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Pokémon Go的四种姿态,看受造者的身份(董家骅)2016.08.22

文/董家骅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16.08.22

过去一个月,Pokémon Go这款手机游戏,在全世界造成热潮。网络上亦有大量的文章,从社会、心理和信仰的角度来讨论这个游戏。

我没有玩这个游戏,因此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洞见值得分享。不过,我认为这是基督徒反省如何面对流行文化的大好机会。

面对流行文化的种姿态

《今日基督教》杂志的编辑Andy Crouch,曾列出基督徒面对文化现象常采取的四种姿态。这四种姿态,似乎也符合基督徒对Pokémon Go的四种论述:

1. 定罪(condeming):美国牧师Rick Wiles公开表示,这款游戏招惹邪灵,鼓励人在真实世界中捕捉小魔鬼,因此基督徒不应玩(注1)。在华人中,也有人透过社交媒体,声称许多人因为玩这款游戏遭受了厄运。

2. 复制(copying):网络上有许多文章鼓励教会思考,如何把教会变成玩家的天堂,比如通过提供无线网络和手机充电处,吸引玩家到教会抓宝(PokémonGo 这款游戏,就是要玩家到处走动、寻找、捕捉Pokémon,即“口袋精灵”)。

美国牧师Jarrid Wilson认为,这款游戏提醒教会3点:第一,要走出教会的围墙。第二,看到群体的重要性。第三,拥抱科技(注2)。

3. 消费(consuming):有些基督徒认为,信仰归信仰,娱乐归娱乐,何必这么认真!Pokémon Go只是一款游戏,无伤大雅。只要注意人身安全(例如不要低头玩着游戏过马路),避免在不恰当的地方玩即可。

4. 批判(critiquing):所谓批判,不只是批评,也包括辨识其值得赞许和学习之处。采取这种姿态的基督徒,认真看待游戏本身吸引人的元素,辨识其潜在机会和危险。

Travin Wax牧师就认为,Pokémon Go捉住了人对社群和意义的需要,提供给人获取社群和意义的虚假盼望(注3)。

回到起初受造的身份

Crouch认为,上述的四种姿态,没有所谓“正确的姿态”。在面对不同的文化文本,基督徒需要按情况,决定采取哪一种或哪几种姿态,而非一刀切。

Crouch在Culture Making一书中提出,基督徒在面对(流行)文化时,应当回到人起初受造的身份,来决定如何面对眼前的文化,进而创造文化。

什么是“起初受造的身份”呢?Crouch说,即是艺术家和园丁。

《创世记》提到,人是按著上帝的形象造的。而在这段圣经中,上帝是以艺术家和园丁两种形象出场。上帝创造了世界,栽种了一个园子,并赋予人管理这园子的责任。

身为园丁,有时需要拔出杂草(定罪),有时需要大量培植某类植物(复制),有时会食用所栽种的植物(消费),也有时会修剪花草,甚至重新安置花草,放在适当的位置,使得整片花园更加美丽(批判)。

作为艺术家,也是如此,要使用现有的原料,透过创意和想像力,以不同的姿态,在既有的基础上创造新的事物。

当人面对各种文化文本时,上述的四种姿态都可能用到。重要的不是姿态,而是目的。不论我们采取什么姿态,最终的目的是效法上帝,忠心地参与上帝的作为,使受造万物兴盛。

面对Pokémon Go 的热潮

面对Pokémon Go的热潮,我们先别急着否定这游戏。它这么红火,一定反映出了当代社会文化的某些现状,和人的某些渴望。

在拥抱Pokémon Go前,也别不加反省地认为,这只是一款游戏,不会对我们的人生造成什么影响。

任何一个不断重复的行动,都能塑造我们的内在生命。一个游戏的内在逻辑,也会在无形中塑造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在我们享受这款游戏的乐趣时,也需要停下来问问自己:这款游戏在如何塑造我们的内在生命、灌输我们对什么的渴望?

不要太天真地认为,这只是一个游戏。在这游戏背后的各样利益集团,也正用各种方式影响我们,以谋取利益。

许多评论家已指出,Pokémon Go的热潮可能来得快,去得也快。游戏开发商为了增加获利,绝对会想尽办法,让玩家继续花时间在这游戏上。

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玩家的健康,而是公司的获利。因此,我们不要因为这款游戏让更多人走出到户外,就认为这游戏健康。我们不要被游戏开发商牵着走,把大好青春耗在游戏中。

在批判Pokémon Go游戏和文化现象时,要记得,我们不只是在分析一款游戏及其带来的社会现象,而是在试着透过这股热潮,去理解为何人那么热切地投入。

批判的目的不仅是分析,更是使我们朝人起初受造的使命迈进:使受造万物兴盛。

把握机会,展开交流

建议基督徒,与其太快对这游戏采取某种立场,不如用这机会,朋友与朋友、父母与孩子、青年工作者与所牧养的年轻人,讨论下面这3个问题:

1. Pokémon Go 为何这么吸引人?

2. 这款游戏的热潮,反映出人们对何事物的渴望?

3. 这款游戏的设计和其游戏逻辑,正在默默灌输玩家什么样的价值观、异象、盼望和动力?

我相信从这些讨论中,我们可以对当代社会、人性的困境,和福音所带给人的盼望,有更深刻的认识。

创造的渴望

在过去3周中,我与许多人谈论这款游戏,有美国土生土长的华裔,也有十几岁到美国求学的,还有40多岁的中年人。

和他们聊天后,我初步认为,这款游戏之所以这样风行,是因为它结合了人们渴望的3点:故事、群体和“养成”。

Pokémon Go勾起许多人童年的回忆(很多人看着动画片Pokémon长大),邀请我们重回熟悉的故事中,并提供了人一条路径,使童年的梦想成真。

其实我觉得,基督徒本来就活在上帝的大故事中。基督徒需要认真反省:我们是否把真实的故事活得太虚假,而这网络游戏却把虚假的故事演绎得太真实,所以我们宁可活在虚假的故事中,却忽视真实故事中的邀请?

Pokémon Go透过共同的兴趣,使人与人之间产生某种连结,创造了介于虚拟和真实之间的群体。

在这群体中,人有共同的关注、兴趣和目标;竞争、合作、分享和交换。你可以说 Pokémon Go所建立的群体很肤浅,但不可否认,这个群体对他们所关注的对象却很热情。

我想,基督徒对投身上帝的国和耕耘受造世界的热情,是否远不如玩家对收集 pokémons的热情,以致教会群体的动能不如Pokémon Go的玩家?

Pokémon Go也提供人养育生命的空间。玩家聚在一起,常聊的就是,你已经练到第几级了?

当我们在虚拟世界疯狂培养这些虚拟的玩物时,基督徒该想想,在真实世界中,上帝呼召我们去培养什么呢?如果养育虚拟的玩物尚且带给人这样的吸引力,那么参与培育和建造真实的生命,岂不更让人兴奋?

也许,在Pokémon Go的风潮中,基督徒该好好地扪心自问:我们正容许怎样的习惯和行为模式塑造我们?我们又在自己的生活中创造著什么样的文化、培育著什么样的事物?我们是否应当藉这机会,调整个人和群体的方向,在上帝创造的世界中,精彩地活出园丁和艺术家的身份?

注:

1. http://www.christianheadlines.com/blog/pastor-warns-of-dangers-of-pok-mon-go.html

2. http://www.christianpost.com/news/3-things-all-christians-can-learn-from-pokemon-go-166364/

3. https://blogs.thegospelcoalition.org/trevinwax/2016/07/13/pokemon-go-in-a-fractured-and-flattened-world/

作者现在洛杉矶台福基督教会牧会,兼任北美正道神学院与创欣神学院教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