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長輩對自己太不好了”——跨文化的誤解(王星然)2016.08.08

文/王星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8.08

圖1-by ed_davad-bus-stop-391242_1280

不久前,應邀參加一個退修營會。

我和一位90學生同工J聊起校園傳福音遇到的瓶頸,他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令我沉思不已。

他說:教會長輩對自己太不好了!

我請他進一步解釋那是什麼意思,他表示:這一代生長在富足環境的學生,對教會的寒酸感到震驚!

教會的人不僅對自己刻苦,也對外來慕道友一視同仁——從黑白打印毫無設計美感的邀請卡,到借來的狹小凌亂的場地、頻出狀況的老音響和PPT、食之無味的會後點心。再加上,分享時只顧自說自話,完全不管別人有無興趣,是否聽得懂的滿口“屬靈”術語。

邀請的同學來了一次,從此絕無下例。

我認為,這並非“教會長輩對自己太不好”的問題,而是“跨文化”的張力——這一代的學生顯然和教會長輩間,有著不同的文化習性。

而曾以此向長輩們反應的J,得到了如此回答:“這些人不是主的羊,我們是吸引那些真正對福音有興趣的人。”

我想,教會應該不是故意把聚會弄得非常seeker unfriendly,然後來見證在這樣的“環境”下,慕道友仍能跨越重重障礙,決志信主,可足見上帝的大能,非人的功勞吧?

的確,人被吸引歸向主,是聖靈的工作,但這不代表傳福音的人不必盡力做好該做的工,不必思索慕道朋友的福音攔阻是什麼。

Low angle view of visitors walking through the large hall of the Georges Pompidou Centre in France
Low angle view of visitors walking through the large hall of the Georges Pompidou Centre in France

每個世代都是一樣的?

故事還沒結束。隔天早會上,一位年輕輔導站起來作見證,舉起他的右手,慷慨陳詞:

“無論是70後,80後,90後,00後,都是一樣的,我們不要再去區分他們了,他們都需要愛,都需要耶穌的福音,如果你還在分門別類貼標籤,還在討論90後,你就out了!”

這位年輕輔導顯然是十分有恩賜的演說家,他的分享有著罕見的感染力,整個大廳裡輻射出他對校園福音禾場的執著和熱情!因此台下不少聽眾頻頻點頭示意。

哦!是的,每一個人基本上都需要愛、都需要耶穌的福音,我不能對此更為同意了!其實,我們還都需要吃飯、喝水、歸屬感、免於恐懼的自由……我甚至可以把馬斯洛(A.Maslow)的需求理論搬出來,再抄一遍。

可是,除去這些相同的基本需求,每個世代間的三觀(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卻可能彼此有著天壤地別的差異性:

● 20世紀初的美國,牧師還是很受人尊敬的行業,現在社會對教會的普遍觀感是心胸狹窄、保守陳腐;有些美國神學院正在一間一間關門。

● 80、90年代,校園裡還在討論進化論與信仰之間的對立和衝突,現在的學生們卻效法李安電影《Life of Pie》裡的主人公,更願意做一個能包容多元信仰的後現代人。

● 就在10年前,人們大概還很難想像同性婚姻在美國,可以透過大法官的解釋合法化,但是現在人們普遍相信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都是Same Love(為美國流行歌曲)——你情我願有何不可?

● 就連迪士尼的電影信息都在隨時代變,他們現在說:要“相信自己”,就能美夢成真。“敢於做個真實的自我”成為當代人性第一美德。(參作者的《迪士尼的美夢福音》,原刊於《舉目》63期,http://behold.oc.org/?p=15953。編註)

Digital Visualization of Phishing Montor
Digital Visualization of Phishing Montor

只知道耶穌並祂釘十架

除非沒有親身體驗或故意視而不見,90後當然和70後、80後的文化大不相同!00後更是超乎想像!

這不是貼標籤,而是幫助我們能細部描繪每個世代的肖像,以致能更有效地對話。

聽著這位年輕輔導的分享,我腦中浮現了校園裡像這樣的同工——委身愛主,卻拒絕去認識福音對象的文化特徵,更不願意承認,不同的世代有著不同的堅固營壘,正攔阻著人們認識福音。

有些基督徒喜歡天天服用“只知道耶穌並祂釘十架”這段經文,來顯明信仰上的敬虔──因為愛主的緣故,所以不屑於去認識這個被罪所沾污的世界。

似乎,只要祭出此一尚方寶劍,眾人便立時鴉雀無聲:末日近了,要快快搶救靈魂!而那些還在花時間研究分辨世代文化的人,都是貪愛世界的膚淺之輩,他們都在浪費生命!

殊不知,大聲疾呼“只知道耶穌並祂釘十架”這句話的使徒保羅,卻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跨文化宣教士!

保羅所宣講的福音,顯示出他對當時的文化和世代特徵,有深刻的認識和掌握。他能“跨越”猶太人的傳統和思想背景,自由運用當時希臘人可以理解的語彙和思想,向外邦人介紹一位他們素來不認識的上帝。

希望讀者不致誤以為筆者反對這句“只知道耶穌並祂釘十架”。不!這話是十分偉大,是十分可佩服的!保羅是用這句話來對抗哥林多教會那些只重高言大智,卻不思辨福音真理的人。

它的核心意義是指一個傳道人所傳的道,要能精確把握住福音的重點信息,別用灌水或攙雜的福音來混淆視聽。但是這句話絕對不是用來為基督徒卸責,讓我們可以作一個對當代文化背景,對不同世代族群,一無所知的福音使者。

 

《華爾街日報》一篇文章的啟發

最近,《華爾街日報》有一篇文章“Helping Bosses Decode Millennials”(5/18/2016),報導了一個時下新興行業──千禧世代顧問。

文章中提到,美國企業界開始雇用專業人士,來理解千禧世代(Millennials 。即80後和90後)這個族群的需要。

雅詩蘭黛、HBO、時代華納、LinkedIn、甲骨文、Red Robin(美國速食連鎖店)等知名企業,都開始倚重專家來幫助企業認識這一世代年輕人的價值觀、工作觀、金錢觀、意識形態,等等,以疏通職場中的世代衝突問題,並確保這些年輕人能和他們有嚴重代溝的主管,能團隊合作,為企業加分。

據統計,2015年美國企業花在這種世代顧問的費用在6,000 萬美元至7,000 萬美元之間。

當然,教會不是企業。但如果連企業界都謙卑地承認他們不理解這一代的年輕人,願意放下身段去學習理解這個族群,以便更有效地溝通,那麼承受著大使命的基督徒呢?

圖4-john-stott-with-students

斯托得的讀書小組

著名神學家,也是第一屆洛桑世界宣教大會的籌辦人,約翰∙斯托得 (John Stott)說:

“我常想,基督教與世界的溝通,就像在建造一座橋樑,我們需要建造一座將聖經世界和現代世界連接的橋樑,如果我們失敗了的話,我們會被拒絕,因為我們所講的完全與社會脫節,所以,必須想法子讓福音扎進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當中。”(註)

為此,斯托得發起了一個讀書小組,聚集了十幾個年輕專業人士,目標是每個月讀一本不同的暢銷書(不是神學或教會書籍),特別是現今大學生可以看到的,滲入了各種思潮的世俗書籍。

“我們付出這麼大的力氣去了解這些,因為我們始終要面對的問題是:福音如何觸及沉浸在那樣的思潮的人,與活在這種文化裡的人發生關聯?” (註)

誠願,校園事奉者能有這樣的福音視野,看見這一代的校園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宣教工場(更貼切是戰場),需要有宣教士的精神,和跨文化的胸懷。

 

註:摘自John Stott interviewed by Karl Faas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UUPZ8jugLQ

作者為教會長老,任職於密西根州政府IT部門,目前服事重心為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校園事工。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