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真實與聖徒的誠信(呂居)2016.01.27

本文原刊於《舉目》77期。

文/呂居

BH77-07-8033-圖1-5032424_l W550

誠信與真實

根據美國厚仁教育發佈的《2015版留美中國學生現狀白皮書》,2014年約有8千名留美中國學生被開除,其中80.55%的學生被開除,是因為學術表現差或學術不誠實。

白皮書特別指出,因為學術不誠實和行為失當造成的開除情況,有增加的趨勢。(註1)有些被開除的學生成績優異——超過60%的學生來自排名前100名的學校,其中數十個學生甚至來自常春藤大學。

如果把這些留學生作為中國社會的縮影,由此反映出的誠信缺失,確實是我們的社會所面臨的一個問題。

前一陣子,著名美國NBC新聞主播威廉姆斯(Brian Williams),因誇大事實而被停薪留職6個月(註2),顯示西方民眾對於公眾人物的誠信,有著嚴格的要求。

東西方文化對於誠信的定義與標準,存在一定的差異。那些折戟而返的中國留學生,除了個人品德因素之外,可能還有更深層的文化因素。

作為中國文化主幹的儒家文化,強調的是仁、義、禮、智等倫理概念,“信”雖然忝居其列,但側重的首先是諾言的踐履,而不是事實的認定、真理的執著,甚至出於慈孝,可以“父為子隱、子為父隱”(《論語》《子路》第13)。

過去,報導嚴重失實的官方媒體,從不需要為自己的浮誇向公眾致歉,更遑論承擔責任。甚至連科學家都參與其中,推波助瀾,論證畝產萬斤,既有違科學實證精神,更導致嚴重後果。

如此種種,都指向民族素質中的一個缺欠,就是對“真”不夠較真。

如果說,“誠信”只是一個倫理範疇的概念,那麼對於“真”的態度,則屬於上帝的本質屬性。“真實”作為上帝的本質屬性,決定了“誠信”是對上帝兒女的基本倫理要求。

真實是上帝的名字

當上帝呼召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脫離法老的奴役時,摩西為了確定上帝的身份,並向以色列人有所交代,請求上帝啟示祂的名字。

上帝對摩西說:“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自有永有”所對應的希伯來原文乃是יהוה(YHWH),也就是猶太人所說的Tetregramaton(4字真言。註3),中文可以譯為“我是我所是”,或者更為簡單直接地翻譯為“我是”。

“我是”在希伯來文是第一人稱情態動詞的現在形式,也可以譯為“我存在”。

上帝的自我啟示,以“存在/是”作為最重要的屬性。基督信仰的終極本體,不是虛無,而是實有。尋求上帝就是尋求那真實的本源存在,“求真”應該是基督徒的基本倫理原則,因為尋求上帝,就是尋求真實。

求真作為科學精神的實質,來自於基督信仰的框架之中,這也是科技文明大都起源和興盛於基督教世界的根本原因。

三位一體中的每一位都是真實的

上帝不是虛無,因此虛無主義並沒有本體論的根基。那些崇尚虛無主義或相對主義的人,把上帝的真實變為虛謊,甚至把上帝視為隨意捏揉的橡皮泥。然而,上帝最終的審判的標準不是照著我們頭腦的臆想,乃是照著祂真實的屬性。

J.I.Packer在《認識上帝》一書中,列數上帝的主要屬性。上帝是唯一真實的上帝,祂是道成肉身的上帝,上帝是榮耀、智慧、仁愛的上帝;祂也是公義、恨惡罪、忌邪、審判的上帝。(註4)人類按照上帝的形象與樣式被造,我們裡面反映上帝性情的屬靈與道德範疇,也都是真實的。

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祂一再強調祂所作見證的真實性。“那差我來的是真的”(《約》7:28, 8:26);“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2)。只是那魔鬼“……不守真理,因他心裡沒有真理。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8:44)。

道成肉身的耶穌,乃是上帝真實地來到人間。所以尼西亞眾教父們認定,聖子與聖父之間是homoousia(同質),而非homoiousia(似質)。如果是“同質”,那麼就是真實的上帝真實地來到人間,真實地為我們受苦、受死。

歷代各種異端所質疑的,大都針對道成肉身的真實性。如果基督的本質和上帝僅僅是“類似”(homoiousia),那麼,道成肉身的真實性會受到質疑,上帝救贖的真實性會受到質疑,上帝的愛也會受到質疑,我們真實地認知上帝的可能性當然也會隨之受到質疑。

由此可見,三位一體中的每一位,都是真實的;唯有魔鬼是虛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真實是上帝的屬性,也是每一位上帝兒女的屬靈追求——上帝要求祂的兒女像祂一樣完全,因為祂是完全的(參《太》5:48)。

上帝真實的屬性要求我們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弗》4:25)。故此,追求誠信是新生命的內在要求,是每一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的基本素質。

BH77-07-8033-圖3-By deemac1-talking horse W550

偶像通不過真實的考驗

上帝是真實的,偶像是虛無的;偶像是人主觀願望的投射,常常是吸引人的。這就如聊齋中狐仙幻化成的妻子,美麗賢慧、青春永駐,唯一的不足之處就是不真。只因為不真,所有其他優秀品質也就成了空中樓閣,沒有任何實際價值。

同樣,承載人類願望的偶像,無論如何美好,只要不真,就不值得被信仰;唯有真神,才值得我們跟隨與委身。這是真神與偶像的差別。許多人對偶像戀戀不捨,是因為偶像幫助我們停留在主觀意識的氣泡之中。

19世紀末期,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Feuerbach)提出對宗教的批判,認為所有宗教都是主觀意志的投射。其實這只適用於偶像崇拜,而非真正的信仰。

費爾巴哈(Feuerbach)在德語中的字面意思是“火河”——費爾巴哈對宗教的批判正如同一條火河,凡是泥塑木雕、迷信臆想,都無法經過其炙烤與衝擊,唯有真實的啟示,在這條“火河”的熬煉與洗滌後,愈益煥發真理的光輝。(參《耶穌真的復活了嗎?http://behold.oc.org/?p=21246。編註)

基督信仰在現今的中國教會,確實摻雜了不少前科學時代的迷信因素,我們需要趟過這條“火河”,把信仰煉純煉真。

然而,渴慕真理、尋求真理,是需要勇氣的,好走出我們主觀意志的氣泡、以及主觀想像所構造的世界,進入這個世界的真實,實事求是地面對嚴峻的現實,認真研究並尊重研究所得的資料。

在求真的道路上,一定會遇到許多掙扎、迷茫、甚至是挫敗,然而作為上帝的兒女,我們相信這是天父所創造的世界,我們可以透過研究上帝的創造,豐富和加深我們對造物主的理解。

上帝的真實性是我們勇敢探索的底氣和信念,上帝的創造理應得到我們的尊重,我們以求真的精神去探索自然宇宙,因為上帝就是真理。

真理必讓我們得以自由

在求真和誠信的道路上,常常會遇到一種障礙,這種障礙透過教育和文化環境,不知不覺地侵入、滲透到我們的思想深處,形成一種習慣性的思維模式。這種思維模式叫“宣傳”。

過去的數十年中,我們的報紙、電視所關注的,首先不是事實的準確性,而是政治的正確性。有人嘲笑前蘇聯的《真理報》缺少真理的元素,而我們的媒體,也大致遵循這樣的思路。

什麼叫做“宣傳”?宣傳就是沿著既定的思路推理,達到既定的結論。在開始思索、探求之前,結論都已經預定好了,宣傳的“推理”過程,不過是一種走過場的形式主義。

當然,要朝著既定的口徑和結論構建思路,有時還真需要一些“創意”——每一個語詞都有一定的語義範圍,宣傳就是在選擇語詞、使用語義時有意偏轉角度,最終得出既定的結論。古希臘的詭辯學派使用的就是這套辯術。

詭辯學者並不相信真理的存在,他們所謂的“真理”,就是自己的利益和虛榮。保羅責備他們說:“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羅》16:18)。

我們遭受太多的宣傳轟炸,使得這種思維方式不知不覺滲透成我們的思維定式。再加上人類罪性的狡辯本能,“宣傳”式思維流毒深廣,尤以經受大陸教育的人為甚。

五四時期高舉“德先生”和“賽先生”兩杆大旗,“德先生”離我們尚有一段距離,“賽先生”似乎已經離我們很近了,我們培育了那麼多的博士、科學家,中國社會似乎已經進入了現代化時期。

然而,只要我們還遵循著“宣傳”的思維模式,不尊重事實、不尊重資料,還是為既定的論調巧言詭辯,我們就還是沒有真正認識“賽先生”,因為求真是科學思維的本質。上帝的兒女應當足具科學探索的求真精神,無懼真相,熱愛真理,上帝就是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2)。

BH77-07-8033-圖2-12 apostles-熊璩攝 W550

關於誠信的見證

我曾在一個教會牧會,前4年基本屬於“蜜月期”,和同工、弟兄姐妹相處融洽。到了第4年下半年,有些同工逐漸對我的講道內容和表達方式有所不滿——他們認為我有“虛偽”的嫌疑。

我當時覺得自己很委屈,捫心自問,我誠心誠意地奉獻、讀神學,辛辛苦苦地牧養、教導,何來虛偽一說?所幸有一些資深的牧長來輔導我、幫助我,儘管歷經痛苦掙扎,但逐漸意識到自己挑揀素材有失偏頗,並有報喜不報憂、避重就輕、濫用口才等諸多毛病,這些都或多或少沾染了宣傳與詭辯的味道,作為真理的兒女,實在需要反省、悔改。

保羅學過辯論學,但他定意不用“高言大智”對哥林多人“宣傳上帝的奧秘”,而是“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他說的話“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林前》2:1-5)。

上帝的兒女言語應該信實,“好像用鹽調和”(《西》4:6);“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5:37)

基督徒可能都經歷或聽到過類似的見證,就是一句不經意的謊言,會讓一個重生得救的人不安許久,直到悔改認錯。這是因為住在我們裡面的聖靈,乃是真理的靈,祂厭惡一切的虛假與浮誇。

曾有一位學生基督徒,信主之後蒙聖靈光照,為以往成績單造假的過錯深深自責,終於有一天鼓起勇氣,向國際學生處坦誠自己的過錯,國際學生處老師被他的誠實所感動,不忍心開除他,但根據校規又不得不處理,結果讓他去社區大學學習半年,然後再重新錄取。

也有在Target商場工作的姐妹,每年總會碰到幾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在聖靈的催逼下退還以往盜竊的物品。

這些在隱秘之處的弄虛作假,若不是聖靈的感動,恐怕沒有人能覺察。有些虛假是於人無害的,但只要是虛假,就與真理的靈格格不入,與我們裡面屬上帝的生命格格不入。

基督徒與世人一樣,都是墮落的罪人,都有虛假浮誇的本能傾向。上帝的兒女注重誠信,是因著聖靈的內住,而“信實”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加》5:22)。我們之所以追求誠信,恨惡虛假,也是因為我們裡面屬靈的直覺告訴我們,那是值得追求的,因為我們裡面有著上帝的形象與樣式,而我們的上帝是真實的。

註:

1. 中國日報 2015-05-28, http://world.chinadaily.com.cn/2015-05/28/content_20840449.htm

2. The New York Times紐約時報中文網http://cn.nytimes.com/usa/20150212/c12williams/

3. 這“4字真言”在猶太文化中奉為神聖,通常隱諱,而不直呼其名,常以אֲדֹנָי(Lord,主)來替代。由於4字真言都是輔音,本身無法發音,有時也借用אֲדֹנָי的母音,讀作Jehovah(耶和華)。

4.J.I.Packer Knowing God, InterVarsity Press, 1974

作者呂居,來自江蘇,西敏神學院畢業,目前在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教授神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