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山舉目——從西峰到醋山(愛正)2016.04.20

文/ 愛正

本文原刊於《舉目》77期 2016.04.20

BH77-51-8066-JamesHuang 攝-200709 Jackson Hole 400

古往今來,山總能給人帶來無限的遐想。我見過形狀不同、顏色各異的山,唯有兩座讓我終生難忘。一座位於我童年時的老家,另一座位於南半球的新西蘭。我初次見它們時,都是身陷困境之中。可惜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天地山水間有位神奇的造物主,更不知道可以“向山舉目”,可以向祂禱告、呼求。我以為只是在不經意間看見了兩座山。

西峰

我出生於上世紀60年代中期。那時,我父親從陝西下放到了甘肅的偏遠農村。我10歲那年,家裡養了一頭特別能吃的豬。哥、姐平時都住校,所以尋豬草的活兒便落到了我一個人的肩上。

我家門前有條山溝,裡面豬草肥嫩,但時有野狼出沒,平時沒人敢單獨進去。我每天放學後,都得去尋一大筐豬草,否則便會遭到母親的責罵。

我心中常充滿了恐懼。我總是一邊低頭尋草,一邊抬頭四下裡張望。在遠遠的地方有一座山峰,頂部圓圓的,呈黛青色,看上去很美。每當我舉目望它時,就在心裡問:“這是不是西峰?我要是能去西峰就好了……”

西峰是慶陽地區的行政中心所在地,我長姐在那裡工作。當時一個農村戶口的小孩想到城市去生活,純屬異想天開。

過了一些日子,我的腳後跟莫名地開始疼,走起路來一跛一跛地。父親發現了我的異常狀況,便帶我去看病。由於小醫院的設備不完善,我們便去了西峰的大醫院檢查。結果也沒查出什麼問題,最後懷疑與水土有關。

當地有一種俗稱“柳拐子”的罕見病,體弱的兒童有時會得上。大人們決定讓我留在西峰的大姐處求學。我在那裡待了兩年,直到升入初中,成了住校生。而我腳後跟痛的病,也不治而癒了。

20多年後,我移居新西蘭。一次,我作為慕道友,參加華人團契的讀經禱告會。女主人曾在中國東北傳教數年。我看見她家客廳的牆上掛著一副中國山水畫,上面配了幾句中文詩:

“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祂必不叫你的腳搖動……”(《詩》121:1-3)

我心裡當即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動。後來我信了主,隨著聖經知識的增加和靈命的成長,才慢慢地聯想起童年的這段神奇經歷,不禁從心底裡發出了驚歎:上帝啊,你真偉大,何等偉大!

醋山

1998年,我和丈夫、兒子移民到新西蘭,輾轉到了北部的一座小城。一年後,丈夫離開我們回國了。我和兒子在城裡租了個公寓住下。誰知鄰居不善,竟偷我晾在樓下的衣物,並刮花我的車子。

情急之下,我決定買個自己的房子。可是,因為手頭資金有限,只能買城邊上的。一天,當我駕車駛在通往城北的坡路時,遠處一座綠茵茵的小山,驀然映入眼簾。一時間,籠罩在心頭多日的烏雲,好像裂開了條縫,些許陽光灑了下來。積壓在心底的濃鬱的憂傷,也忽然淡化了許多。

我心想:那山有療傷作用吧?於是前去探個究竟。

我開著車子,在那座名叫醋山(Vinegar Hill)的小山附近,兜了一圈。拐進一條靜街,見有一處雅致的宅院待售,價錢正好。不出一週,就辦了過戶手續。

不久,隔壁搬來了一對和我們年紀相仿的母子。那個乖巧如天使般的男孩約書亞(Joshua),和我兒子進了同一家幼稚園,成了形影不離的好夥伴。後來兒子對我說:“媽媽,謝謝你搬到這條街上,讓我和約書亞成了好朋友。”

在隨後的好些年,約書亞和他的媽媽,都是我們的好鄰居,甚至守望者。在我兒子孤單的童年裡,有約書亞這樣美好的玩伴,實在是不幸中的大幸。我們在那所房子裡住了12年,兒子由頑皮小童,長成了翩翩少年。而我,也幾經掙扎後,終於投進了天父的懷抱。

從我現在的住處望去,仍能看見迷人的醋山的另一側面。不管是晴天還是陰天,是秋冬還是春夏,每當我舉目遠望小山時,總在心裡默念:我的幫助從何而來?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

 

作者現居新西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