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珍珠更寶貴——從人妻到人母(蒼蘭)2016.05.03

文/蒼蘭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5.03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箴》31:10

圖1-BY qiye-jewelry-420018_1280

黃慕仁、春華夫婦,多年來擔任教會青年團契的導師,用上帝的話語餵養年輕人,幫助年輕人在信仰上紮根。他們的信心、愛心和行為,影響了很多人。在他們帶領下,團契不斷成長。

作為團契導師、醫生的妻子、4個孩子的母親,春華是怎樣平衡事奉和家庭之間的關係?在子女教育和金錢奉獻上,她又有什麼樣的原則呢?帶著這些問題,我採訪了她。

那是週二的晚上。慕仁因帶領預查不在家。他們11歲的女兒麗百佳開門將我迎入,迎面而來的是香噴噴的烤火腿和孩子們的笑臉。共同進餐後,麗百佳懂事地帶弟弟、妹妹在一旁玩耍,而春華和我分享了一路走來上帝的預備、祝福,以及她所學習的功課……

天堂和地獄的油畫

父親帶我去教會的時候,我還小,不知道信仰是什麼。教會裡有一個老媽媽對我很關心,經常請我到她家裡作客,並教我彈鋼琴。

我10歲的時候,老媽媽帶我去參觀美術館。在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油畫前,我們停了下來。這幅畫的一邊是絢麗的天堂,一邊是陰森的地獄。老媽媽問我,是要去天堂,還是地獄?我當然選擇了天堂。地獄的場景嚇壞我了。這就是我的初信。

這以後,老媽媽給我講了很多聖經的故事,幫我明白信仰的含義。

我的第一個神學“老師”,是讚美詩。當時,我隨父親參加中文堂的聚會。然而,我的中文不夠好,聽不懂牧師的講道。而讚美詩集有中英文對照,容易讀懂。那些深奧的神學理論,就隨著悠揚的聖歌,流入我的心中。

真正在基督裡成長,是在大學讀護士專業時。上帝帶我去了幾家教會,其中之一是浸信會。那裡的牧師文化程度並不高,講道也沒有太多花樣。他反反覆覆講的,就是耶穌的十架。我對耶穌和十架的認識,就此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另外兩家教會,一家是路德會,一家是弟兄會。當時我是激進的女權主義者。上帝通過這兩家教會,徹底改變了我。

我認識了很多柔和、順從的女士,被她們的內在力量和美麗所吸引。她們聰慧、能幹,卻選擇謙卑、順從,而她們生命滿足而快樂。相比之下,我作為女權主義者,總是在爭取權力,卻沒有她們那種快樂、滿足。

也是在大學期間,我與慕仁相識。嫁給他之後,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作一個順服的妻子很快樂。當然,慕仁也非常尊重我,凡事與我商量,聽我的意見。有他作為家裡屬靈的頭,是上帝對我的祝福。

非洲森林裡的雄獅

慕仁和我結婚後,到多倫多讀醫學院,我則開始找工作。當時護士的工作很難找,所以有7個月的時間,我沒有工作。上帝就用那段時間預備我。教會的董長老對我說:“春華,這段時間是你一生中最好的時間,你還沒有孩子,也暫時沒有工作,你可以用全部的時間、精力來追求上帝。”

就這樣,我利用這段時間,閱讀了大量的神學方面的書籍,包括我最喜愛的神學家如Jonathan Edwards,Charles Spurgeon,John Piper,John MacArthur,JI Piker等的著作。通過聖經和這些屬靈書籍,聖靈不斷地餵養我、塑造我。

我和慕仁在教會的頭兩年,沒有參加任何事奉。我們雖參加主日學和青年團契,但是,總覺得沒有得到足夠的餵養。我們考慮換教會,並為此禱告了近一年的時間,卻一直沒有平安。

有一天,我看了一部電影《非洲森林裡的雄獅》。那天晚上,那些兇殘的雄獅,一直出現在我腦海中,令我輾轉難眠。我想到教會初期的信徒,被迫在鬥獸場中與這些殘忍的雄獅競技,最後被獅子撕碎、吞下。他們的信心,經受住了最殘酷的考驗。如果換成我,我能不能經受這樣的考驗?

我突然意識到,我未必能。因此,我非常不安,不能入睡。 那天晚上,慕仁也睡不著覺。

我們深夜起來,分享、禱告了兩個小時。上帝讓我們看見自己的罪。我們對教會有諸多批評,抱怨教會沒有給我們足夠的餵養,卻從沒有想過服事教會。為此我們流淚懺悔,並將自己交託給上帝,願意用上帝給我們的恩賜來事奉教會。

不久,青年團契的導師就找到我,問我是否願意作為導師參與服事。幾個月後,教會也呼召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讓我們夫妻一同事奉。這時,我們清楚地知道,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這也是我們想要換教會,卻一直沒有平安的原因。

上帝把我們帶到這裡,並不只是讓我們得到餵養,還要我們事奉,帶領弟兄姊妹。

這才是重中之重

我和慕仁成為青年團契的導師後,把教導上帝的話語作為事工的重中之重。因為上帝的話語滿有能力,作為基督徒,最重要的就是在上帝的話語中紮根,這樣才能結出果子。

我們改變了團契原有的查經模式。每一次查經前,我們都要查考大量的資料,也下了很大工夫,培訓那些追求上帝的話語的弟兄姊妹成為查經小組的帶領人。

因為查經品質的提高,團契的成員參與查經的熱情也逐漸提高。漸漸地,查經成了團契中最受歡迎的活動。弟兄姊妹們的生命,也在上帝話語的餵養下逐漸成熟。經過5、6年的培訓,團契中很多弟兄姊妹成為教會各項事工的骨幹。

慕仁負責團契的總體帶領,尤其是上帝話語的教導工作。我作為女性的團契導師,主要是幫助姊妹成長,樹立聖潔生活的榜樣,並用上帝的話語教導姊妹。

《提多書》2:3-5中有我的使命:“又勸老年婦人,舉止行動要恭敬,不說讒言,不給酒作奴僕,用善道教訓人,好指教少年婦人,愛丈夫,愛兒女,謹守,貞潔,料理家務,待人有恩,順服自己的丈夫,免得上帝的道理被譭謗。”

除了配合慕仁工作外,我還對姊妹們進行一對一的門徒培訓。這十多年來,我每年都會挑選4、5個姊妹進行培訓。這些姊妹有的是初信需要餵養,有的是預備帶領事工,或每週一次,或兩週一次。另外,我還帶領婦女小組討論女性面對的問題,例如戀愛、婚姻等等。

最近6、7年來,團契中不斷有人邁入婚姻。我的事工中也就添加了婚前輔導。我和預備結婚的姊妹探討上帝所設立的婚姻的意義,妻子和母親的角色,夫妻生活等等。

到目前為止,團契內每一位新娘,婚前都在我這裡進行過婚前輔導。感謝上帝,她们婚後都擔起了蒙上帝喜悅的妻子、母親的角色。

因為教導別人,我必須不斷提高自己。我堅持通讀聖經,每天讀一、兩章,默想上帝的話語,並用所讀的指導我的禱告。現在已經記不清通讀過多少遍聖經了。還有,就是讀各種神學書籍,以及信心偉人等的傳記,包括愛德華茲、戴德生等的傳記。

長女麗百佳出生後,孩子們相續到來。10餘年來,我在主日崇拜不能專心聽道,因為要在嬰兒室陪伴孩子。所以,我通過讀書和聽道來補償。我經常聽John Piper等人證道的錄音。開車時沒有孩子們的打擾,是聽證道的最好時間,所以我喜歡上了開車。

圖2-by Peggy_Marco-coconut-1201240_1280

身體疲乏,精神滿足

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是我生活的準則,也是我教育孩子的準則。我們不會因為孩子影響事工,而是從小就讓他們知道,在基督徒的生活中,上帝總是第一位的。

孩子從小就在我們的事工中長大。我們帶他們去教會、參加團契。他們也習慣了叔叔、阿姨們常來家裡。我進行門徒培訓的時候,他們就在周圍玩。家裡有小組聚會的時候,孩子們也參與。

我們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並有一套系統的教育方法,希望幫他們從小養成合乎聖經的人生觀。聖經上非常明確:教育子女是父母的首要責任!

從孩子學會說話開始,我就教他們背聖經。

有幾句聖經,在他們只有3、4歲的時候,我就要他們牢記。第一句就是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1:1), 然後是“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再就是“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 (《羅》6:23)。

這幾句話概括了福音。我要孩子們在很小的時候就明白並牢記,奠定一生的信仰基礎。

長女麗百佳3歲時,我們開始了家庭讀經禱告。每天晚上,慕仁都給孩子讀一段聖經,並與孩子討論。至今我們已經和孩子一起通讀了兩遍聖經。我們的家庭讀經,從兒童版的聖經故事開始。現在女兒麗百佳和安娜(9歲)已經聽得懂NIV成人版本,所以這一年我們開始讀NIV版。

在孩子上床前,有15分鐘的時間和父親玩耍。慕仁把小兒子思提(6歲)和思敏(4歲)放到床上時,會給他們讀兩句兒童版的聖經金句。

我非常認真地選擇孩子讀的書籍、看的節目、讀的學校。我為孩子購置了大量兒童版的信心偉人的傳記和屬靈書籍,也經常帶他們到大自然中玩耍,或到博物館參觀,讓他們認識上帝,包括上帝奇妙的創造。

慕仁除了醫生的工作之外,還有科研的任務。他更在團契和教會的事工上花大量的時間。為了支持他,我擔起了教導孩子的主要責任,也擔起了幾乎全部的家務。

從長女出生起,這10多年的時間,我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5、6個小時。但是,看到弟兄姊妹不斷成長,就是我最大的滿足。尤其是弟兄姊妹遇到困難時相信我們,與我們分享,並徵求我們的意見,讓我們感到一切付出都不是枉然。所以,我身體經常感到疲乏,但是精神上確實非常滿足。

一次艱難的挑戰

兩年前,我和慕仁經歷了一次艱難的挑戰。那時,他正忙於科研經費的申請(每年申請經費的時候,他都異常忙碌)。即使是在家的時間,他也幾乎都用在了工作上。

可是,團契裡有一位弟兄,每天打電話來與慕仁談心,有時甚至一天幾次,每次都很長時間。這佔據了我們寶貴的家庭時間。更令人頭痛的是,這個弟兄雖然打電話諮詢,卻並不聽從慕仁的意見,而是反覆在同樣的問題上轉圈子。

這種情況持續了很長時間。慕仁出於愛心,不願意提醒那個弟兄,打電話要有適當的限度。我是一個很少抱怨的人,但那段時間,我確實覺得,慕仁在乎所有弟兄姊妹的感受,唯獨忽略了我。

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才走出低谷。

通過這件事情,我們夫妻都學到了功課。對我來說,要學會更善於表達自己的感受。對慕仁來說,要學習有意識地留出時間和我分享、交流。因為,家是我們事奉上帝的根基,必須要小心維護。

這以後,電話裝了留言和來電顯示,來保護晚餐和家庭讀經、禱告的時間。電視也束之高閣,因為我們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看電視上。

每天孩子入睡後,我們會留點時間,吃些水果,聊聊天。另外,除了孩子放假時,慕仁會休假之外,他在每年春天和秋天,也安排了一個星期的假期,專門用來陪伴我,花很多時間陪我採購和整理房屋。

經過這次考驗,我們的關係比以前更好,因為我們更用心地維護家庭了。

更有價值的用法

我小時候,因為看到父母為金錢問題吵架,就下決心,長大後一定不讓金錢束縛我。我12歲的時候,開始為未來的伴侶禱告,求上帝給我的伴侶是合上帝心意的人,也是慷慨大方的人。

上帝答應了這個禱告,將慕仁給了我。我們從來沒有為金錢煩惱過。長女出生後,我辭去了工作。當時,慕仁還是學生。我辭職,就意味著失去護士的收入,全家要靠慕仁研究生的獎學金生活。

然而,我們都覺得,孩子教育是最重要的。錢可以慢慢賺,但是孩子教育的時光卻是一閃即失。所以,我們決定,我全職在家撫育孩子、服務教會。

後來事實證明,這個決定是正確的。正是因為捨棄了職場上的工作,我才有可能擔當起家裡和教會的各種服事,並全力支持慕仁的工作和事工。

我們有4個孩子,孩子又都在私立教會學校讀書,所以,經濟上並沒有多少剩餘。但是,除了十一奉獻外,我們還支持了4、5個宣教士。可以說,我們的金錢奉獻沒有上限。只要上帝的國度需要,在我們可能的範圍內,我們都願意支持。

這意味著我們不會有多少存款,也沒有多餘的錢維修、保養房子。然而,我相信上帝會將各樣恩惠加給樂於給予的人,使他凡事充足(參《林後》9:6-8)。

在個人的花費上,我儘量節省,因為錢可以用在更有價值的地方。尤其在購買衣物等可有可無的商品時,我總是買打折的,或5折,或3折,從不買原價的。若上帝的旨意要我們支持某個宣教士,而我們沒有做的話,我即使給自己買東西,都會覺得不安。

《詩篇》90篇摩西的禱告提到,一生一世轉眼飛去。我們都有一天要面對上帝。我時時禱告,求上帝讓我得到智慧,知道數算自己的日子,每一天都能夠對上帝交帳。我也常常在上帝面前省查自己,不斷地與自己肉體上的軟弱開戰。我盼望見主面的時候,祂能對我說,忠心的僕人,你的一生沒有虛度。

在那個再也沒有罪的束縛的世界裡,與主同在,得到主的肯定,是我最深的盼望。而現在的每一天,我相信,先求上帝的國和上帝的義,其他的一切,上帝都會保守、祝福。

尾聲

結束採訪時,已經是晚上10點。慕仁還沒有回來。春華邀請我參加她的家庭讀經禱告。小思敏從《生命聖詩》中選了兩首歌,我們一起唱。從孩子們熟練的歌聲中,我知道這些當初將上帝的真道灌到春華心中的聖歌,現在也成了孩子生命的一部分。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她丈夫心裡倚靠他,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在慕仁的眼中,春華就是《箴言》中的“才德的婦人”。

慕仁說,他感謝妻子的關愛、禱告和陪伴,更感謝她的辛勤勞動和勤儉持家。正是因為有春華犧牲自己的事業,全力支持他,他才能在追求事業的同時,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服事教會。

多年來,春華的言傳身教,也給團契裡的姊妹樹立了“合上帝心意的女子”的榜樣。

“她的兒女起來稱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稱讚她,說: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獨你超過一切。豔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願她享受操作所得的;願她的工作在城門口榮耀她。” (《箴》31:28-31)

作者來自中國遼寧,神經科學專業。現在加拿大多倫多, 在病童醫院做博士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