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难民潮对中东未来的影响(渔夫)2016.05.24

文/渔夫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天下事专栏2016.05.24

由于不停的战争与迫害,造成了原住在中东(尤其是伊拉克与叙利亚)的基督徒,像是止不住的血一样向外逃难。一份新的报告指出,如果基督徒继续不断地离开,中东将会遭受极大的损失。

这份由三个基督教机构与一个大学合作发表的报告(注)指出,基督徒是中东历史与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直到近代都在教育、医疗、科技方面,对中东有整体性的贡献。

如果叙利亚与伊拉克不再有基督徒,这不但会改变社会的组成,更将会影响两国的经济。

这份报告宣称:“虽然基督教在中东存在有两千年之久,但现在教会正承受着严重的压力,而基督徒也不断的被边缘化。许多基督徒家庭为了有较安全的未来而选择离开。但是,还有不少的基督徒为了爱国、爱家而选择留在家乡。

现在还留在叙利亚及伊拉克的基督徒,仍旧对他们的社区在教育、文化与艺术、社会事务、政治、经济、人道援助以及宗教活动等方面,持续的做出贡献。”

2011年之前,叙利亚全国大约2,200万的人口中,有百分8-10% 的基督徒。现在,大约将近半数的基督徒都已逃离叙利亚。

而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前,伊拉克大约有150万基督徒。最近的估计,基督徒的人口大约只有20到50万。

“在全世界的基督徒中大约有三千多万是中东民族的信徒。其中只有1,500万住在中东。

叙利亚内战的一个长期影响将是,目前多元性的组成将会消失。

基督徒为什么要逃离家园?

一些基督教的国际组织,努力地想找到方法,帮助降低基督徒的无助感,但是,持续增加的穷困环境,使得难民的人数只增不减。

另外一个因素是不断地被边缘化。该报告称:“在中东许多国家的基督徒越来越被边缘化。这种情形在叙利亚及伊拉克尤甚。这导致有能力离开的都要离开。

由于无法融入不断改变的情势,基督徒更加没有安全感。社会上其他的人似乎可以融入新的社会秩序,但是,基督徒没有办法。

“基督徒如果能移民出去,他们比其他的少数族裔较有融入当地社会的优势,因为他们大多数都被安排到一些以基督教为主要信仰的国家,而且各地早已有中东基督徒的社区。这些社区都欢迎他们的到来。所以,如果战争结束,与穆斯林相比,他们比较不会回到叙利亚。”

这报告指出,过去,在叙利亚及伊拉克,基督徒基本上可以有崇拜的自由。但是,目前的乱局改变了这个情形。

“在目前这种政治变迁的情况下,少数仍然居住在伊斯兰国(或其他伊斯兰组织)统治下的基督徒,必须要缴交非穆斯林的‘异教徒税’。如果要进行基督教的活动,也必须面对各种加于教堂的限制。

在这些地区,许多基督徒都设法逃离,而还剩下的少数也极为危险。他们的教堂、住家、从事的事业,甚至自身的生命,都随时可能成为攻击的目标。”

在伊拉克,基督徒自古以来在历史上就有特殊的地位,可以保持他们的信仰及崇拜仪式。但是,在一些比较不稳定的地区,基督徒的社区常成为极端穆斯林的攻击对象。

自2003年以来,就有好几起炸弹在教堂内爆炸的事件,更何况还有所谓伊斯兰国的残暴对待。

难民潮的影响

报告称:“叙利亚内战的一个可能的长期影响就是,这个国家原来的多元社会组成将会消失。基督徒在许多公众议题上带来了不同角度的看法,也因此帮助了整个社会的思考方向。如果没有基督徒,在伊拉克将失去知识与智能方面的探索与批判。因为,基督徒与其他族裔最大的不同在于,基督徒基本上都受过高水平的教育。”

报告续称: 中东许多穆斯林认为,基督徒推进了比较自由的思想,而基督徒在艺术与学术界之所以有比较高的代表性是因为,许多基督徒在相对的情形下,所受的教育是比较鼓励自由思考的。所以,许多人都害怕当基督徒在叙利亚失去了影响后,会增加更多极端份子的空间。

“在许多的反对派份子中,强烈的希望能将国家伊斯兰化,以建立一个逊尼派的社会。但是,包括大多数的穆斯林在内,并不希望叙利亚成为逊尼派的国家。”

“在不同的经济阶层中都有基督徒的存在。他们的工作品质高,因此在内乱发生前的数十年中,可以吸引外国资本来叙利亚投资。但是,现在基督徒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在经济领域有影响力。”

报告还说:“基督徒所管理的领域中,一般都有比较良好的管理制度。基督徒比较知道如何利用资源及提供服务。”

此外,“基督教学校是众所周知的好学校,他们的教育制度是家长希望子女能进入学习的。”

注: 

这份报告,《地上的盐》,是由“开放的门”(Open Doors, “中东关怀”(Middle East Concern, “服事”(Served 三个机构与东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London)共同提出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