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藝恩典(靜默)2016.07.14

文/靜默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7.14

DSCN1814                                      

冬夜,窗外淒冷、寂靜。窗內卻歌聲陣陣,桌上的火鍋在撲騰撲騰的跳動著,一群人圍坐桌邊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這溫馨的一幕,貌似童話裡的聖誕夜,但我們基督徒卻經常在現實中,真實地經歷著。

你是否還記得小組聚餐,大家圍在桌邊包餃子的場景?忙著,亂著,卻樂著!你是否還記得某個晚上,你正軟弱,弟兄姐妹出於愛心邀請你到家中,為你準備晚飯,安慰、鼓勵、陪伴你?你是否還記得中秋節大家齊聚一堂,做月餅、賞秋月、 談盼望?

也許這些你都經歷過,你已經品嘗到主內一家人的美好。我也正在經歷著,喜樂著,滿足著。得到關愛的人是幸福的,付出愛的人也是幸福的——因為無論是被人招待的,還是招待的人,都蒙了上帝的祝福與恩典。

我原是那被關懷、被接待、享受恩典的,現在已經成為願意接待和關懷別人的人——信主4年,上帝藉著小小的廚房,磨練、重塑我,讓我真實地經歷了祂。

 

開始學做飯了

4年前,孤僻、獨立的我,來到南京上大學。開學沒幾天,便與一幫基督徒相遇,我的人生也重新譜寫。

我參加了校園查經小組。組長擅長烹飪,我們經常在他家聚餐。我逐漸跟大家熟悉了,在這個團體中覺得非常溫暖。雖然我對信仰還是不清不楚,卻很希望融入這個群體。

然而同時,我內心有許多顧慮。從小成長的環境,讓我自卑、敏感、封閉、孤僻。我擔心別人不接納我,我也不知如何表達自己。

我想通過做事、通過好的表現得到愛。於是我積極地幫著做飯、洗碗。雖然做得很不好,但還是去逞強。記得有一次,大家為了安慰我,咬牙吃光了我做的飯。我很自責,愧疚得哭了。這是一次很可笑的經歷,促使我真正地想學做飯了。

大一暑假,我留在南京打工。最初住在組長家。組長經常精心準備食物,款待弟兄姐妹。大家不是一家人卻親似一家人地聚在一起。這是我從未經歷過的。

我家一向冷冷清清,家人都不擅長表達,所以很有距離感,也少有歡樂的分享、交流。我格外珍惜這種溫暖與愛,也漸漸地願意敞開自己。

後來搬到了別處,開始每天做飯。慢慢地練熟了,便邀請肢體們來做客。

我體會到,做飯並不是簡單的做出食物而已。從精心挑選食材,仔細切菜,到用心烹飪,這就是付出愛的過程。我不擅長表達,做飯遂成為我表達愛的語言。心裡的恐懼與擔憂,也不知不覺間放下了。

eggs

榮升愛宴主廚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得知教會基督教教育學堂需要一位義工,週六為學生做飯。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就毛遂自薦了。

週六一大早,我就去菜市場。我研究適合孩子的菜譜,嘗試新的花樣,教會的廚房儼然成了我的一方樂園。哼著歌,做著菜,普通的米飯也要蒸出新口味。時常有家長進來,歡快地聊著家常。聽著外面孩子的歡笑聲,等待著他們下課。

看著孩子們吃得開心,我內心不禁蕩漾起陣陣幸福與滿足。雖然每次要早起,騎車半小時去買菜,天也很冷,我卻樂在其中,真實地體會到付出的喜悅。

儘管只有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次經歷卻極大地激勵了我。我越發期待做食物與更多的人分享。

上帝成全了我的心願。我經常在廚房裡與弟兄姐妹一起做飯,一邊聊著天,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我從沒想過這也是一種服事,直到後來教會讓我負責愛宴。

第一次給100多人做愛宴,我擔憂得不行:做不好怎麼辦?做不夠怎麼辦?我緊張得失眠了。

愛宴在緊張、戰兢中完成,我就此深深意識到服事的責任。雖然弟兄姐妹們不會要求多麼美味,也會感恩領受,但愛宴確實需要用心。我於是迫切地求上帝賜下能力與恩賜。

現在想起來有點可笑,但我真的就此得到了極大的造就。如何與大家配搭,如何分工,教會服事需要多精細……我學到了許多。

第二次、第三次擔任愛宴的主廚,我越來越輕鬆、自信,靈感也越來越多。雖然每次身體疲憊,但內心卻沉浸在滿足的福樂中。

 

再次走入廚房

畢業後租的第一個房子,只有小小的臥室和狹窄的廚房,但我常邀請朋友來吃飯。條件簡陋,我就做涼麵、烙餅、拌涼菜、甜粥。卻也充滿了驚喜——我往往用簡單的食材,就能做出獨特的食物。

沒有桌子,大家席地圍坐。我因此懇求上帝賜我一個家,能接待弟兄姐妹。我甚至構想著廚房的樣式,心裡也暗下決心,要努力工作、賺錢,為以後的接待做準備。

有一天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我處在困苦中,還願意這樣接待、分享嗎?但又想,上帝不會讓我一無所有吧?

然而,上帝的意念超過人的意念。第二次租房,剛住兩週,房東即毀約,我突然無家可歸,只能寄住朋友家裡。剛準備齊全的餐具、食料,不得已打包裝箱。一週後,因朋友搬走,我再次搬家。

一個月搬家3次,我心力憔悴,幾乎被漂泊、無助感吞噬。每日3餐,草草了事。

我心裡問上帝,為什麼讓我經歷如此的漂泊?好累,沒有安全感,沒有歸屬感!我渾渾噩噩、毫無規律地生活著。封起來的廚具、食料,我根本無心觸碰。

有次禱告,突然想起曾經問自己的問題:“如果某天我處於困苦中,還願意服事、接待嗎?”我滿心羞愧地跪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軟弱。

上帝提醒我,服事不是靠能力、錢財,而要依靠祂這位造物主。信心就是:即使自己很缺乏,也深信上帝有豐盛的預備。

於是,痛苦變成了感恩,眼淚變成了歡笑,漂泊變成了信靠。我重新拿出所有的廚具與調料,再次走入廚房。

fruit-vegetables-on-table

尾音

如今,每日3餐,開放住所,時常接待。弟兄姐妹互相串門,切磋廚藝,分享經驗。做飯已融入生命,成為被上帝使用、祝福的一個恩賜。

廚房雖小,做飯雖尋常,上帝卻藉此大大地造就了我。我也深盼在此小事上盡心,通過飯菜,傳遞上帝不尋常的愛與恩典。

 

作者現居南京 從事翻譯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