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去,還不見得想去呢!(吳蔓玲)2015.12.0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

文/吳蔓玲

圖1-by Mohammad Hannon

隨著法國巴黎恐攻事件發生之後,世界各地都掀起大力排擠敘利亞難民的風潮。北美許多人大聲疾呼,反對接受敘利亞難民到本土。也有許多美國人向歐巴馬抗議,不接受一萬名敘利亞難民的計劃。還有人表示,若是歐巴馬執意不改初衷,就要移民加拿大。

這樣的抗議之聲聽在我們加拿大人的耳朵裡,就是哈哈狂笑。因為加拿大早就決定12月就要迎接2萬5千名敘利亞難民來加拿大,這是新任總理競選時的許諾。直到前幾週,在社會壓力下,才調整為12月先接受一萬名。

加拿大人不是反對接受難民,而是要求政府嚴謹篩選難民,不要倉促行事。

圖3-Refugees-Welcome-to-Canada-banner

順筆為加拿大做廣告。加拿大人一般是很慷慨、有同情心的。每年接受約世界10%的難民。以去年為例,就接受了13,500名難民(註),並且政府也會積極協助難民溶入社會。

像我住處附近有一個社區,原本是寮國難民村,現在住戶們早已搬出。我女兒同學的母親原本就在這難民村長大,現在家境富裕,親戚們都住在附近,大家生活都相當富裕。

美國人對加拿大兄弟的“無知”,不是第一回了。

2015年,美國通過同性戀法案時,也有人義憤填膺,說要移民加拿大。殊不知,加拿大同性戀法案早已經通過了10年!這件事沒啥值得加拿大自豪的。但是,可以看出來,美加兄弟國只隔一條邊界,彼此還是有很大的隔閡與不解。

就算那麼親密芳鄰的美加,都容易發生這樣的誤解,更何況我們對遠在中東或歐洲的難民,又有多少認識?在這大力排擠敘利亞難民的風潮中,我們想過難民們是怎麼想的?

我聽說,難民不見得都想移民加拿大,除非他們有親戚住在加拿大。這是可理解的,離鄉背景大遷移要面對的挑戰,對沒經歷過的人是很難想像的。前些日子,我看到一則對一位來自中東難民的訪問,他原是醫師,但為自己能夠在學校找到工友的工作歡喜,認為自己算是幸運的,他打算再讀點書。

要拔根到他鄉安生立命,是需要極大的勇氣。班卡森(Ben Carson)感恩節去約旦探看難民營,他的結論之一是,難民多半不想移民,只想就近等候戰爭停止好回鄉。難民們會有這樣的心聲,也不算意外。

我曾問一位加拿大年輕人對敘利亞難民的看法。他回答:“他們的景況實在太悽慘了,伸出援手是一定需要的。我們只要檢驗難民背景即可。”他說的正是多數加拿大人的心聲。unnamed

我有一位家庭主婦的朋友,早幾星期已經開始織玩偶要送給12月份來的難民,這是她想到能夠給予難民兒童的關懷。

你們不怕ISIS聖戰士混入?

也許你會問,難道你們不怕ISIS聖戰士可能混入難民嗎?

其實,儘管有可能性,但敘利亞難民大概不會是恐怖攻擊的惟一問題所在。其實,真正危險在於那些不冷不熱的穆斯林突然大發熱心,追求信仰,進入伊斯蘭教的教義核心,自然就成為恐怖分子的當然成員。法國恐攻的恐怖分子有幾位是法國土生土長的穆斯林第二代,就是最好的例子。

雖然有人說,伊斯蘭是和平的宗教。但根據可靠資料的來源,更多熟悉伊斯蘭歷史和教義的人,曉得伊斯蘭教實際上並非如此。(參臨風,《ISIS曲解了伊斯蘭教嗎?》http://behold.oc.org/?p=26387

那如何徹底除去恐攻呢?人遇見問題或難處時,往往想用一己之力或找專家來解決問題,而像這類的世界性問題,政府往往透過外交、軍事、經濟等手腕,來解決。不過,從過去幾十年美俄歐處理中東問題和彼此暗自較勁交鋒看來,一地才撲了火,另一地的火勢又起。問題似乎是愈捅愈大。

然而,真正能夠助人脫困的,只有耶穌基督。耶穌基督是我們人類一切問題的答案,無論是個人問題或國家的問題。彼得等一群人被聖靈充滿之後,在傳講耶穌時說:“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徒》4:12)。

是的,除了耶穌基督之外,別無拯救。當人遇見耶穌基督,並以祂為主時,他們的生命必然改變──思維改變,言行都改變。

外帶做個小見證,我有位曾在政府任職的朋友告訴我,他曾經調升某職位,用禱告求上帝指引教導,在幾天內解決十多年政府未解的難題——基督耶穌果真是一切問題的答案。

當我們思考如何幫助難民的同時,更要積極為全球的穆斯林的救恩代禱,讓他們能夠認識且接受救主耶穌。這是我們基督徒能夠大力打擊恐攻的妙方。

註: http://www.cic.gc.ca/english/refugees/canada.asp

 

作者現居加拿大。

1 Comment

  1. 爱,不是什么大话,就是看有没有这样的心。对别人的怜悯,愿意帮助。

    “我曾問一位加拿大年輕人對敘利亞難民的看法。他回答:“他們的景況實在太悽慘了,伸出援手是一定需要的。我們只要檢驗難民背景即可。”他說的正是多數加拿大人的心聲。

    我有一位家庭主婦的朋友,早幾星期已經開始織玩偶要送給12月份來的難民,這是她想到能夠給予難民兒童的關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