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的“傲慢與偏見” ——論《約珥書》蝗災的生死教訓(吳世芳)2016.04.27

文/吳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77期 2016.04.27

BH77-53-8087-By Autumn Mott.R30

 

19世紀英國小說家珍.奧斯汀的代表作《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講述了鄉紳之女伊莉莎白.班奈特的愛情故事,反應了19世紀英國鄉紳階層的禮節、成長、教育、道德、婚姻的情態。劇情精彩,引人入勝,三百年來不斷改編為電視連續劇、電影、舞臺劇、音樂劇……

公元前9世紀,上帝的選民,大衛王的後裔,在盛產柑橘、葡萄、橄欖、牛羊、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也上演了一齣“傲慢與偏見”的舊約版。

白居易《捕蝗—刺長吏也》詩中讚嘆:“文皇仰天吞一蝗,一人有慶兆民賴,是歲雖蝗不危害”。漢文帝劉恆行黃老之治,與民休養生息,國泰民安,雖然遇見大蝗災,也能撲滅,轉危為安。可是在《約珥書》裡,就大不相同了,彈丸之地的猶大經不起蝗災肆虐。

“……有一隊蝗蟲又強盛又無數,侵犯我的地;它的牙齒如獅子的牙齒,大牙如母獅的大牙。 它毀壞我的葡萄樹,剝了我無花果樹的皮,剝盡而丟棄,使枝條露白。”(《珥》1:6-7)

當蝗災出現的時候,蝗蟲數量可以在百億之上(據《人民日報》2001年6月20日報導,那年中國蝗災 “密度達到了最多每平方米一萬隻”……編註),一天可以吃掉4萬人一年的食物。

BH77-53-8087-圖2-埃及的蝗蟲.Maler_der_Grabkammer_des_Horemhab_002

到底《約珥書》第一章裡面的蝗災,應當按字面理解還是按寓意釋經?馬丁.路德認為,第一章蝗災按字面解,而第二章按寓意解(註1)。如果第一章蝗災是按字面解,那麼約珥就是親身遭逢了這次蝗災。

我們要問,為何可怕的蝗災會忽然肆虐猶大全境?迦南地不是上帝所應許的流奶與蜜之地嗎?

答案是,約珥時代,猶大有一位女王亞她利雅,在猶大為王6年(BC 841-835)。這是“大衛之約”(註2) 所不允許的!外邦異教的女祭司、巴力的倡導者,怎麼可以坐上大衛的寶座?

在亞她利雅篡政的時代,正是猶大國偶像林立,巴力諸多偶像崇拜充斥全境,社會道德淪喪。上帝降下蝗災,重重地懲罰也警告猶大,不能姑息亞她利雅(註3)。

 

娶耶洗別,北國引進巴力崇拜

暗利王在北國諸王中,可以說是最有才略和遠見的一位。他建築撒瑪利亞城,地勢險要,歷經圍城而不倒(參《王上》16:24;《王下》6:24-25,18:9-10)。他致力國外貿易,增加國家財富。

可惜,他心懷偏見,不信摩西律法。他藉與外國締結盟約以鞏固國防,藉聯姻以深化盟約,這卻是摩西律法所嚴厲禁戒的。

他讓兒子亞哈娶西頓公主耶洗別,不管她是西頓巴力崇拜的女祭司;他與西頓王謁巴力握手簽盟約,不管他是西頓巴力崇拜的最高祭司。摩西律法明令:“不可與他們立約,也不可憐恤他們。不可與他們結親……因為他必使你兒子轉離不跟從主……”(《申》7:2 – 4)他卻將利益凌駕於摩西律法之上。

耶洗別嫁入以色列國之後,迅速地攝取了極大的權力,將巴力崇拜大舉輸入以色列。

多年後,同樣為締結同盟,猶大國約沙法王的兒子約蘭,又娶了耶洗別的女兒亞她利雅。由此,種下了猶大國遭致恐怖蝗災的禍因。           

張愛玲說,歷史是一個美麗而蒼涼的手勢。然而耶洗別給北國以色列帶來蒼涼而悲滄的國勢,卻沒有絲毫的美麗——元帥耶戶領導了政變,將亞哈王一家趕盡殺絕,甚至一日之內殺了亞哈王的70位王子(《王下》10:14-17)。可憐暗利王朝,嘎然而止。

  

娶亞她利雅,南國引進巴力崇拜

同時代的南國國王約沙法,知道上帝的能力與恩典浩大,所以當亞捫、摩押、以東,聯手來攻打猶大時,舉國膽戰心驚,約沙法向上帝祈求禱告,上帝就伸手解救猶大。

“約沙法……設立歌唱的人,頌讚耶和華,使他們穿上聖潔的禮服,走在軍前讚美耶和華說……耶和華就派伏兵擊殺那來攻擊猶大人的亞捫人、摩押人,和西珥山人,他們就被打敗了。”(《代下》20:21-22)

可惜,恩典大,虧負也大,約沙法王不知愛惜上帝的恩典,傲慢,自恃才幹,棄摩西律法的誡命,為兒子約蘭娶了耶洗別的女兒亞她利雅。

結果,約蘭可能受了亞她利雅的慫恿,不動聲色地謀殺了6位親兄弟(參《代下》21:4),最終坐上王位。

約蘭死後,由兒子亞哈謝繼位。當北國的耶戶殘殺亞哈眾子時,南國莽撞的亞哈謝王,在錯誤的時間,來到錯誤的地點,駕臨北國探望打仗受傷的舅舅約蘭王,掃到了耶戶的槍尾,成了耶戶的刀下亡魂!

亞哈謝的42位皇室親屬隨從,也跟著盡數死於耶戶無情的刀下(《王下》10:11-17)。

“亞哈謝的母親亞她利雅見她兒子死了,就起來剿滅王室。”(《王下》11:1)

約沙法的後代,幾乎被亞她利雅殺盡——一干王子王孫死得淨光,僅留下一位約阿施——這是上帝為大衛的緣故留下的,使大衛寶座不會斷後(《代上》17:22)。

約沙法王一人無理傲慢,犯錯引進巴力崇拜,不只社稷摧崩,更是子孫盡喪——三代兒孫,僅存一人!

  

從生到死有多遠? 一念之間!

BH77-53-8087-圖3-James Huang 攝-IMG_1664-BH77

李白《憶秦娥》寫“西風殘照,漢家陵闕”,嘆息西風殘照下,只有那破敗的漢室陵墓和宮殿。天下已換了主人。

北國暗利王不顧上帝禁令,為兒子迎娶耶洗別。當耶洗別一腳踏進迦南流奶與蜜之地,“西風殘照,北國陵闕”已悄然開始。

南國少數好王之一的約沙法,當他傲慢不知感恩,棄置上帝的警戒,與亞哈結盟聯姻,迎入亞她利雅為兒媳時,“西風殘照,南國陵闕”亦悄然掩至。

要聽從上帝的話,這是鐵律。聽從得生,悖逆得禍。

從生到死有多遠? 往往一念之間!一線之隔!

珍.奧斯汀版的《傲慢與偏見》,至今為人津津樂道。以色列版的《傲慢與偏見》,寫在舊約史書裡,血跡斑斑。南、北國不約而同,王室被剿淨盡,血流成河,豈是偶然?

註:

1. 唐佑之,《十二先知注釋(三)—約珥書》,1973天道書樓 p.303。

2.大衛的寶座一定要由大衛的後裔坐。彌賽亞當出於大衛後裔,他要坐寶座直到永永遠遠(《代上》17:11-22)。

3.馬友藻,《舊約概論》,中國信徒佈道會,1983年,p.298-299。Hobart Freeman也認為,約珥目睹蝗災,呼籲領袖、祭司、百姓悔改,卻沒有向王室發聲,可證當時很可能是亞她利雅坐王位(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 Prophets, Moody Press, 1968.p150-151)。

作者是台灣客家宣教神學院客座聖經教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聖經信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