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傳的神學情話:誰與你一同搞砸,誰與你一同愛戀——寫於白色情人節前(邱慕天)2016.03.10

文/邱慕天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3.10

圖1-by Ashish_Choudhary-lock-143616_1280

基督教歷史上最有名的“搞砸”筆記簿,大概是奧古斯丁的《懺悔錄》。但如果我說,教會2000年來悔改自省的精神,如今要在教會外的創業講座中尋著,你同意嗎?

      搞砸之夜

不久前,我參加了一個臺北的年輕人創業小聚。這個聚會的團隊正策劃引進全球風行的“搞砸之夜”──與成功人士分享致富秘訣不同的,這聚會是專找人講失敗。(編註1)

“搞砸之夜”的團隊,相信“失敗為成功之母”,生聚教訓、總結功課是有正面意義的。在數年間,全球有150多個城市認同、引入這項品牌。

那是情人節後的週末。我算算自己從北美回到台灣剛滿3年。每個月,我都南征北討談事工、帶團契專題、講主日信息,向來都被要求是以一副得勝者姿態,分享我在人生領域中累積的戰果。

也因此,我從來沒有越界分享過我的感情經驗。在那個領域,我是“敗犬”、“魯蛇”(loser)。

 

      對人生有全面期許的夢中情人

不久前,一位單身作家朋友分享了一篇感情文章。才華洋溢、斯文卻與時下之“高富帥”標準不太吻合的他,試圖提倡“對人生有全面期許”的擇偶價值觀。

他寫道:

“有一種人,他們對自己的生活有全面的期許:事業、家庭、兒女、知識、樂趣、健康、父母、友誼、生活品質……他們都看重。

“他們不想在人生任何一個重要層面空白或搞砸,他們盡其所能讓人生每一個層面都豐富美好——這是我所謂的‘對人生有全面期許’。

“‘對人生有全面期許’的人,要找能夠共同經營人生的另一半:這意味著他們不光看‘外表吸引力’,不會那麼‘跟著感覺’,甚至收入高和頭銜好都不夠。他們要找的對象不是床伴、也不是配件,更像是共同創業人(co-founder)。

“這類人在找另一半時,他們關注對方是不是經營事業、家庭、健康、生活、人際關係的好同伴,是否能一起成長,隨著歲月過去雙方都變得更好。”(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8921/1487029)

讀完的當下,我忍著沒有對號入座。

但事實上,這裡頭的內容就是我在諄諄地、手把手地,一心想在過去的一段感情中建築的哲學。而到了今年的“白色情人節”(編註2),正是我這“搞砸之夜”的滿週年。

    

         我的感情搞砸之夜

圖3-by MaThoPa-woman-1146386_1280

一個對人生的各方面都有要求的人,常與嚴格(demanding)只有一線之隔。

這樣的人,確實喜歡找個“聰明而可靠的伴”一起籌謀、規劃人生。但進入現實,這就像兩個歐洲自助旅行的背包客,如果都各自對食衣住行等細項,及必經的景點設想周到而堅持的話,那麼兩人怎麼可能不最終分道揚鑣?

我意識到,自己確實曾經在和對象交往時,是帶著“戰友”的期許。因此看上的對象,要具有成為“共同創業人”的資質。

只是很可惜,在人前“金童玉女”的身姿,永遠不如私下相濡以沫來得堅實。

過去,我與交往對象,似乎都期待著彼此的一遇,是世上鳳毛麟角的真命佳偶;然而“童話常是不切實際的”,就像許多創業成功的故事一樣,聽來不可思議。但那反而教我學習面對許多年輕時料想不到的問題:

“如果另一半的人生目標,需要你犧牲自己某部分的計畫或機會——可能是千載難逢的海外大聯盟職缺、可能是必須切斷過去生活圈與友人的聯繫、可能是被迫與父母遠距離分隔。你肯捨棄多少?願意在多大程度上成全對方?”

“如果你的‘戰友’跟不上彼此當初所設定的節奏──而這有時候是因為遷就對方的主場所,而意外生出的障礙(例如語言文化不同的跨國戀),或是發展不符起初的設想……

“此時你這‘對人生有全面期許’的人,有多大的包容力?對計畫的泡湯能坦然以對、一笑置之嗎?”

“如果另一半不是‘完全獨立的個體’,而是有著難搞的家累包袱──或是必須長期與親友灌輸觀念的影響拉扯、或要攤還手足的債務、或必須照顧前一段婚姻留下的年幼孩子……

“如果你真的愛她,你是否能自覺地將她那些父兄姊妹淘對你財力、外貌、性格的考驗,也放進任務清單?是不是把這些包袱也能大方承攬下來,如‘成為有肩膀男人’的自許?”

作為基督教傳道人,我一直認為人能搞砸的最大的派,不是財富(畢竟那只是一套建立在對物質期望上的系統)、也不是事工(那是上帝的事),而是另一個人全心交付的感情。

    

     謝謝佳人

圖2-by Michael Gaida-door-1229144_1280

年少時我未及明白,當一個女孩子向我展露她柔軟的內在面貌,只有不解風情的人才會像“高裝檢”(高級裝備檢查。編註)一般地武裝她“共赴戰場”。

我自以為“對人生有全面期許”,卻少了謙卑與隨和;要求高且欠缺彈性,不能夠實踐捨己;不曉得有時在人生的一些重要層面上空白或搞砸,反而是淬煉生命質地與厚度的方式。

如果一個創業家要有很多次失敗的經驗,方可作為一名成功的創業導師;那麼我相信一個好情人的養成,也不能沒有那麼一、兩位佳人,願意承受自己最後搞砸了他/她璀璨的青春歲月。

0846/02 #22 ©Duke University Photography by Jim Wallace

©Duke University Photography by Jim Wallace

基督教倫理學家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說:“那種認為自己只要認真找,就一定會發現白馬王子/白雪公主的自我實現式倫理觀,其實戕害了婚姻。”

在每一段意義重大的關係中,我們都是在重新學習接納、那位原先以為自己認識的陌生人。上帝沒有為我們預備那個“對”的情人,而是一個跟自己一再共同搞砸些事,卻能一起好氣又好笑地看待這段過程的家人。

在我的“搞砸之夜”,特別由衷感謝陪伴過我的兩位朋友,她們是主內的家人也是佳人。

她們教會我,若自己最終能與一位伴侶共同實現了些什麼,那是因為我們也都一起搞砸過這些事。到底在感情上實現自己的,是那些因著捨己而相互成全的真愛與恩慈。

 

編註:

1.“搞砸之夜”(FuckUp Nights始於2012年墨西哥市(Mexico City)的5位朋友。他們在一次閒聊中,表示彼此對成功的故事感到厭煩,因此開始分享各自失敗的經驗。

兩週後,這5個人再各自邀請了自己的朋友,傾聽演講者分享他們的失敗經驗,開始了“搞砸之夜”。不久此運動就發展成為一個全球性、在公共空間“訴說、討論與慶祝真實失敗商業案例的平台”。

圖5-Poster-OCTOBER-2015-SIN-EMPRESAS-01每次活動邀請3位主講者,在7-10分鐘的演說後,除了可以與現場觀眾互動問答外,還可以繼續利用社交媒體討論。台灣第一場“搞砸之夜”的舉辦,是在2016年2月26日。中文字幕翻譯介紹視頻,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4-SkHjzgxo

2.白色情人節(White Day)為每年3月14日。一般認為是西方情人節(2月14日)的延續。主要是來自日本:通常打算告白的女方,會在情人節送禮給心儀的對象,而收到禮物的一方,則會在3月14日回禮並告訴女方他的心意。在韓國、臺灣及香港等地,也有類似的習俗。

 

作者目前專職媒體與神學研究。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2 Responses to 失傳的神學情話:誰與你一同搞砸,誰與你一同愛戀——寫於白色情人節前(邱慕天)2016.03.10

  1. Pingback: 及時回應(鄭期英)2016.03.17 | 舉目 Behol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