經時要把書湊近眼睛,她慈愛無比,像我的親奶奶一樣待我。

還有陸阿姨和王阿姨,陸阿姨是老年點教會負責的,有幾次被公安局叫進去過,我很為她擔心,她倒是不在意,照常事奉,只是有一段時間總是覺得有人跟蹤她,讓我們代禱。

王阿姨與我媽媽是同一代人,有一隻手年輕時就被火車軋斷了,在家幹家務只能用一隻手,但不但全幹下來了,還養大了一雙兒女,很了不起。

還有一位在各地往來服事、後來出國遊歷服事的張阿姨,在牢裡待了幾十年,一生未婚未育,一出獄就服事上帝,我最喜歡聽她講道,滿有聖靈來的能力,直搗魔鬼的巢穴。

這些老阿姨都是當年親耳聆聽宋尚節弟兄講道,在恩典院受過造就的,她們很有信心愛心,充滿對上帝國的盼望,雖然都八九十歲了,還是為上帝家盡忠。

面對衝擊

那時常常有消息傳來政府對家庭教會有衝擊行動,有一陣,大姐秘密把教會的書籍轉移到我家,那陣子我們打電話時不能說白話,要用暗語,怕被竊聽。

有幾次大聚會因著消息洩露不得不取消。我媽媽囑咐我說:要是有一天被逼迫,被問起為什麼信耶穌,就說自己有精神分裂症,不信耶穌就好不了。那時我們是秘密做信徒,雖有無奈,但心中有主就有格外的喜樂和平安不斷湧流出來。

我那時很羡慕做聖工,想為主做些什麼,有一次聚會交通,我問怎麼事奉上帝,有弟兄回答,耶穌說:“信上帝所差來的,這就是做上帝的工。(《約》6:29)我於是知道,即使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要我信祂,好好活著就是事奉祂,就是見證!雖然魔鬼一直想讓我去自殺,但上帝總是把我帶到平安的路上,要賜福給我。

獻上自己

不記得是什麼時候聽了《羅馬書》12章1節的講道,我把自己當做活祭獻上了,於是開始學習事奉上帝。

記得第一次叫我帶領詩歌敬拜那次,我很興奮,想起自己以前當班長常常在講台上講話,於是那種記憶又復活了,準備了半天,還寫了“台詞”……卻被告知帶詩歌要帶大家進入用心靈通過音樂向上帝讚美敬拜,不能多說話。

我突然覺得自己什麼也不能,什麼也不會了,只能謙謙卑卑地尋求上帝的帶領,心裡是有點壓力的,站在台上,常常想縮到講台下面去,於是在心裡禱告說:主啊,求你的聖靈來代替我吧!你的工作你來負責。

這樣一禱告了反而心裡沒壓力了。奇妙的是,雖然每次帶詩歌敬拜時,經常沒有與帶禱告的和講道的肢體事先溝通,但選定的詩歌和我的敬拜主題,總是能與他們的主題完美相合,我真實地感到了耶穌的陪伴。

現在我帶領敬拜之前總是更多地禱告,更多地降服在上帝面前,不求言辭多麼華麗,只求自己能進入與主的同在中,也把會眾帶進這樣的同在中,把自己隱藏在上帝裡面。

後來,我開始帶查經,最初也只能將自己領會的一點拿出來分享,然後就是讓大家討論一下,之後我在網上查到很多有關資料,於是博覽眾家,真是很覺得益處,於是又專門依靠資料,自己不想什麼了。

這樣一段時間,老同工又幫助我學習釋經查經方法,於是開始有點進步了。每次準備查經前其實頭腦裡根本什麼都沒有,一點一點地禱告,才慢慢可以一點一點寫下來,而且越寫越多。居然有了接上活水的感覺。

因此,查經結束時心裡都很興奮,覺得辛苦沒有白費,不由自主地期待著下一次的服事。

小子考驗愛心

再後來又帶小子班,我以為是帶帶小孩子,只要真心愛他們,就能帶好——但這真心有多少,上帝把真相揭示出來了:

第一次帶主日學,孩子中那個沒了父親的胖胖調皮,被我責備哭了,就激動起來要去找媽媽。為了阻止他出門影響聚會,我攬過他來擁進我懷中,但當他眼淚鼻涕快沾上我的衣服時,我心裡有一分猶疑:我這件衣服可是剛買還沒有穿過幾次的啊!

由於受大姐的影響,我申請單位分房時,專門禱告要用來接待上帝,果然分到房子。起初是把自己的房子完全交給教會,自己不管了,後來存了點錢,上帝也讓我裝修起來。照樣接待,但是事情開始多起來了:要做衛生、要跟人溝通……有很多瑣碎事。

7056-圖3-By cohdra-file4951249447384.

最讓我擔心的是,房子裡的新傢俱、新牆面會否弄髒弄破。但我也想好了:弄髒弄破後我可以找人修補,而且找誰都想好了。

不出所料,沒有幾天,小孩子居然把牆壁當作了畫紙,在上面施展繪畫天才。不過還好,感謝主,主給我提示,我自己動手也修補好了。

後來,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一年過去,我準備的修補計劃基本上沒有用上。

清潔除去煩躁

小子班的同工老師都很注意不讓小孩子碰壞東西,還對他們提出很多要求。我是覺得儘量讓他們釋放比較好,所以有時候,也跟老師唱反調。

我是希望大家在我家聚會時能感受到溫暖和享受,於是想給大家一個最好的環境。

正好我們部門來了個新同事,很愛乾淨,地上有一根頭髮她也不舒服。本來很不喜歡她加給人的壓力,覺得她是“潔癖”,礙於面子沒有跟她翻臉,後來被影響居然開始喜歡乾淨了。

教會裡一個幹家政的姚阿姨還手把手教我收拾地板,於是我開始學習做清潔工,趴在地上用抹布一點一點地擦地,一個同工還送來地板清潔液。

這期間,我受到一個“一桶水擦一輛車”的公益廣告的啟發,用兩桶水擦地:一桶專門用來洗髒抹布,加入消毒液,並不斷換水,另一桶放清潔液,抹布乾淨後在這桶裡過一遍。於是體會,打掃衛生也是有學問的。

本來,我一直覺得清潔工的工作不重要也很簡單,從來不注意他們,甚至覺得他們髒;但這之後早起上班時,我開始注意路邊那些更早起的清潔工。

有一個老清潔工負責擦那條路上的電線桿子,他很認真地一直擦到地,還用水沖乾淨地面;還有一個女清潔工,每天一幹完活就坐在一個角落裡,在一個小本子上寫東西,也是非常認真,我真是好奇:她在寫什麼呢?說不定是未來的作家呢!

當然開始難免有煩躁,不喜歡做這些瑣碎的事,覺得浪費時間,後來上帝漸漸拿走煩躁,當我甘心做的時候就有平安和喜樂臨到了。

這些都是上帝對我外在的訓練,上帝更在乎的是我的內裡如何,祂一直在我的內心工作,使我的裡面不斷改變。雖然我只是一個小姊妹,在教會中很不起眼。

當我服事的效果好時,上帝會提醒我不要驕傲,我一驕傲,祂就管教使我不得不認罪回轉;我脾氣不好,有時要發作,上帝會讓我想起摩西盛怒中擊打磐石,最後因此而不能進迦南;我不知不覺中顯露自己、嫉妒同工,上帝馬上會光照我,剝去我的假冒為善,讓我看到自己的本相。

我越服事越是覺得自己的缺乏和無能,上帝的萬有和萬能;越是覺得自己全靠恩典,總是在愛上帝愛人上有虧欠……

幸而一直有耶穌陪伴、帶領著。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為合資企業英文翻譯,畢業于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2 Responses to 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

  1. Pingback: 自殺邊緣,幸而有耶穌陪伴-大雨头条

  2. Sarah

    谢谢姐妹这么坦诚的分享。我们的上帝真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