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行动的刚与柔(董家骅)2016.10.24

pic1-joshua-stannard

 

董家骅

本文原刊于《举目》81期和官网言与思专栏2016.10.24

 

我把车停在某家咖啡厅的专属停车位中,进到咖啡厅内,点了饮料,坐下来一边享用,一边阅读。几个小时后,我要离开,在停车场却竟找不到我的车了。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询问,最后有路人告诉我,可能是被拖车公司给拖走了。

我联络上拖车公司。车子的确被他们拖走了。我和他们争论:我明明停在合法的停车场内,人在店内消费,怎么会被拖?拖车公司却指控我说谎,说他们到店里,询问该车的车主是谁,没有人回应。

我愈听愈火,双方的言词也愈来愈激烈 。

我打电话到警局报案,员警客气地说,这种案子太小,也不紧急,建议我先付钱把车从拖车场赎回。之后若不服气,再上法院打官司。我别无办法,只好付了3百多块美金,把车赎回……

最后我没有告上法院,毕竟,为了3百多美金,要耗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权衡之后作罢。

整个过程,面对不公义的对待和不实的指控,我感到非常无力。

 

面对系统的无力感

 

对我们大多数的人而言,唯有自己面对系统性的剥削和压榨时,才会意识到不公义的存在,以及自身的无力感。

互联网提供给我们广大的空间,使我们可以在上面抒发不满,甚至连结志同道合者采取集体行动,以对付社会上的种种不义。然而互联网有两种潜在的危机:

一种是滥用舆论的力量,把社交媒体变成另一种造势场合,透过网络,煽动情绪性的反应,鼓动激进的做法,拒绝与不同立场的人展开理性对话。

另一种是把网络发言或按赞等同于公义行为,在网络上对事件大加评论,在现实生活中,却不采取任何行动来处理这些不公义。

幸而现今愈来愈多的基督徒相信,见证福音不只是透过言语,也包括实际行动。上帝的启示,不只是基督徒参与社会议题的指导方针,更应塑造我们的行动方式。

面对社会上的不公义,我们可以起身对抗,也可以选择漠视。

我相信,上帝呼召祂的百姓起来对抗不义,不过,不是以一种自以为义的刚猛态势,而是以一种承认和接受自身软弱的温柔来对抗。

pic2-alvimann

 

社会上的不公义

 

社会乃至国家整体偏离公义,以不公义的方式对待人,这在圣经中常见。

摩西时代的埃及人,出于集体的惧怕和贪婪,压迫以色列人(参《出》 1:8-13)。今天欧洲和美国惧怕对难民的惧怕,以及对提升自身生活水准的渴望,也成为政治人物操控选民的最佳武器。

华人基督徒社群亦被许多恐惧所试探,以致我们的行动不是被爱所驱动,而是被惧怕驱使。

令人玩味的是,在《出埃及记》中,埃及法老认为,威胁来自希伯来男人,所以下命杀掉所有希伯来人的男婴。然而实际上,却是5位女人(两个接生婆、摩西的母亲、姊姊,以及法老的妹妹)违反了法老的命令,使得摩西活下来。

那些被视为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反倒成为上帝使用的人,参与在上帝的拯救行动中。这些人在小事上坚持正义、实践怜悯,无意间参与了上帝的拯救行动。

 

弱者的逆袭

 

在《出埃及记》的时代,男人是强壮的,女人是软弱的;埃及法老是强大的,希伯来人、摩西是软弱的;埃及的人民是拥有力量的,以色列人则只有被压迫的份……

然而,上帝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过程,颠覆了人对强壮和软弱的定义。

统治埃及帝国、掌握帝国资源的法老,对上了缺乏自信又漂流在旷野40年的老摩西。在对峙的过程中,上帝一次又一次借着摩西的杖和口,击打埃及,最后迫使法老释放以色列人,解除对色列人的奴役。

在过红海的过程中,兵强马壮的埃及兵马淹没在红海中。而没有能力抵抗的以色列人,却在上帝的作为中,安然度过红海。

《出埃及记》的救赎历史,戳破人类“靠政治和军事实力解决问题”的迷思。每年的逾越节,提醒著上帝的百姓,拯救不来自人的权势。

pic4kakisky

 

群众暴力的试探

 

缺乏军事和政治实力的人,或许会觉得,透过群众运动,能扭转局面。然而群众运动和群众暴力有时仅一线之隔。群众暴力往往正来自那些有权有势者在背后的操控。

在《出埃及记》中,最懂得动员群众力量的不是摩西,而是法老。 法老吩咐他的百姓说:“凡是希伯来人所生的男孩,你们都要把他投在河里;凡是女孩,就让她活着。”(新译本《出》1:22)

电影《出埃及记》中,埃及士兵逐家搜寻、杀死希伯来人的男孩。然而圣经里所描述的,比这更让人战栗——执行溺毙男婴命令的,不是国家军队,而是一般的民众。

法老动员群众的恐惧力量,把埃及从一个接待客旅的国度,变成一个以群众暴力来奴役异己的地方。

当基督徒在社会中的比例逐渐提高之时,我们更需谨慎小心,不可依靠群众暴力。毕竟,群众暴力的效果,比温柔的坚持快得多。然而历史告诉人,群众暴力不但未带给人解放和自由,反而成为有权有势者压迫弱势的工具。

 

以救赎的故事为框架

 

上帝带领祂的百姓出埃及的故事,为我们理解世界的力量,以及投身公共行动,提供了框架。

基督徒的公共行动,不靠群众暴力,也不靠煽动群众的情绪、动员群众非理性的力量。相反的,基督徒的社会行动是出于对上帝的单纯顺服、对他人的怜悯在面对邪恶与暴力时,因坚定地信靠上帝,而能温柔地回应。

在投身公共行动时,教会群体不应成为被动员和被煽动的对象,而是能够彼此提醒、彼此负责,行动的目的和方式,都出于上帝对祂百姓的呼召。

 

清醒的心,和定力

 

愈来愈多的基督徒开始正视公共议题,投入公共行动。在这样的时代,我们需要在各样的群众运动中保持清醒 。

由于社交媒体的普及,公共空间的话语权已从传统的、由少数媒体垄断,过渡到人人皆可发表评论。在这新时代中,只要你敢讲,够辛辣,就会有市场。

这样的公共空间中,有时最受到关注的,并非是理性、温和的声音,而是激情和极端。人们以多少“转发”和“点赞”来评估发言是否被重视。市场导向的标题和内容,往往不成比例……

在这种环境里,基督徒在公共行动中坚持着温柔、不渲染、不刻意煽动,确实需要极大的定力。在这定力的背后,其实是对上帝的坚定信任,知道未来建立在上帝的应许上,而非在人的手段上。

忠于上帝当下的作为和祂终末的国度,应成为引导基督徒公共行动的最高准则,而非某一种意识形态、政策、政党或立场。

pic5-rngraphics

 

柔与刚

 

耶稣复活后,招聚祂的门徒。门徒问祂:“主啊,你要在这时候使以色列复国吗?”(新译本《徒》 1:6)耶稣没有否定门徒的期待,但要门徒等待。

上帝的国临到时,不是依靠群众暴力,而是透过一群在世人中视为软弱的人。

当我们要用“刚”的力量来改变世界时,《出埃及记》和圣经的救赎故事提醒我们:上帝百姓的公共行动,是刚中有柔,柔中有刚!

 

为公义而站稳,为真理而立定

 

美国民权运动领袖 马丁·路德·金,以非暴力抗争的方式,反对美国社会中的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为黑人争取完整的公民权。他收到过无数的黑函和威胁,因此一度却步。

有一次,他在极度恐惧中跪下祷告。立时,他感到上帝的同在,有声音对他说:“为公义而站稳,为真理而立定,上帝就永远在你身旁。”(注)

马丁·路德·金博士于 1968 年 4 月 4 日遇刺身亡。他的一生,向世界展示了上帝的百姓如何投身于公共行动中,不让暴力、仇恨和优越感吞噬,以非暴力的方式来对抗社会的不公不义。

上帝的百姓,在不同的时候,以各种的方式,参与在上帝持续的作为中。在《出埃及记》中,上帝救赎的能力,往往是透过人谦卑、信靠而产生的“柔”展现出来,而不是自以为是的“刚”。

“柔”,不是不反抗 ,也不是任凭体制践踏。“柔”,是顺从我们受造的本性,按照上帝的形象而活,按照他人里面那上帝的形象,来对待他人,以温柔坚守公义。

 

注:

William M. Ramsay, Four Modern Prophets (Louisville, KY: John Knox Press, 1986), 44.

 

作者现在洛杉矶台福基督教会牧会,兼任北美正道神学院与创欣神学院教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