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是否要热烈拥抱川普?(临风)2016.04.26

/临风

本文原刊登于《举目》官网2016.04.26

福音派对川普的两极化态度

在这次共和党总统初选中,川普得到大量所谓“福音派”选民的支持,特别是在美国南方“圣经带”的白人,只有克鲁兹参议员的大本营德克萨斯州以及隔邻的奥克拉荷马州除外。

川普很早就开始经营“福音派”的选票。去年,在接受基督徒广播网(Christian Broadcasting Network,简称CBN)的大卫·布罗迪(David Brody)访问时,川普说:

“基督徒受到非常恶劣的对待,因为没有人代表他们。相信我,如果竞选胜利,我将是基督徒长久以来最伟大的代表。”

川普曾不只一次说到:“我热爱福音派,他们也爱我!”除了CBN以外,他也受到一批福音派领袖强烈地支持。其中包括“自由大学”的校长小法威尔,超大型教会达拉斯第一浸信会资深牧师罗伯特·杰夫理斯(Robert Jeffress)以及葛培理布道团的主席葛福临牧师。

话虽如此,福音派并不全都支持川普。

美南浸信会的“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认为,用基督教的标准,川普是不道德的:

他拥有赌场和脱衣舞馆,吹嘘与众多美女上过床;虽然川普自称信仰基督教,但是从来不感到需要“上帝的饶恕”;他奉行强者道德,只看重财富与成功,并经常侮辱对手为“失败者”;他一向唯我独尊,狂傲自是,明显的与基督教所注重的美德背道而驰。

摩尔怀疑,那些投票给川普的信徒是“失去了信仰的核心价值”。女记者科斯滕·鲍尔斯(Kirsten Powers,《今日基督教》曾介绍其信仰见证)更公开批评川普为“利用福音派的骗徒”(evangelical scam artist)。

到底什么是福音派

以下面皮优这个民调为例,“福音派”这个名词被媒体广泛使用。因此,第一个该澄清的就是,媒体心目中的“福音派”到底是什么?

皮优(以及其他主要媒体)的调查,是根据受询者对“你是福音派,或已经重生了吗?”这个简单问题的回答。至于受询者是否清楚“上教堂”、“重生”、“福音派”这些名词的意义,还是只把它们当作一种文化认同,我们无法得知。

因此用这个区分来对“福音派”的投票行为做分析,稍嫌粗糙。相对而言,巴拿研究所对“福音派”所作的调查就比较仔细,他们根据受询者对9个问题的回答来做判断。

     *福音派在历史上的定义

历史上,福音派(evangelical)这个词源于希腊文的“好消息”。

改教时期,马丁路德用这个词的拉丁字描述离开天主教的新教教会。在18世纪的“大觉醒”运动中,这个英文词用来描述接受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卫斯理(John Wesley)和乔治·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的布道而奋兴的人们。到了19世纪以后,这个传承“大觉醒”传统的福音派,逐渐成为美国基督教会的主力。

史学家马斯登(George Marsden)曾经半打趣地说,50-60年代,“福音派”就是“喜欢葛培理牧师的人”。不过,80年代,当有人请教葛培理什么是“福音派”的时候,他说:“连我都想知道它的答案。”可见,当名词泛滥以后,它原来的意思反而模糊了。

     *福音派的4个特质

1989年,苏格兰历史学家大卫·贝宾顿(David Bebbington)定义“福音派”有4个特质:强调悔改、圣经的权威、注重耶稣的十字架、传福音并关怀社会。虽然不尽完备,但这个定义广泛被学者引用。

美国“福音派协会”(NAE)测定“福音派”的问卷,也是根据这个定义扩充的。

他们的调查发现,美国有大约30%的人是福音派。其中,黑种人中有44%,白种人中有29%,拉美裔中有30%。(Leith Anderson & Ed Stetzer, “Defining Evangelicals in Election Year,” March 2, 2016, Christianity Today)

     *世俗媒体对福音派的定义

然而,一般世俗媒体(包括社交网站)观念中的“福音派”却是:主张圣经无误、字面解经,反对同性恋、反对堕胎,反对进化论,男女不同权,支持以色列国,认为建国理念和宪法缘自基督教,等等。

这个“福音派”更像是“宗教右派”。相对而言,“福音派协会”的定义超越了政治上的分割,包容了更大的群体。

由此可见,福音派群体并不是个统一的票仓,就连白人福音群体也不是。如果粗略地划分,在这次选举中:“宗教右派”多支持克鲁兹;认同葛培理牧师的偏向支持鲁比欧(天主教);“成功神学”以及灵恩派则多支持川普。

倒是很少听到有支持凯西奇州长的福音派,虽然他是几位候选人中最实在,最有行政经验,表现得最像“成年人”的一位。或许他过分温和吧?

川普为什么被选民拥抱?

     *不再关心价值观

虽然许多福音界领袖指出川普的价值观与基督教的不协调,但是他们或许没有意识到,选民对川普的支持并非建立在川普的价值观上。

2月初,彭博社曾在南卡州做了一个民调。南卡属于“圣经带”,自称“福音派”的占投票选民的72%。

在问道,哪个候选人最能代表你的价值观?川普排在最后。但是当问到,哪个候选人最能向当权者(国会和联邦政府)挑战、让美国更安全、以及最能振兴经济这些问题的时候,川普都排在第一名,他毫无行政经验反而是个优点。

可见,在这次初选中,选民(包括所谓“福音派”)所关心的问题不是价值观。川普捕捉到,并且利用了愤怒与恐惧的情绪。

许多保守选民对华府的政客不满,关心移民会抢去工作机会,恐惧伊斯兰极端主义,更担心枪支管制。这说明,他们对共和党的当权派失望,也说明,宗教右派已经式微。共和党的选民对未来充满焦虑。

     *全是空头支票

《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迪翁(E.J. Dionne, Jr.)最近出版了一本书《为什么右派出了问题?》(Why the Right Went Wrong: Conservatism from Goldwater to the Tea Party and Beyond)。

他基本的观点是,美国的保守主义遭遇了麻烦:“当代美国保守主义的历史,就是一个失望与背叛的故事”。

茶党的兴起虽然是近年来的现象,但迪翁认为,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964年高华德竞选总统的时代。那时“自由意志主义”的思想盛行,约翰·伯奇协会(John Birch Society)抬头。

数十年来,共和党的总统竞选人都向选民保证,要缩小联邦政府功能、减缩联邦开支、平衡联邦预算、推翻堕胎判案,然而当选后全是空头支票。政客们在竞选时把选民的期望值拉向极右,但是上任后又无法兑现。迪翁引用美国保守阵营一位战将埃理克·埃理克森(Erick Erickson)的话说:“共和党创造了川普,因为数十年来他们对基本盘的选民做了许多承诺,但都没有兑现。”

     *意见领袖的鼓动

其次,保守阵营的媒体领头羊,如福克斯电台,脱口秀大咖如林博(Rush Limbaugh)、葛兰·贝克(Glen Beck)、马克·莱文(Mark Levin),这批意见领袖的声音是南方和乡镇地区民众聆听,以及形成意见的主要来源。

大咖们多年来用煽情的方式,大力鼓动两极化,这批媒体对保守阵营的极端化应负上很大的责任。

右派立场逐渐走向极端,使得一批本来比较温和与中间的选民出走,离开了共和党,共和党的基本盘变得更加靠右。

川普现象和克鲁兹现象,就是这批向来支持共和党的保守派(包括许多白人福音派)对当权者抗议的表现。其中,克鲁兹的支持者是对共和党失望的宗教右派。川普的支持者则是对改善生活绝望的人,不论宗教信仰。

其实,美国中产阶级的衰退,蓝领工作机会流失,贫富差距增大,以及国际情势日趋复杂,其中原因很多。如果政客与大咖们不断煽动、丑化对方,把一切问题归罪于对手,制造出一种单单从派性出发的舆论,最终不过毒化了选民的心态。

对福音派的反思

     *两种现象

达拉斯的罗伯特·杰夫理斯牧师自己承认,拥护川普并非因为他的价值观,这批福音派心知肚明,川普的行径和立场违反了他们的价值观。然而他们认为,他有领导能力、有魄力,敢与华盛顿抗衡,可以“使得美国重新伟大”。

至于川普立场的前后矛盾,对国事毫无具体方案,藐视国际游戏规则,这些他们一概忽视,无条件支持。几乎可以说,川普已经成为他们的救世主。

从宗教右派冀望推出一个回归“基督教的美国”的总统,到川普的支持者冀望推出一个世俗的救世主,这两种现象对福音派的冲击说明了,福音派需要重新思考对民主政治的期望。

前面提到美南浸信会的罗素·摩尔,因着这些现象,他对“福音派”的身份极度不安。他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宣布抛弃“福音派”这个标签,改称自己是个“福音基督徒”(Gospel Christian)!

除了改变名称以外,还有什么可做的吗?面对这些史无前例的怪现象,笔者谨在此提出几点想法,供大家参考:

     *几点想法

1美国这个国家是由移民建立的,总统是所有公民的总统。他必须衷心接纳所有的种族、宗教、性向。他要能为各类族群谋福利,不论贫富、出身背景。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各种不同价值观的族群的福利和权利,同样要受到保护和尊重。

因此,单向的党派思维,用分化族群的方式达到政治目的的领袖不可取,他们诉诸人类的阴暗面,而非光明面。只有愿意凝聚不同力量,与各种族群沟通、合作的人,才是做全民领袖的人选。

2关于社会公平与正义的原则,除了关注未出生胎儿的生存权以外,还有各种受到歧视,或是被社会忽略的族群权益,需要维护与重视。

这不是政治正确的问题,而是基本价值观的问题。领袖不能一面说尊重人权,一方面赞成虐待囚犯,或是支持滥杀无辜。用这个眼光来看,宗教右派常常失焦,并不真正关心弱势族群。例如,有多少保守人士支持“黑人生命重要”运动?

3领袖的治国理念、可信赖度(诚信)、奉行的价值观、行政经验、视野和气度,这些素质同等重要,不要只看宗教信仰。例如,卡特总统可能是美国所有总统中宗教信仰最真实的一位,可是,他可能也是最不称职的总统之一。

因此,关键并不在于川普是否是基督徒,而是,他是否合适做总统?他最喜爱圣经,没有人读圣经比他多,这些话是否真实?

4总统竞选过程十分重要,在这整个过程中,竞选人几乎是活在金鱼缸里,选民对他一览无遗。特别从辩论中,我们能看出一个领袖的素质、眼光、机智和应变能力。

选民要用自己的眼睛与耳朵做判断比较,不要轻信大咖。任何政治人物一定有他的限度和缺陷,最后的决定就在:我信不信得过他来领导国家?

结语

但愿这次的选举能够选出最称职的总统出来。

由于政治家的炒作,我认为宗教信仰不能作为石蕊试纸。但是另一方面,我深知中心信仰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它可以帮助人们有所不为。

我个人更盼望有真实宗教信仰的领袖出线,他能在作重要决策时,带着敬畏的心,知道自己的有限。他不但能够谦卑接纳雅言,也能谦卑祈求从上面来的智慧。

这次选举过程能否产生这样的总统?从这几个角度来看,川普真的合适做总统吗?真值得福音派拥抱吗?还有几个月,这些问题都会有答案。只是,作为福音派的选民,我们学习到了什么教训?

作者为本刊特约编辑。

4 Comments

    • 是的。这里讲的不是“认同”,而是接纳。例如,拒绝所有的穆斯林进入美国。或是,只接受基督徒难民入境。这是“接纳”的问题,不是“认同”的问题。

      谢谢!

  1. 该作者用"利用","煽情"等词, 已经表达了他的立场。作者为什么不思想一下, 事实上川普代表了民意。不管他是川普或是谁, 代表民意, 才是选举的意义。还有, 为什么不剖析一下希拉莉的从政纲领, 为什么不为她解释一下她那些违背圣经原则的立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