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夫人(吳蔓玲)2016.09.19

文/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9.19

小女兒嘲笑我是Cat Lady──“貓夫人”。貓夫人是我自己翻譯的,其實這詞沒啥敬意,是嘲弄閒著沒事幹、滿腦子只有愛貓的老太婆。

說起我的貓,話就一籮筐。我的愛貓叫“可樂”,因為牠的毛和可口可樂一樣的顏色,而牠的確也常常很快樂,有點兒小脾氣,就像我一樣。人說“貓如其主”,是有點兒道理的。您現在大概可知何以我女兒叫我貓夫人,一提到貓兒就沒完沒了。

每年夏天前,我都蠢蠢欲動,想把可樂的毛剃掉,只留下頭部和尾巴一小撮毛,讓牠看起來像小獅子。因為朋友們說,貓兒們喜歡,因為夏天涼快。當然啦,主人也不用常為貓兒們梳毛。更好玩的是,剃成小獅子的貓兒,看起來好可愛。但是,我老公一口否決,說不雅。顯然,咱倆的審美觀有差距。

昨天,看到網上有人貼了兩隻貓剃毛的影片。有人養了二隻貓,先把黃貓剃成小獅子,回家後,黒貓看牠不順眼,老欺負牠,對牠發出鄙視的挑釁聲,而黃貓也很憂鬱自卑,走路都避開黒貓,像小媳婦兒。後來,主人也把黑貓剃成小獅子。只見,黑貓也變得憂鬱自卑。牠想找黃貓示好,但黃貓一時情緒反應不過來,躲開牠。最後一幕是兩隻貓舔著彼此,但看起來難兄難弟的,都頂憂鬱。

那隻黑貓態度在剃毛前後,有180度大轉變,那顯然是牠終於懂了被剃毛的感受。這正是所謂的“將心比心”。

聖經裡也有類似的教導:“你們願意別人怎樣待你,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參《路》6:31; 《太》7:12)說來容易,實行起來,還真需要有“貼心”的能力才行。

就拿男女來說,很多時候,女人告訴丈夫問題時,只是想丈夫安撫她的“感受”,得到些精神安慰,而男人卻以為該為女人解決“問題”。回想我婚姻的前20年裡,有多少次我必須按捺住自己的情感需求,理智地告訴老公,“我曉得怎樣解決這問題,我現在只是需要些安慰而已。”萬幸,現在的他終於想通了這一點。

這陣子,台灣為博愛座存癈起了爭議,原因是早先有女學生腳痛且睡著了,坐在博愛座被拍照上網,遭受指摘謾罵;後又有視障生坐博愛座,沒帶導盲犬,被要求讓位,經解釋後仍不被相信等事件所激起的討論。

老實說,這事態的發展讓我想不通,本該是網路言語暴力的問題,卻延燒成博愛座存癈的議題(註1)。根據雅虎奇摩網路投票顯示,在逾萬名投票者中,存癈兩方票數差距不大。也有人說,把全車每個座位變成博愛座,才是更先進的做法。然而,大家也擔心,“全車博愛座”會變成人人拒讓座。

兩年前,香港就有議員建議“立法規定讓座”(註2)。這樣的提議也是可理解的。公車上不少低頭族玩手機,就算白髮蒼蒼的老人站在他面前,也是視若無睹。這已是不少地方的常態現象。

其實,誰沒有累了一天的時候,想有座位一坐到站下車呢?尤其遇到身體不適時,腰腿痛,更是想有個座位?然而,眼前站著的老人家或殘障者,若有個閃失,可是涉及生命福祉的問題。想到這裡,無論如何也要站起發酸的腿,讓座。

讓不讓座?其實,並不是立法處理“該不該”的問題,而是“想不想”的問題。想不想,在於能否“將心比心”。無論在哪裡,我是否願意超越自我的需求,看重周圍的人的需要?我可願忍耐一下,換取他人的安全或舒適?

另外,看見坐博愛座的年輕人也不要那麼快就下斷語,他們身體也許有需要。將心比心,是我們能夠給周遭社會,最美好的禮物。

想起去年和好友豪義坐公車。我們坐在普通座上,豪義有殘障,但不容易辨識出。某站上來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我想讓位,先知會一下豪義,誰知豪義給我一個大白眼,說:“她比你還壯。”言下之意是,我若讓位可能會惹這位白髮老太太心裡不高興,暗示她老。果真,沒一會兒聽見這老太太興高采烈地對著手機大談她最近的滑雪之旅。我心想,好在沒讓位,否則搞不好惹人不快。

“將心比心”,還真需要有一份“貼心”,才能行出來適得其所呢!回到貓話。我對為可樂剃毛成小獅子之事,已經完全斷念。我可不要我的小可樂,變成小可憐。這也是將心比心。

註:

1. https://hk.news.yahoo.com/減車廂爭議-就要廢除博愛座-225521682.html

2. https://hk.news.yahoo.com/photos/hket-20160909-a32-01-jpg-photo-HKET_20160909_A32_01_a-225521921.html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