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的鞋下装有轮子!怎么办?(马睿欣)2016.10.26

bh79-16-8280-%e5%9c%961-by-irisporto2008-skateboard-423798

 

马睿欣

本文原刊于《举目》79期与《举目》官网2016.10.26

 

妳来找我,修过的眉下有一双画了线,却无法修饰疲倦神态的眼。

“为什么弟兄们可以这样自私?还自私得很有理由!”

妳的话里有火在烧,却把声音烧得坑坑洞洞。“我受不了……别跟我说顺服,我不想听。”

搂住妳发抖的双肩时,一股婴孩的奶臭混著高级香水的气味扑来,妳的身体还没退去孕肿,可我感到自己抱的仍是一个单身女孩。

我记得妳和乔两人来婚辅的那年,加了半年延长课,几次都结束在同样问话里:“这个婚要结吗?”

两人过不去的点,都在个人生活习惯的节制问题上:一个爱打网络游戏;一个有看不完的韩剧,买不完的包。“就这么点兴趣而已”,你们给自己找理由时特别同心。

带着你们学习沟通,把爱的真谛放在现实例子里一再解释,提醒你们要想清楚,祷告清楚:婚姻是舍得舍得,先舍才有得。

终于,你俩欢欢喜喜地做了决定,步入礼堂,结婚头一年偶有争执,但辅导一两次,似乎你们找到了相处的平衡点,渐入佳境。一年后,你们欢欢喜喜地宣布将为人父母:“以后你少打点game,孩子晚上喂奶你负责!”妳娇嗔地对乔说,让他不得不尴尬地当众点头“好啦!”

那一声“好啦”,在孩子出生后,就像倾盆大雨中落在地上的一个小水滴,那么虚弱,妳听不见。

改成在家工作的妳,白天绕着婴孩转,盼著乔回家能换个手,但下班后的他往往抱着晃着孩子没多久,就找借口闪进了书房:先说是要查看公司的事,最后却掉在网络电玩里,蜡像人般地连眼球都不转动。

“我刚开始也听你们婚辅时的教导,周末请教会姐妹帮忙看一下孩子,单独跟他出去吃饭,沟通。”妳的声音很卡,山雨欲来。

“答应了,讲好,不是不让他玩,而是少玩一点,但回去后,没一个星期,就回到原状。这个人,一点节制力也没有,作什么爸爸。”妳没哭,但那股恨劲让人觉得还好少了把枪。

耳边轰隆隆,前几天乔打过电话给我,他说妻子追韩剧追到整夜没睡,周末一和姐妹出去逛街,花钱不眨眼。那话此时搅在妳的抱怨里,已经分辨不出来到底是谁没有节制。

重点是,两个人都控诉对方正在用孩子来辖制自己。

原来节制和辖制在你们心里是连体婴。

bh79-16-8280-%e5%9c%962-%e6%9d%8e%e6%98%8e%e7%8f%8f%e6%94%9d-img_2871

 

这是个上瘾的世代

妳和乔是谁不重要,因为你们的故事,到处都是。这是个上瘾的世代,爱上的、喜欢的、都会被控制住;手机,网络,电玩,名牌,连续剧,食物,随便讲一个,就是一个沼泽,跳进去,出不来。

基督徒无法幸免,讲到节制的品格,所有的头都低下,信主信得好心虚,好自责啊!

每星期在教会,团契,小组里祷告,讨论真理时,我们的心里打足了气,真心相信下星期会不一样;真的愿意改变,尝试别人成功的纪律,迫切渴望旧的生活模式终有突破。

但,走出教会,现实的地怎那么滑?让人稳稳走不了两步?一下子就好,一点点就可以,再一次就停止……原来欲望的鞋下装有轮子,穿上了,在现实的地上,根本煞不住。

因为无法节制看球赛,阿翔一边在团契里热心服事,一边被妻子控诉是法利赛人;因为无法节制饮食,越来越胖的单身姐妹小誉偷偷跟上帝生闷气,怨上帝知道她的软弱,却不肯插手……

因为无法节制上网到夜深,屡次在色情网站上跌倒的毛克,虽然逼自己每星期厚著脸皮到小组聚会,跟大家一起“属灵”;偶有感动,却不想再抱太大希望——他怕自己回家后又会陷入旧圈套、节制不了自己,只会一次次地失望,又一次次地靠近绝望。

渐渐,毛克说,他的内心冰天雪地,拒绝再相信自己有改变的可能。

乔私下告诉过我:每次听到属灵长辈说每天灵修祷告,忠心服事,操练敬虔时,自己那见不得人的放纵就像长在心头的仙人掌,吸口气都被刺痛。妳不知道吧!其实他常无奈地唾弃自己,却不敢让人知道。

我不敢告诉妳,那位你巴不得乔拜他作师傅的敬虔典范俞叔,正挫败对抗著无法控制的怒气,甚至数次搥胸:

“我相信上帝的大能,是我先把自己输掉了。我不能老是用保罗的话(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来由不得我)来假装无辜,明明是我放纵自己。”

看着周遭不节制的人,我们都觉得那是他们可恨的选择。

但只有真实面对自己的节制功课时,才会知道,不节制的人永远在别人举起手来指向他们以前,就已经深深地痛恨自己。

我数着圣灵的果子,一棵树上,9样果子,春去秋来,花开花谢,不晓得是一一排队上场,还是眨眼间,一起都出现了?无论如何,“节制”的果子排在最后,像千山雪莲一样珍贵,要很多年才长一回。

这是在告诉我们:节制最难?最折腾人?还是最耗时间?

bh79-16-8280-%e5%9c%963-%e6%9d%8e%e6%98%8e%e7%8f%8f%e6%94%9d-img_4881

 

归零之后

像云一样喜欢自由飞的个性,也曾让我对节制的功课又痛恨又无法逃避。喜欢灵修神学,却对那些严谨的属灵操练感到无法喘气,每隔一阵子,就偷偷在自己的生活里画圈圈,规定自己不准跨出去,看看自己节制的功夫练到哪个层次了?!

效果从来没有好过。总是才跟人家分享一点心得之后,就出现更大的反向作用。节制的操练简直像减肥,禁口一阵子,吃得更厉害,越操练,越容易失控。

在很多的挫败中,从自我控诉,自暴自弃,终于,我跌在耶稣脚前,告诉祂,我想要归零,单纯的,重新学习爱祂;我尝试放下想要成为怎样一个基督徒,只是专心的注视基督,爱祂。

那次的归零,让我在现实生活里对“节制”有了不同的看法。

才明白节制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个途径。

作个孕妇,因为爱孩子,我愿意节制自己的饮食,好让腹中婴孩能健康出生;作个妻子,因为爱丈夫,我愿意节制自己的冲动言语,不让他被自己的情绪乱箭射伤;作个老师,为了爱学生,我愿意节制自己眼前轻而易举的介入,允许学生有从错误中学习的机会。

当我把眼目从自己挪移到关切的人身上时,节制开始变得可能,可行,而且可以训练。

我愿意等候自己在节制的功夫里,失败、酸疼、停滞,重复,进步一点点。在爱的关系里,我开始了解:节制不单是一种克制冲动的能力,更是一个经年累月练出来的,爱的方式。

我才明白,节制不是自我削减,而是全神贯注。就像一个钢琴家为了弹奏出莫扎特的名曲,经年累月地被限制在钢琴前;就像撒母耳为了事奉上帝,终生活在圣殿里。就像耶稣为了天父的使命,被圈于人的样式里,受肉身的限制,框在生死之间。

节制,从来不是他们的目的,而是一个爱的结果;他们都为了专心去爱,外面窄了,里面宽了。

你懂吗?节制的果子,没办法自己努力长出来,你要注视的,不是节制,而是热爱上帝的生命。

爱祂,里面就生出祂的仁爱。

爱祂,里面就生出祂的和平。

爱祂,里面就生出祂的忍耐。

爱祂,里面就生出祂的恩慈。

爱祂,里面就生出祂的温柔。

爱祂,里面就生出祂的信实。

爱祂,里面就生出祂的良善。

爱祂,自然就生出祂的节制。

节制不是目标,是花开了自然有的香气,是果子熟了自然有的甜味,是被圣灵掌管后的生命自产生的能力。

试试看,让爱上帝的心主导生活,等候节制的果子自然发生,跟乔一起努力,好吗?

 

作者是文字工作者;创世纪丈字书苑同工,讲座讲员,专栏作者。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