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灑穿梭”於職場和使命(撒拉)2016.04.29

/撒拉

本文原刊於《舉目》2016.04.29

圖1-by cerocooldark20-flower-887834_1280

在職場的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參加過“團隊建設”的活動。目前流行的有好多種,戶外的,戶內的,體能的,性格的,心理的,等等。為了更好的建立團隊的信任度和合作精神,有時還會要求參加者介紹自己的一兩點隱私,使彼此更加親密。

我同大家一樣,參加過很多種類似的活動。遇到要求介紹自己的環節,我也通常同大家一樣,說一些無關痛癢的小秘密來過關。

直到有一次,我們這個小小的團隊,關在一個小小的咖啡店裡,每個人都被要求講述一件“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事件”,我就不由自主地說了我信主的經歷,和信仰對我人生的改變。

每個人只有短短的3分鐘,而且因為知道同事都不信主,我並沒有絮絮叨叨,鋪展很多。但當我講完,我還是明顯地感受到,大家看我的眼光很微妙的不一樣了,包括我的老闆。

 

竟然有這樣的討論!

說到老闆,他剛剛來到中國,對目前團隊的向心力和合作精神不甚滿意,迫切地想改變。他極具人格魅力,自我介紹是天主教徒。不過我沒同他交流過信仰。所以這次,算是非常坦誠、也是很到位的介紹了。

在這次團隊活動後,我和老闆常規的“一對一談話”時間又如約而至。通常我們會從個人生活開聊,然後飛快地切入工作主題。

然而這次與以往不同,他一開始就對我說:“I did not realized that you are such a Christian”(意思是,我沒想到,你居然對信仰這麼認真,還真是基督徒)。

後來又過了一段日子,老闆交了女朋友。他很驕傲地告訴我們,她是一位心地善良,而且虔誠的基督徒。他們每週去教堂敬拜。

我也看到了他身上的變化。在後來又一次的“一對一談話”中,他問我:你說上帝給我們最大的使命是什麼?我震驚了,從沒想像過在辦公室裡,老闆居然問我這個問題!

看我沒吱聲,他就說:上帝給我們最大的命令,就是到萬國萬民中去傳揚祂的福音。但是,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應該在辦公室裡傳福音。我覺得這有悖於我們公司尊重員工信仰自由的原則,因為我們可能因職位上的權柄,而給員工帶來信仰上的壓力。

他問我:你是怎麼看的?

聽到這裡,我心裡真的高興:這一切怎麼能這麼神奇!我居然可以同老闆討論“如何在公司傳福音”!好感恩!

圖2-by Unsplash-walking-690734_1280

於是我們開始了認真地討論。最後我們都認為,目前最好的方法,是藉著各樣的事情,把上帝的話傳遞給大家,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價值觀,從而被上帝所吸引。這樣就能自然地把福音傳出去了。

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過基督徒老闆,或者基督徒下屬,如果有的話,大家又是如何處理這樣的工作關係的。

記得我先生有一次回家說,他的一位基督徒老闆來上海出差,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最近的靈命很不好,讀經、禱告都沒有,請為我禱告。”他當時被震住了,一時不知如何反應。

在職場團契通過弟兄姐妹的分享,看到有些公司實在蒙福,最大的老闆是基督徒,各層的領導團隊裡也充滿了基督徒。公司裡有例行的高層早禱會,經常有主管為主做生命的見證。舉辦定期的職場佈道會,週間在公司的會議室查經。

我在羡慕的同時,也很好奇:他們平時是怎樣在工作和信仰之間“瀟灑穿梭”的?怎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完全和諧?想必有很多可感恩的地方,但也竊竊認為,可能很多不一樣的“酸爽”。

我很感謝主,雖然沒有賜給我一個基督教主流的公司,但這公司尊重員工的信仰自由,也遵守各種法律,以及規章制度。相比有些弟兄姐妹在有道德衝突的行業,或不太規範的公司工作,他們遇到的挑戰,很多都是針尖對麥芒般的直接。

 

全方位展現在同事面前

在老闆同我談如何把傳福音給同事之前,我確實思考過,也嘗試過。

最開始的時候很難,工作的高節奏讓人精疲力盡,信仰又不是一個隨意的話題,我不知道如何在工作的短暫間隙,把話題切換到信仰上。不要說同事沒心理準備,其實我自己也沒準備好。

於是每年的聖誕節,成了我大大發揮的時候。

在午飯或加班晚餐時,我會主動問大家節日的安排,然後把聖誕節的真正意義介紹給大家。如果遇到有興趣的同事,就多聊聊。如果一片寂靜,我就知道,也許可以換個話題了。

在沒有微信的年代,我用群發短信,把聖誕節的真正意義,以及和我們每一個人的關係,發給大家。每次發完短信,我就默默地等待大家的反應。通常是沒有回覆的。有時也會有一個或兩個好心的同事,給我回郵件:謝謝你的介紹,很有幫助。

不想給大家帶來壓力,所以我不常在辦公室裡直接談福音。不過我會把基督教的世界觀、價值觀,分享給大家。

我和同事的關係越來越融洽,上帝就給我越來越多的機會,宣揚祂的話語。

有同事遇到家庭、婚姻問題非常難過,我藉著一起出差的機會同他談心,用上帝的話安慰他,為他療傷,甚至一起禱告。年輕同事邀請我做證婚人,我就把上帝對婚姻的心意,向新人和所有來賓講述。

閒聊中,大家談到週末去算命,我就告訴大家,這是不合上帝心意的,要遠離。大家討論同居可以降低租房成本,我就告訴大家,婚前性行為對人有很大的傷害,社會的潮流不等於對的……

因這些話題都是大家日常遇到的,所有談論起來很自然,也沒有壓力感。事後我再把相關經文發給大家,大家都很喜歡。因為聖經上的話是可以清潔人心靈的,是可以安慰、撫平傷口的。

圖3-by Unsplash-laptop-1209008_1280

很多弟兄姐妹把經文掛在辦公室,也把經文放在電子郵件的簽名欄裡,甚至把聖經放在辦公室很顯眼的位置。我們的行為,更是一個不說話的福音播放器,讓別人看到我們不一樣的生命。

我們每天在辦公室,少則停留8小時,多則通宵達旦。出差時,還會和同事泡在一起,吃喝、休息、娛樂。

我們的舉止、行為,都展現在同事面前。如果大家看到我們嬉笑、愁苦、狡黠、貪婪、籌算,一如他人,那他們就很難看到我們生命中的寶貝,繼而去尋求上帝。

如果他們能看到我們天天為主做見證,這見證不是虛偽的,裝模作樣的,而是真實的、全然敞開的,看到我們在工作中與主同行,看到我們的生命蒙祝福、得益處,看到上帝的恩典、奇妙的作為,羡慕我們身上的“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加》5:22),就認出了我們是屬基督耶穌的,他們就會被基督吸引。

 

如何積極、主動地“Yes”

參加過N個職場研討會,聽到了很多弟兄姐妹分享如何在職場為主做見證。比如財務不做假賬,銷售在有指標壓力的情況下,也不隨意誇大產品的特性,不做帶有欺騙性或誤導的銷售,當醫生的不收紅包,主日不加班,主日不開店營業,等等。

我聽了都很感動。

我們在職場上,能勇敢地說“No”(比如對不良風氣),但同時,我們應當如何更積極、主動地說或做“Yes”呢?

也許,是在別人互相推諉時,我們主動請纓;也許,是在遇到不合理的待遇時,我們不隨意吐槽,而是心平氣和地據理力爭;也許是,在老闆不在辦公室時,我們一如既往地工作;也許是在大家背後議論某人某事時,我們不說虛妄的話。

但,僅此而已嗎?

圖4-by Unsplash-painter-931711_1280

聽過一個見證:一位剛進入律師行的小姐妹,老闆給她佈置了一個任務,工作內容具有欺騙性質。她沒有簡單地對老闆說“No”,而是在充分準備後,給老闆分析了可能的風險,提出了另外一個解決方案,還主動請纓負責實施。

老闆雖然不滿意她沒有接受那個任務,但也被她的分析所打動,同意她的方案,最終順利地解決了問題。

這個小姐妹很有智慧。她沒有簡單地停留在“我不做”,而是積極、主動地為部門、為公司著想,獻計獻策。

這需要什麼?需要的不止是我們對真理的把握,更需要我們專業上的知識和見識。

我參加過的職場研討,大家的目光無一例外地聚焦在職場福音。難道傳福音是職場的我們唯一可做的嗎?這一直是我心裡的一個大問號。

每個人在職場都有上帝的心意。公司雇用我們並不因為我們是基督徒,而是需要我們的智慧和能力為公司實現目標。如果我們只是把公司看成福音的平臺,是不是太過功利了?這真的是上帝的心意嗎?

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我心裡,直到我參加了一節課,主題是“基督徒的世界觀”。老師問我們:是否也陷在世俗兩分的生活中?我們都會心一笑。

確實,我們沒有做到讓生活的每一個層面都與信仰有關。似乎有些工作比較屬上帝,有些工作比較屬世界。如果我們“不幸”處在比較屬世的崗位上,那我們除了可以傳傳福音,是不是就只剩下被壓迫、擔勞苦重擔的份了?

老師告訴我們,我們需要拓寬眼界,用上帝的救贖來看待生活的每一個層面。上帝救贖的範圍,是以祂的創造為邊界的。我們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祂的創造——儘管因罪的污染,墮落和扭曲了。

我們的責任,不光是在教堂裡學道,上帝還差派我們在各自的工作和社會崗位上,為主做光做鹽,讓每個領域都看到上帝的救贖,讓每個領域裡都看到上帝原本創造的心意。

老師說,如果你去圖書館找進化論的書,能找到好多。找創造論的書,卻少得可憐。

除了福音,各行各業的我們,可以,也完全需要為主在專業上進深,成為所在領域的專家、學者、行業領頭人,給這個行業帶來上帝國度的眼光,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學術觀點,看到不一樣的行業風氣,看到不一樣的行為規範,在萬國中把上帝的律法和心意彰顯出來。

隨著目光的調整,我心中的問題仿佛一下子就解開了,無比興奮,也充滿了動力。

 

作者上海人,在上海家庭教會聚會。現在公益領域的諮詢公司擔任顧問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