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的土耳其新教基督徒(漁夫)2016.04.15

文/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6.04.15

Istanbul

根據《世界守望醒報》(World Watch Monitor)的記者芭芭拉∙貝克(Barbara Baker)的報導,在過去一年中,土耳其基督教(新教)的多個教堂與教會領袖,都受到不斷地威脅與攻擊。這個在土耳其境內極少數的基督徒團體領袖承認,他們感到深度的憂慮與苦惱。

基督教會聯合會(Association of Protestant Churches)的伊參∙奧茲別克牧師(Rev.IhsanOzbek)指出,他們爭取真正宗教自由的兩大阻礙:

1.    司法部門對基督徒感到安全受威脅的事,毫無反應;
2.    政府在與其他少數宗教對話時,刻意將基督徒排除在外。

Rev Ihsan Ozbek

奧茲別克牧師

奧茲別克牧師於1973年出生於伊斯坦堡(就是歷史上的君斯坦丁堡,或稱拜占庭)的一個伊斯蘭教的家庭。1982年,他19歲時成為基督徒,28歲就成為首都安卡拉的一個福音派教會的長老。再過4年,他被按立為牧師。2003年他成立了菲利普事奉學校(Filipus Ministry School)裝備在土耳其國內及國外事奉的信徒。現在,菲利普事奉學校在土耳其,巴西,塔吉克斯坦及哈薩克斯坦各有一個分校。

土耳其的憲法承認個人有宗教信仰自由。但是,政府卻常常施行對基督徒不利的政策。亞美尼亞基督徒自19世紀以來,長期的在伊斯坦堡有三座教堂。但在2006年11月4日,一個基督徒聚會的場所,被人投擲了六枚莫洛托夫雞尾酒。2007年在一個印刷聖經的工廠,三個基督徒被殺害。

土耳其的媒體經常指控基督教的宣教士。根據當地報紙的報導,在2015年,大約有4500名從穆斯林轉信基督教(新教)。

前述奧茲別克牧師所提及基督徒遭遇的迫害與困難處境的發言,是在2016年1月30日基督徒協會,發表2015年“土耳其違反人權報告”後提出。

雖然土耳其的憲法保證宗教與信仰自由,但是,這份報告指出,對於為數約6千到8千的新教徒(其中大約80%都是來自穆斯林的背景)來說,他們在享有基本的權利上還是面對嚴重的障礙。特別是2015年中,一再重複的“嚴重而且在多處地方出現的”對新教基督徒的威脅與實質的攻擊事件。

這些事件包括在巴里克斯爾的教堂被人塗鴉,以及在安卡拉對巴提肯博熱克教會領袖的侮辱與攻擊。還有在伊茲密爾的托爾巴里浸信會牧師,在自家的農場工作時,被人用獵槍射傷。而他被射傷之前的兩星期,就親耳聽到附近清真寺的播音喇叭在鼓勵穆斯林要仇恨基督徒。

像這類的事件都曾向當地的警察報案,但警察並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而在8月份,甚至有明顯針對基督教牧師的網路攻擊。大約有20位教會領袖密集的收到短信,臉書以及電郵的攻擊。雖然這些用伊斯蘭國口吻的網路攻擊(包括警告要殺害他們的信息)的電子郵件都向警方報案,警方也沒有採取任何保護的動作。

過了不久,有兩個攜帶自殺炸彈的伊斯蘭國人在安卡拉被捕。在安全攝影機錄下的片段裡,可以看到他們在安卡拉教會附近探測的記錄。

土耳其在2000年後不久立法,對少數的宗教群體加以限制。對2000年以後想要立案成立的教會,多加阻擾。因此,在安卡拉有35個小型的新教教會都只能立案為“協會”(association),而不能正式成為教會。

Izmit Protestant Church Inside

即使是奧茲別克牧養了20年的安卡拉克圖盧斯教會,迄今還無法被承認是個正式的敬拜場所。雖然安卡拉的坎卡亞區政府(Cankaya  Municipality)批准了他們計劃要建堂的場所,但卻在去年被國家地產總局(National Real Estate General Directorate)以及宗教事務局(Religious Affairs Directorate)否決,因為他們最後決定在那裡要建一個清真寺。克圖盧斯教會現在把這個案子上交給歐洲人權法庭,希望能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得到一塊可以建堂的場所。

izmit Protestant Church Outside

 

被操縱的信息觀點

傳教的權利在土耳其公立學校的教科書裡,被形容為對國家安定的威脅。

土耳其的媒體(以及伊斯蘭與國家主義的群體中),不斷地製造一些對基督教信仰錯誤的觀念。政府不停的將“侮辱伊斯蘭宗教”的個人提起公訴,但卻對暴力威脅基督教的人,沒有採取任何法律行動。雖然在法律上允許傳福音的聚會,但是,地方政府卻拒絕發准證給聚會。

2015年底,在伊斯坦堡及一些其他的城市裡,街上出現大幅的廣告牌,污衊基督教慶祝聖誕節。其中有一幅廣告畫面顯示一個嘻皮笑臉的聖誕老人拿著十字架,警告人不要以慶祝聖誕節的藉口去敬拜基督教的神。

天主教、東正教與猶太教,都受到1923年洛桑條約的保護。這個條約是現代土耳其建國的基礎。但是自從13年前公義發展黨執政後,新教的社區被孤立。政府甚至不允許“非正式的承認新教的存在”。

奧茲別克牧師說:“我們感到焦慮不安,我們常被威脅。我們沒有地方可以敬拜,我們想要表達自己的信仰,又要面對嚴重的障礙。我們接受到的信息是:你們不可以住在這裡。我們盼望政府能夠對我們緩和些,願意開放與我們對話的管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