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狭隘的个人世界──2011年西南访宣札记

主内小羊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今年5月,我和同伴经历了一次西南访宣之旅,身体、灵性、生活习惯、心理等都受到了挑战。如果没有上帝特别的带领,我们一行9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平安走完全程的。

一、人格分裂

        12年前,我第一次参加教会圣诞节的活动,结束前,有人呼召信耶稣,我心头一热就站了起来。祷告后左右一看,发现全场就我一个站着。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我信了主。

        往后10多年,我虽然也去教会礼拜,甚至领过查经,但大多数的时候,我和不信者没什么差别,与神的距离很远。我想要永生,进天国,但同时,我也要房子、汽车、钞票……

       在教会,我听牧师讲道,和教会弟兄姐妹谈爱主。回到家,却又被朋友拉去喝酒、吹牛、讲哥们义气;早上起床后读圣经,知道应该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 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在上班的路上挤地铁、在办公室面对工作的压力和同行的竞争时,又会抱怨、咒骂、嫉恨、苦毒、争竞、诡诈……

       我常常这样挣扎、徘徊,自己都觉得有点人格分裂。我无数次地对主说:“主啊,我对不起你给我的恩典!我没有好好珍惜这个福分,反而常常羞辱你的名,因个人的骄傲偷窃你的荣耀!我该怎么办?”

       《路加福音》第8章中,有个种子撒在荆棘地里的比喻,很能诠释我的经历:我领受了福音,但是内心是一片荆棘,里面有各样的思虑,正道没办法在我内心好好生长、结实。

二、额前白发

       去年“十一宣教营会”上,牧师呼召人去宣教。当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让我站了起来──也许,在神的时间表里,我该出去磨练一下了。

        此后,无论在路上、家里、独处时,有一首诗歌常常在我心里回旋:“当趁著年轻,纪念造你的主。不要让时光,白白地流逝。时光一去不回头……”

        每当哼唱这首歌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很感慨。不过,我仍然没有具体的行动。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额前出现了几根白发。这如同一根大棒,把我打懵了,我惆怅、叹息自己的青春年华,竟然已经在不经意间逝去!

       其实我刚到30岁,没有眼花、耳背、驼背、走不动。不过,白发却让我意识到,人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是过眼烟云啊!

        作为80后,如果要我用一个字来形容自己,那就是“懒”。也并不是真的懒,而是有点小聪明,能走一步解决的,就绝不走第二步;能一句话说清楚的,就绝不再废话。

       其实这些还是表象,深层的原因是,这样才能让我和别人不一样。80后并独生子的我,骨子里就反平庸,觉得高人一头。如果不时说几句出人意料的话,或干点让人惊讶的事,就好像丧失了自我。我觉得自己的使命,就是不断的探索、冒险、影响别人、改变世界。

       然而,我真的能影响别人、改变世界吗?我和所有人一样,整天在这个世界上抓取、争夺、嫉妒、怀恨……就这样,我还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到头来不过是一场戏梦一场空,有什么意义呢!我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要做真正有价值的事!

        所以,当我得知教会今年的西南访宣计划时,立刻决定报名参加。

三、访宣日记

         我们访宣队从北京出发,9个人坐一辆车(由弟兄轮流开车),按照九江─贵阳─昆明─香格里拉─九寨─西安的路线,探访当地教会,了解他们的状况和需要,一路传福音。

北京──“出师不利”

        5月2号,第一天。

        我们大清早就整装出发了。没想到,车还没出北京,就出了故障,需要送去修理。在检修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处更大的隐患,得以及时修理。

       中午11:30修好车之后,我们带着感恩,重新上路。

九江──警察传道人

         日行1400公里。在5月3日,凌晨两点,我们抵达江西九江。

         这一天的行程充满考验,有信心上的考验,还有体力上的。我们经过了路况良好的高速路,也经过了弯曲的盘山道,而且晚上是在雨中行车。借着神奇妙的保守,我们平平安安到达了。

       让我们感动的是,九江教会的弟兄姐妹从头一天晚上开始,等我们一直到凌晨2点钟钟。

        有意思的是,这个教会中,有一位传道人是警察。我们到聚会点的时候,看到下面停著一辆警车,以为出什么事了,后来才知道是这个情况,不禁大笑。

       神给我们在庐山脚下,预备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灵修、祷告。在九江弟兄姐妹的照顾下,我们很快从疲劳中恢复过来,开始分享信息,进行探访工作。

贵阳──充满爱的教会

       停留了2天后,我们离开九江,直达贵阳。接待我们的,是当地一个爱心洋溢的教会。他们担负了我们在贵阳2天的食宿费用。

        当我们好奇而忐忑地提出,想参观一下教会时,牧者的一句“你们到了这里,就是到了家,请随便参观”,瞬间打消了我们的陌生感。

        让我们印象深的,不仅仅是他们对我们这群远方客旅的爱,更是他们教会里面的彼此相爱。我们去的那天,恰好遇见一对离婚6年的夫妻,在妻子和丈夫先后信主后,因为神的爱,又奇妙复婚了,并在神面前宣誓,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我们还听到一位老姊妹的见证:她为吸毒儿子祷告,儿子就真的戒毒,并且归信耶稣。

昆明──腹泻奇蹟般好了

        从贵阳到昆明,慢慢进入高原,我连日的疲劳也开始显现,腹泻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当别人都出去探访、服事,我只能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感慨着人的软弱和渺小。

        我跟主祷告:求你医治我,把我最软弱的地方,变成最刚强的地方。愿你在我最软弱的地方,彰显你的荣耀和能力。

        主垂听了我的祷告。以前我拉肚子,通常要持续3、4天,这次竟然在第二天奇迹蹟般地好了。而且,在后面的行程中,再也没有腹泻过。

香格里拉──回宣的桥头堡

       “香格里拉”在藏语中,是“心中的日月”,也就是“人间仙境”的意思。

       从昆明去香格里拉,要走很多盘山道,和长距离的下坡道。那里平均海拔3300米,是真正的高原。

       根据地理知识,以及过来人的经验,在海拔高的地方,人会因缺氧而感到胸闷、气短、头晕、耳鸣、恶心等等。还有,在那样的藏区,我们汉人会不会特别不适应?……带着这样的担心,我们上路了。后来的事实证明,那的确是我们访宣之旅中最严峻的挑战。

       在极其险峻的路况下,我们一路上换轴承、换离合器片、换行李舱的挂钩,还爆过轮胎……想得到、想不到的问题,都出现了,有些甚至是致命的。但奇妙的是,神让我们每一次都及时发现问题──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我拿到驾照还不到2个月,但同车的弟兄姐妹都凭著信心,坐我这个新手开的车,包括走高速公路和盘山路!也许正是这种置生死于度外的精神支撑了我们,我们每个人都格外兴奋,一路高唱诗歌,向香格里拉挺进。

        有时候,浓雾使得山路上的能见度不到10米,但这正是所有人与主最亲近的时候──没有比此时更需要迫切祷告的了。

       我们到达香格里拉后,居然没有高原反应,反而人人精神饱满,有说有笑。这也算神保守的明证了。

       在香格里拉,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那些藏族弟兄姊妹唱的赞美诗。他们开口唱第一句的时候,我的心就被深深打动了。我一下子想起圣经上的话:神是灵,拜祂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参《约》4﹕23-24)!

        我们在香格里拉拜访了一位弟兄,他实在是传奇人物。他当过15年的“喇嘛”,而且是“喇嘛的老师”。在当地,喇嘛既有地位,物质上也不缺乏──我们这次就遇见过一个喇嘛,坐在大厅里休息,手上戴着金表,聚精会神地摆弄著iPhone……

        那位“传奇”弟兄告诉我们,他当年什么也不缺,却曾陷入长时间的绝望和沮丧中,企图自杀。后来,上帝通过特别的呼召和带领,使他脱离了心灵的黑暗和苦闷,最 终把他带向事奉之路,成为了传道人。目前,他已经在藏区7个县建立了教会,并收留了不少因为信主而被族人、亲友厌弃的弟兄姐妹,供应他们的生活,教他们识 字……

       在香格里拉,神不但让我看到祂在藏族中的作为,还让我看到藏宣的意义──西藏不仅是地理上的战略高地,而且由于藏人对宗教的虔诚, 在信仰上也是一片高地。如果藏民能归向主,基督教信仰就能更快地向周边的印度、缅甸、尼泊尔、不丹,以及孟加拉、越南、泰国、柬埔寨等印度教和佛教文化区 辐射。

       不但如此,西藏的西部、北部,是传统意义上的回教区。藏区如果能福音化,将成为面向广大回教区宣教的桥头堡。可见,“藏宣”在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宣教异象上,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现在已经有很多海外弟兄姊妹,来到了藏区的周边。他们带着使命感,热切地学习藏语、了解藏族文化。有多人讲起藏语来,和真正的藏族人几乎没区别。然而,受到 政治等因素的影响,这些持外国护照的弟兄姐妹,很难进入真正意义上的藏区。所以,藏族福音化的使命,还是需要我们中国人自己来完成。

        主啊,愿你感动更多有使命感、有异象、有属灵能力、热情和爱心的中国基督徒,参与“藏宣”。

九寨──原始宗教大行其道

       九寨沟是国际知名的旅游地,但九寨的基督教会主要以老人和文盲为主,并一直受异端的搅扰。

       为了吸引游客,当地旅游业大力挖掘所谓“民俗文化”。许多原始宗教借此复活。很多游客不明就里,兴致勃勃地去参加各种“体验民俗”的祭祀活动,在不知不觉中崇拜了偶像。当地就有一位弟兄,非常热情地拉我们去赴这种筵席……

       愿神洁净祂的教会,拣选有能力、有见识、忠心爱主的仆人,来服事九寨的教会。

西安:艰难的最后一程

       从九寨到西安,连续18小时的行车,对我们是极严峻的挑战。70公里颠簸的土路、河床里的陷车、高速公路隧道口的堵车,无不消耗我们的精力。

       我们利用在高速堵车的时间,开每天的例会,共同分享一天的感受。我最深的感受是:信仰的历程就如同我们行车,神会让我们经历坦途,也会让我们经历艰难的盘山 道;神让我们体会到险些与大货车相撞的恐惧,也把我们带到云端,饱览美景;神允许我们的车出现各种状况,但每次危险的时候,又及时保守、看顾我们……

        正如一首赞美诗歌所说:一路上未必花香常漫、天色常蓝,但我们却知谁掌管明天,我们也知道谁引导我们向前。所以无论前方道路如何,我们都不惧怕。

四、收获满满

       神的预备很奇妙,我们这个访宣队里,有传道人、医护人员、汽车修理技术人员、音乐人、厨师、网页设计者等等人才,彼此配搭、彼此帮助。所以,不仅大家开着那辆旧车平安回来,更人人获益良多。

        以我为例,多年来,我追随着当世风俗和潮流,想挣脱却没有力量。借着这次访宣,我重新获得灵里的力量。同时,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在高原,在藏区,我发现自己非常渺小,能力非常有限。在那样的地方,钱没用,野心也没用,一切人赖以自恃的东西都没用……

        盼望所有像我一样,常被世界的思虑捆绑、灵性陷入低潮的弟兄姐妹,也能走出狭隘的个人世界!被上帝更新,再次得力!我在此用自己的亲身体会,鼓励大家:不要怕!

作者现居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