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旅(张纪德)2016.01.2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6.01.20

文/张纪德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一》2:17)

人活着,总盼望平安、喜乐地过一生。然而,人世间诸多生活挑战及天灾人祸,我们迟早会遇到苦难,有些甚至超过所能承受的,让人恨不得晚上睡下去、不用醒来面对痛苦的另一天。

许多人为寻求安定的好生活,移民到西方国家,却发现侨居之地仍有困苦、忧虑……世界何处可心安?

欧洲

20世纪中业以前,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王权或军权独裁的国家。国家的兴衰和人民的福祉,都取决于那一代的君王或强人是英明,还是昏庸。

欧洲国家很早接受基督教。这对社会产生了3方面的正面影响:

  1. 教会对统治者有制衡作用。
  2. 人们从圣经里领悟到“天赋人权”。
  3. 教会开办学校,逐渐开启了科学探讨和理性民智,导致工业革命、民众生活改善、社会进步、国家强盛。

早期欧洲各国之间因利益矛盾,发生过很多冲突,甚至战争。

中世纪,有基督教对回教的抵抗。16到17世纪,有改教者与天主教之间的冲突。18到20世纪,因领土之争,或强人(如拿破伦、希特勒)的野心,引发国际间大战。加上各种独立运动、民主革命的内战,民生涂炭。

21世纪的欧洲,表面上还保留以往几百年基督教文明带来的风光,但因社会世俗化、道德相对化等等,本质上是没落了。近些年,常有经济恐慌,还有恐怖分子,活动激烈。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高达20-30%,面临破产的危险。半数欧洲国家长期失业率超过10%……

美国

17世纪,一批批清教徒为逃避欧洲的信仰不自由,离乡背井,远渡大洋,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了北美新大陆。

在清教徒的领导之下,美国1776年独立开国,立宪基于“人权天赋、政权民授”的基本民主概念。

在宪法补充条例《人权法案》(The Bill of Rights)的第一条,明文定规:政府不得干预公民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宗教自由、和平聚会结社的自由,以及向政府请愿的自由。保障了人民的信仰自由和各教会的独立自主。

有好的开头,所以只经过100年,美国就成为了世界先进国家。到20世纪,美国在多方面(农业、工业、军事、科技、医药等等)都带头领先,不但成了全球第一强国,并且有许多教会和圣徒自动自发地普世宣教、救灾济贫,在全世界积极行善,有很正面的贡献。

美国亦成了许多国家的人最向往之地。

1960-1970年代,美国大学生反越战,带起嬉皮文化。他们感觉人生茫然无望,怀疑绝对真理,用醉酒、吸大麻、性解放、靡靡之音等发泄反传统、反社会的情绪。

这些意识形态持续发酵,影响了许多年轻人。到1990年代,更以纹身、怪异和重金属摇滚乐,表现自我、表现放纵。有3集电影《西方文明的末落》(The Decline of Western Civilization),描写过庞克这类次文化。

这些意识形态逐渐进到教育界、新闻界,把真理和道德相对化。有以下4个潮流,冲击了美国社会:

  1. 性革命:缺乏贞洁观,及时享乐,感觉好就做,不负责任。
  2. 包容多元文化:政治正确,善恶不分;高举“人权”,罔顾道德。
  3. 风气被媒体及世俗文艺操纵:个人主义、捧抬偶像、怪异哗众。
  4. 贬低宗教信仰:消费者心态、可有可无,否定圣经权威,把基督教边缘化。

结果是,社会快速恶化,弯曲悖谬。从这两年美国的一些统计数字(注1),可见大略:

凶杀: 3万多人致命/年 (7万5千枪伤)。

自杀:近4万人死亡/年 (超过车祸致命人数)。

爱滋病患:1,200,000人 (每年新感染5万人,2/3是男同性恋者)。

无家可归者:1,500,000人 (流浪街头、公园或在贫困收容所)。

牢犯: 2,200,000人。

吸毒/滥用药品:25,000,000人/年。

忧郁症:20,000,000(9%)成人

各种性病:20,000,000 新感染/年 (近一半是14-24 岁的青年人)

国债:2015底,近$19兆或 $59,000/人 (隐性负债超过$100兆,或$330,000/人)。

这些数字触目惊心。21世纪的美国,离开当初清教徒按圣经立国的原则很远了。人不对,再好的制度、再丰厚的家底,也会被败掉。

败如罗马

近年来美国有识之士已看到问题严重。社会学家、历史学家、神学家分析现象,提出各种原因。其中重要肇因为:教会软弱,不能导正社会,有些教会甚至被世俗牵着走。

公元413年,罗马帝国衰败之际,圣奥古斯丁发表《上帝之城》(City of God),从圣经观点看历史——叙述天使与人的受造、恶的起始、人的原罪、刑罚与后果。

他认为,罗马人的灾祸,起因于他们的神明 (pagan gods),把他们带进腐败和邪恶中。他提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宣告:基督徒不属于地上之城(罗马—世俗),而是属于上帝之城(新耶路撒冷—教会)。

20世纪初,新派自由神学进入欧美主流大宗派(天主教、圣公会、卫理公会、路德会、长老会等),种下与世俗妥协的种子。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大多数的教会偏离真道、失了味,普遍衰落。在“政教合一”之下,神职人员靠国家供养,灵命冷淡无力。

所以,现今西欧国家难以抵挡世俗潮流。民众一半以上不去教会,1/3的人是无神论者。真正参加教会的人只剩10%-20%。基督教只表现在老建筑、历史博物馆和礼仪中,与大多数人的生活无关。无数教堂信众流失,空荡荡,面临关门、废弃或拍卖。(注2)

美国教会情况比欧洲强一些,因为有敬虔的开国历史,以及政教分离的原则。福音派和独立教会很多,认真遵循上帝的话、努力宣教。虽然受到新派自由神学的冲击,仍有5%-10%的会众增长。(注3)

遗憾的是,大宗派教会会众流失严重,与欧洲的衰落相似。不少所属教堂面临关门。自认是基督徒(基督教和天主教)的美国人,从20世纪中的95%,降到20世纪末的85%。近10年更落到近70%。其中还有不少人是文化基督徒,实际上只有40% 的人参与教会。(注3)

造成这种情况的另一个重要导因,是公立学校的教育。1963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公立学校的公祷违宪。各地法院遂以政教分离为由,一步一步地把祷告、十诫、基督教标帜和基督教书籍,踢出公立学校。

经过半世纪,公立学校已经世俗化了,教的是进化论、唯物世界观,加上多种“政治正确”思维,把真理和道德相对化。其基本思想是无神和反基督教。如今,多半美国年轻人对圣经无知,教会被边缘化,对社会的影响力大不如以前。

5百年前,马丁.路德就警告大家:“我很担心学校成地狱之门,除非用上帝的话调教少年们的心” 。家长要警惕媒体及公立学校对学子的可怕洗脑。家长不能不闻不问,任由他们把我们的儿女教成一群“穿裤子的猿猴”(借C.S. Lewis的比方)。

这是一场很现实的属灵争战。父母的首要责任就是把儿女带到教会、信耶稣,学习真理正道、分别是非,可以逃避世俗、抵挡邪恶。

图3-by TanteLoe-sculpture-967724_1280末世儆醒

圣经中,罗得一家一步步移向罪恶之城所多玛。后幸蒙上帝的怜悯,在灭顶之灾来到前,被天使带出城(《创》13:12-13及19章)。老布道家葛理翰,忧伤于美国社会的日趋败坏,在2014年10月发出警告:“现今美国的败坏有如所多玛、蛾摩拉﹔若不悔改、求主怜悯,难逃上帝的审判。”(注4)

其实何止美国!全世界不都在灰暗、动荡不安的命运中?

世人不服上帝的义,要立自己的义,结果,越来越恶。败坏到尽头,岂能逃避上帝的审判?历史的轨迹及21世纪的趋势,让我们看到:末世的审判和主的再来近了!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里警告大家:

“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所以你们要儆醒,因为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来到。家主若知道几更天有贼来,就必儆醒,不容人挖透房屋…… ”(《太》24:32-43)

选择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是长久以来的普世现象,因为世俗潮流和意识形态里隐藏着撒但的诡计、它的权势掌控并持续败坏这世界。

早在两千年前,使徒保罗说: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然而上帝既有丰富的怜悯,因祂爱我们的大爱……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1-5)。

圣灵开了我们的心眼,生命觉醒,选择信耶稣、作上帝的儿女,才能脱离这弯曲的世代。这不仅关系今世,更连带永世。

以前上帝呼召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经历40年旷野的道路,进到应许的迦南。同样,上帝呼召我们从世俗出来作圣徒(参《罗》1:7; 《林前》1:2;《彼前》2:9)。上帝嘱咐:

“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林后》6:17-18)。

信了主,我们的价值观要改变。我们当离弃世俗,与耶稣认同。即使与这社会格格不入、被排挤、甚至被打压,也要走这十字架成圣的窄路。

17世纪,英国的约翰.本仁把基督徒走天路的故事,用寓言方式写成《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浅显易懂,很快在民间流传;后来被译为几十种文字,成为世界经典名著之一。

Pilgrim可翻译为清教徒、朝圣客旅或天路客。天路客即是信徒的一个基本身份,是等待基督再临、身体得赎、得进入上帝荣耀永恒国度的人。

我们在世上是客旅的,是寄居的,我们随时预备回父家。所以,我们不可被世俗潮流牵引,不可同流合污,当出淤泥而不染。我们更当如光如盐,殷勤本分,忠于职守,活出美德见証,荣耀主名,当记得

“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2:17)。

注:

1.参:美国疾病防治中心(www.cdc.gov)﹔ 维基百科(en.wikipedia.org):

美国非法药品管理及心理卫生总署(www.samhsa.gov)

2.参:Church Attendance(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urch_attendance); Europe’s Empty Churches Go on Sale (www.wsj.com/articles/europes-empty-churches-go-on-sale-1420245359)

3.参:Pew Research Center;www.pewforum.org/2015/05/12/americas-changing-religious-landscape/)。

4.参:http://m.cnsnews.com/mrctv-blog/michael-w-chapman/rev-billy-graham-america-just-wicked-sodom-and-gomorrah-ever-were

作者现居美国伊利诺州。医药生化博士,从事医药科研近40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