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像的懺悔——原來我金玉其外!(高山)2016.04.05

文/高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4.05

圖1-by JuergenGER-statue-250819-R

明代劉基在《賣柑者言》中,有句名言:“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我從未想過,有一天,這句話放在我身上,竟是那樣的恰當!

 

外表優秀

在別人眼中,我算是不錯的基督徒。

性格上:雖然博士畢業,但是沒有架子,對人溫和,比較容易相處;個性較直率,但很少給人以壓迫性和攻擊性的感受。

品格上:言而有信,不會說不靠譜的話,算是值得信任。沒有什麼不良嗜好,責任心強,有擔當。

信仰上:信主15年了,信仰基礎穩固,願意為主放下自己的利益。最近的一次表現,是當我清楚知道上帝帶領的時候,立刻順服上帝的心意,放棄北京的一切——剛買的房子、較高的收入、穩定的工作、申報的科委專案等,搬到相對落後的城市,租房子住,較低的收入,打雜式的工作內容,新的人際關係……

所有從零開始。這一切,讓很多人覺得我愛主。

不過,我自己對“多麼愛主”,其實是不抱肯定態度的。不是說我不愛主,而是說我對主的愛其實遠遠不夠。

這正如我的信仰狀況一樣,不能算很好,但也不能算壞。

我自認為已經夠客觀、公正了。可是,卻沒有想到,上帝眼中的我,和我的自我評價,竟然差距巨大!

 

真正的我

今年5月份,去北京參加研討會,聽到OC的主編和執編的見證,受到很大震動,使我看到自身是多麼的不足,對上帝的愛是何等的少、何等的可憐!因此,我請她們為我禱告,讓我能夠清楚未來的方向,能更好地服事主。

結果驚人的情形發生了——她們同有一個感動,說我:好硬啊!仿佛雕像,雖然感覺起來很光滑(我猜是石質的,才會很光滑)。

圖2-by kgemzon-face-839852-R

她們的話,使我很震驚!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石像。雖然我知道自己不太容易聽勸,但是從未想過自己到了“石像”的地步。可是我又深信她們所說的,因為這必是來自聖靈的感動,否則絕不會二人一音。何況她們都不瞭解我,更沒必要騙我。

回到家,我把這件事和妻子說了。

晚上,我們一同禱告。妻子求問上帝,為什麼我像雕像,為什麼硬呢?結果聖靈感動她:“土淺石頭地!”(《太》13:5)

哎,雕像、石頭的雕像、土淺石頭地。

我很清楚地知道,“土淺石頭地”意味著什麼!我從未想過,這才是真正的我!這才是上帝眼中的我!我竟瞎眼到如此地步!一切的外在,一切的過去,一切的擁有,在上帝的話語面前,全部擊得粉碎。

震驚、痛恨、羞愧……各種情緒,同時交織在一起,我無法面對這樣的自我。

悔恨之餘,心中忽然湧出一陣莫名的感動。因為我的眼前,浮現一幅畫面:上帝懷中抱著一個石像!原本似乎有些滑稽的畫面,卻透露出無法言喻的愛和關切,仿佛雕像就是祂的孩子。祂的愛,並未因石像的堅硬,少過一絲一毫!

我忍不住大哭,淚流滿面!

哎,我的上帝竟忍耐、愛我到如此地步!這種情況下,仍不放棄,依然愛著我。我從來沒有這樣深刻體會到上帝的愛是如此偉大:不管我多麼的骯髒、醜陋,上帝絕不改變祂對我的愛!

百感交集,各種情緒浮上心頭,竟不知道自己是誰,又渴望從此不再是自己。

那就破碎吧!讓石像成為活人,讓石地成為沃土。

 

 反省和思考

我深深地反省:為何如此?我怎麼成了石像呢?為何眼中的自己和真實的我,差距如此大?

原因有很多,最根本的是:自我!

圖3-by Peggy_Marco-sun-1201228-R

就像前面提到的,我確實樂意聽從有理之言,但問題在於,我通常很難認為別人“有理”。我的“樂意”讓我覺得自己很謙卑,實際上卻讓我成了瞎子。而我平時的“堅持”,其實是倔強,極難順服,自以為是。

就在前不久,我拿著妻子給我的車鑰匙,準備騎車出去。可是,我發現鑰匙居然和車鎖的孔不匹配,插不進去。我第一反應是:老婆給我拿錯了鑰匙(我不會認為自己出了問題)!

最後才搞清楚,原來是我開錯了車!可是,我從頭到尾都沒有懷疑過自己!可見,我骨子裡的自恃、驕傲是何等的誇張!

也正因如此,我有各種判斷和意見,甚至上帝都無法避開我的質疑。尤其遇到不公之事,我常會遷怒上帝,認為祂要麼不作為,要麼放任他人,要麼不公平,要麼……

哎!人如何能用愚昧審視智慧呢?如何能用虛假理解真理呢?

我用自己的有限去論斷上帝的無限。兩者巨大的落差,顯出的正是我的無知、愚蠢、驕傲……我自認為站在真理的至高點上,卻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可笑。又像安徒生筆下赤身的皇帝,自以為傲的,恰恰凸顯出自己的愚昧。

除此之外,我發現自己竟然還是一個律法主義者。

魯益士 (C. S. Lewis) 在《致一位美國婦女的信》(Letters to an American Lady)中說:“沒有一件事比遵守規則更能提供人虛假的良心,即使這些人心中完全沒有慈悲和信心。”

這話說的不錯。我骨子裡就是一個律法主義者,充滿了偽善和虛假的敬虔。最可怕的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柏拉圖說:“不知道自己的無知,乃是雙倍的無知。”哎,我真是無知中的無知!這並不是說我對真理也無知,而是說我頭腦知道,可是實際上,我卻跟隨了律法者。

那些法利賽人,他們外在的敬虔,摧毀了內在對上帝的信靠。而我,又有多少時候,是活在知識和良心中,而不是活在對上帝的愛和關係中呢?

人需要認識自己、認識上帝。認識自己,使人能更好地悔改認罪;認識上帝,使人更加信靠上帝,與祂建立關係。沒有正確的自我認知,人是很難信靠上帝的。我恰是對自己認識嚴重不足的人,又如何談得上對上帝的信靠呢?

不但如此,我似乎還是矛盾的集合體,善惡交織。 積極的時候,非常向上;消極的時候,又異常悲觀。穩重的時候,非常可靠;衝動的時候,又十分血氣。有愛的時候,非常熱情;無愛的時候,又極其冷漠……

為了生命快速成長,我特別向上帝呼求,增加我的困苦和挑戰,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結果,毛毛雨剛來,我就跳腳,猛烈掙扎,極不配合。甚至因為痛苦,而對上帝充滿了埋怨。

更可悲的是,這種混雜交錯的特點,使我更加看不清自己。我定睛在自己的優點上,根本看不到自己的缺點。我總是寧可相信自己的感覺,也不願相信上帝的慈愛。

我覺得自己就像個怪物:自我、驕傲、剛硬、無知、律法、矛盾、可笑、虛偽、瞎眼、血氣……真不明白上帝為何連我這種人都要拯救!

 

虧本的“買賣”

是的,確實不值得!從世俗的眼光來看,上帝怎麼都是做了虧本的“買賣”。

是啊!若是我有可誇之處,上帝救我,倒也罷了。可是,在祂面前,我赤露敞開,祂深知我敗壞的本相。這本相若是敞開,就是最熟悉我的人也會覺得陌生、震驚,更談不上接納了。然而,上帝卻不是這樣!

祂為什麼要救我?我憑什麼被祂拯救?我信靠祂上天堂,對祂有何益處?我不信祂下地獄,對祂有何損傷?

祂缺乏讚美嗎?天使天軍都在讚美祂(參《詩》103:20和《尼》9:6)。

祂缺少愛嗎?祂本身就是愛的源頭(參《約壹》4:16)。

祂孤單、寂寞嗎?祂是三一神,永不孤單。更何況無數的天使天軍伴祂左右(參《彼前》3:22和《太》26:53)。

上帝沒有理由救我,除非祂愛我!這,我早就知道。可是,直到被聖靈光照,我看清自己的本相是如此污穢,我才真正明白這話的分量。原來,祂真的拿我當祂的寶貝、祂的兒女。

人常言“人生知己最難求”,所以才有“伯牙絕弦”。可是,上帝待我勝過知己,仿佛父子、仿佛愛人、仿佛朋友……又或兼而有之。

祂的愛,超越世間的愛,不是按著我擁有什麼或擁有多少,而是按著我的本相,完全地接納我。祂愛的程度,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有時,我會在心裡問:假如世界只有我一個人,耶穌還會甘心為我掛在十字架上嗎?每當這個時刻,我的心裡都異常溫暖,因為我知道,祂一定會!祂愛我,就仿佛這世界只有我一個人一樣。

上帝對我的愛,是以我為中心的。而我回報祂的,卻常常也是以我為中心的。人是那樣的自私和貪婪,可上帝的愛依然不改。有的時候,我甚至覺得上帝的愛好悲壯,可又是那麼的真實、感人!

我忽然理解了大衛為何會說:“我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必收留我。”(《詩》27:10)。我一直以為這是誇張的修辭手法,而今才明白,大衛說的是事實。

圖4-by condesign-sculpture-1012009-R

在認識耶穌之前,我肆意用言語貶低攻擊祂,把祂形容為可憐蟲,一無是處(註)。世間有哪個父母能忍受自己兒女的藐視和侮辱呢?然而上帝卻沒有惱恨我,反而對我格外有恩典。

這麼多年,我像石像一樣冰冷、剛硬,上帝依然包容我,祂的愛一點都不減少!

我還能說什麼呢?這樣好的上帝,我還能到哪裡去找呢?還有誰比祂更愛我嗎?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是祂主動來找我;在我最剛硬的時候,是祂全然包容我;在我最招人厭惡的時候,祂依然愛著我……

哎,上帝!我無言以對,亦無以報答。唯有一生跟隨!

註:見《别了,花花世界》,《海外校園》127期http://ocm.oc.org/?p=8945

作者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現居天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事奉篇, 教會論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