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救我脱离情欲的沉沦和忧郁的沉陷呢?(新羽)2016.08.31

文/新羽

本文原刊于《举目》79期及2016.08.31

BH79-10-8277-图1-by Josch13-white-temple-370899 W1000

沉迷

我生性散漫,喜好无拘无束、独来独往,这大部分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父亲终生从事艺术工作。艺术工作者往往不修边幅、天马行空般地想像,活在理想的世界里。

我母亲作为家庭主妇,她的简朴与对生活的细致梳理,或多或少影响着我对生活各个层面的理解。特别是在消费上,相较于同龄的80后,我很能精打细算、永不“月光”(每月把钱花光)。

父母双方对我性情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在我的性格中形成了两股张力,这也导致了某种内在的不安——因为我始终无法恰当地理解、处理“自由的生活”与“简朴的生活”之间的关系。

印象中,我大约6岁左右的年纪,就经历了生理和心理的成熟转变。那时,我总在父亲的工作室偷偷地看他买来的人体艺术画册。那些充斥着西方裸体艺术的绘画,严重地冲击着我的内心,勾起我内心澎湃的欲望,使我尚未建筑起来的精神堡垒坍塌。

从此在成长过程中,我一直沉迷在眼目的情欲中。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顶多是一种个人行为。只要不触及法律,不影响他人的生活,就是没问题的。何况,身边太多的伙伴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加入到这种眼目情欲的狂欢中。

惊恐

那是一段何等惊恐的时光!整个青春期,本该是意气风发,我却感到,身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我拉拢,使我无力抵抗情欲的洪流。它仿佛一个病毒,猝不及防地侵入我的免疫系统已经紊乱的肌体。

伴随而来的,是生活的混乱、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当然,也严重影响我的睡眠,导致青春痘猛烈增长。

我不知道,从小被视为“乖乖男”的我,内心为何隐藏着这么多的阴暗?这些无法见光的思想和行为,究竟来自哪里?它本就根植于我的基因,还是那些画册惹的祸?如果我一直没有机会接触这些画册,是否这一辈子就可以免于情欲的苦害?

从我天然的道德性,我可以确定情欲带来的苦果——不合理的欲望,一定会带来不可遏制的毁灭。

理性上,我也知道那是不对的,并为此付出了努力——试图将能勾起我欲望的画册全部焚毁。但是我发现,这种外在的隔离是毫无作用的。深夜难眠时,头脑中总会冒出来一些念头,它们都与“圣洁”无关!

我以为通过杜绝不良书籍,就可以将黑暗从我的生命中剔除,就可以抑制内心的欲望,就可以让我的生活步入正轨。但没想到,那些黑暗依旧存在,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挣扎

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父母觉察到了一些什么。

父亲看重我的尊严,没有当面说明,只是做了一个彻底清洁,将家里他所认为的过于暴露的艺术作品彻底消除。而作为基督徒的母亲,仿佛更能看穿情欲背后的那股看不见的力量。

记忆中,有一天晚上,我听到母亲诚恳而迫切的祷告。她祈求上帝赦免她和父亲管教不当之罪,并且祈求上帝使我能够回转。祈求上帝将祂丰满的恩典和慈爱,彰显在我的生命中,并为我造一颗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

BH79-10-8277-图2-谈妮摄-DSC_0460 W1000

虽然,从小我就会唱很多赞美诗,家里也常接待弟兄姐妹,但是我从来不认为母亲所信的上帝,和我有什么关系。

直到那一晚,听到母亲为我的祷告,我的内心充满了懊悔,也感受到一种不可言喻的力量,在叩击我的心门。我切实地经验到,仿佛在我的黑暗之外,有另一处光明;在我的污秽之外,有另一处洁净。当我无法接纳自己的本相时,上帝就已经在基督里接纳了我。

我不知道母亲那晚的祷告,究竟产生了怎样的效果,但毋庸置疑的是,从那晚开始,母亲的持续祷告,使我和上帝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缩短。

每当幽暗的思想袭来时,我的内心一边沉沦,一边想到的是与上帝有关的事物。当这两股力量同时发生作用时,生命就如同一个战场。

身处战局中的我,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屡次败下阵来。即便我理性上已经认识到上帝的真实存在,但仿佛缺少一种实质的力量,可以助我战胜那些弯曲的思想。

多年之后,已成为基督徒的我,终于在保罗的体验中,了解了这种内心争战的确切表达:

“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上帝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1-24)

破碎

似水流年,日子就在这种内心的交错中缓缓流走。我内心的情欲,仍会偶尔泛滥。一番争战之后,又是懊悔和羞愧的泪水。

一个人若失去了对内心的掌控,会带来多么恶劣的结果啊!

我无法任凭自己堕落,这不符合父母对我从小到大的期望,也不符合我一贯的阅读和思考。青春期的我,崇尚自由,热爱鲁迅对国民劣根性的批判,然而到最后,我却发现真正的问题不在外界和他人身上,“我”才是最大的问题!

意识到自己的本质,这是上帝在我身上施行的一种拆毁和破碎。上帝通过那些被我所鄙夷的细节,映照出我内心的面孔,让我无法直视自己的内在。我的心灵越发地煎熬、痛苦。

我感受到心灵和外界之间的张力,又因为学习压力,我先后被两名专家级的医师分别诊断为患上重度忧郁症,以及情感性意识障碍。接下来,开始了漫长、纠结的治疗。

辗转两年的治疗,没有太多的效果,高额的费用却成为了家庭的重担。母亲的祷告,似乎也成为一种形式。后来,圣灵催促我的母亲,连同教会的其他阿姨,在我的家中开始了家庭敬拜。

第一次大家带领我查考圣经、唱赞美诗的时候,我体验到上帝的话语所产生的力量!就好像一个迷失在外的浪子,历经多少年风餐露宿,终于在一个雨后,听到了父亲的声音。

我突破了之前对上帝的理性认识,不再视基督信仰为一种宗教。我终于明白,上帝与我,就是父与子的关系。

阅读圣经,我了解了上帝对我生命的计划。祂的爱并不是放任的,祂希望祂的儿女能越来越有祂的性情。甚至为了雕刻祂的儿女,祂会采取一些令人痛苦的方式。

类似下面的一些经文,使我热泪盈眶。我相信这是圣灵的光照,让真理本身向我说话,使我里面隐藏多年的黑暗,彻底无处可逃:

“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加》6:8)

“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约一》3:9)

“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来》12:10)

BH79-10-8277-图3-谈妮摄-W1000

站立

持续一年多的家庭敬拜,让我越来越渴慕阅读圣经,喜欢生活中响起赞美的旋律。令人惊奇的是,原本医生判定我需要终生服药,可是在这一年多的日子中,忧郁症几乎不治而愈,困扰我的失眠也逐渐消失了。

我生命中的情欲问题,也在深度的祷告、读经、敬拜中得到了医治。

真理的圣灵使我看到,情欲的背后,是爱的渴求不被满足,而世界所给予我们的爱,注定是短暂和残缺的。唯有切实经历上帝的慈爱和赦罪的恩典,人内心的隐藏至深的饥渴,才能得到饱足。

虽然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却并不代表,我的人生就完美了,生命就完全圣洁了,我就可以靠着主,过得胜、喜乐的生活。

我想,班扬在《天路历程》中描述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各种挑战,是持续一生的。也许,只有等我们离开世界,彻底与基督联合,才能完全摆脱罪。

当我的情欲问题医治之后,其他问题又不请自来。特别明显的是在饮食上。大量服用激素类药物之前,我并不贪食。可是服用激素后,饥饿感时常发作,以至于有段时间因为饮食的不节制,我开始发胖。

至今,我都无法通过各种努力,让身材恢复原样。但是,“节制”是圣灵的果子之一,我学习在饮食上操练节制。每当我无法忍受饥饿时,耶稣的话给我力量:“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8:3)

当我饥饿时,就赶紧找来圣经阅读。奇妙的是,上帝的话总是能让我忘却饥饿,带领我进入更高的满足。有段时期,我坚持每周一天禁食祷告。虽然体重没有明显下降,但是心中的喜乐、对待生活的心态,都是非常积极和阳光的。

回首自己走过的路,真是有软弱,也有重新站立之后的稳妥。人生,其实永远无法抵达一个完善之境。而就是在这种磕磕碰碰、踉踉跄跄的路途中,我们看见恩典,并且愿意被上帝的话一点点修正。

作者现居西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