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赶出教会后

Z弟兄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2009年,因工作的缘故,我们一家搬到了新的城市,也很快融入了新的华人教会,在学生团契的聚会点服事。两、三个月后,在团契带领人的建议下,我开始带主日学,太太也开始带聚会点的主日敬拜。

       然而8个月之后,我们却被迫离开了。事态的恶化是如此的迅速,芥蒂是如此之深,开除的理由是如此冠冕堂皇,留下的伤痕是如此的刻骨,教我们领会到了,那“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的万事,亦包括难过的事。

就这样被赶出教会

       我一直有一个罪,那就是心中犯奸淫,外在表现则为上黄色网站。我原先教会的弟兄和核心同工们,都知道我这个软弱,因为我一直和他们分享我的挣扎。弟兄们极力 为我祷告。感谢神,赐我有如此爱心和信心的同伴,可以分享成功和失败,可以彼此劝勉、安慰、代祷,同奔天路……我原本几乎每周看一次,渐渐减少到几个月一 次,甚至一年不看。

       然而,新教会的领袖,却利用我的得胜见証——主来,就是要寻找、拯救失丧如我的人——作为她铲除异己的借口。她要我和 太太立刻停止在学生团契聚会点的一切服事,完全断绝与弟兄姊妹的联系,甚至要求我们停止参加聚会点的敬拜和团契,亦不允许我们参加母堂的任何团契,只许参 加主日敬拜。

       我曾向她承认(在她的询问下),我在过去的6个月中,看了一次黄色网站。她因此定义,我在6个月中被罪所胜。她要我去看心理医师,并要求医师与教会的另一位传道人保持联络,以保真实。即便6个月后我没有再看任何黄色网站,她亦不保証让我和太太可以再回到学生聚会点。

        当她和那位传道人信誓旦旦地说,这是神在他们的灵修和祷告中明确的带领,我们终于无话可说了,心里知道她一直对我们不满,利用了我们的信任。

        然而时至今日,回首往事,我们有了不同的感受。她已经与我们断绝了联系,但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请求她的原谅。因为我们在近8个月的服事中,给她添了许多麻 烦。少不更事而又心比天高的我们,总是拿这里的学生聚会点,和我们原先的费城教会相比,却未去了解她许多年的撒种和耕耘。

       当我们轻率地发 表一篇又一篇的“经验之谈”时,却未曾顾及这里不同的情况;当我们自以为是时,怎会想到她的想法也没有错?当我们感叹著把她和费城的传道人相比时,我们忘 了,我们是最没有资格的人;我们自恃是“成熟的基督徒”,却藐视了神在这些人中的工作,轻看了祂的时间和圣灵的引领……

       我们罪何以堪?求主赦免我们的罪,也求她原谅我们。

爱德华滋的告别讲道

       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在1750年6月22日,宣讲了一篇“最后的讲道”(A Farewell Sermon,告别讲道,注1)。他服事了近25年的教会,北安普敦圣公会 (Congregational Church in Northampton )开除了他主任牧师的职务,并解除他与此教会一切的关系,原因是在“何人有资格领圣餐”等问题上发生了意见分歧。

       这位如今被公认的美国本土最伟大的神学家、两次大复兴的神学支柱,当时竟然要为自己的立场,与教会请来的“外援” 辩论。面对如此会众,恐怕许多传道人在最后一篇讲道中,不是苦毒自怜,自比摩西、保罗,就是厉声斥责,号称以利亚的热心、施洗约翰之义怒。或更有城府者, 指桑骂槐,含沙射影,“杀人于微笑中”,然后“奉主名”全身而退,气也出了,名亦保了。

       然而,读完爱德华滋的这篇讲道,我的眼泪却流了下 来。这是怎样的一位牧者啊﹗讲道使用的经文是“正如你们已经有几分认识我们 ;以我们夸口,好像我们在我们主耶稣的日子,以你们夸口一样 ” (《林后》1:14),以及一些辅助经文。爱德华兹先在教义上解释了这段经文,接着他进入应用的部分,把会众带入经文的亮光中。他没有任何激烈情绪,只完 全相信神所说的和祂所是的确据。

        他仅仅花了极小的篇幅,谈到目前的处境;或许是因为他觉得,多谈可能无用,反而更生苦毒。他却花了极大的 篇幅在劝勉上,先对信徒(those who are professors of godliness amongst us),再对不信的(such among them as I leave in a Christless,graceless condition),再对初信者(those who are under some awakenings),再对年轻人(young people),最后对儿童(children of the congregation, the lambs of this flock)。

       像一位循循善诱的父亲,爱德华滋对不同的人,发出不同的劝勉:对信徒,提醒他们要时常省察自己的信心,预备见主面;对不信的,他悲伤地提醒他们,他们仍在神的震怒下。他祈祷神赐下祂的话语,好像烈火和铁锤一样打碎那些不信的硬心,免得他们将来落入更悲伤的境地。

       对初信的,爱德华滋劝他们要小心,加倍地警醒祷告,胜过魔鬼借着这次的变动带来的试探。并提醒他们,耶稣是大牧人,可以打开他们的眼睛,使他们从黑暗进入光明,也叫将来众人在神面前的再会,成为喜乐。

       对年轻人,他提醒他们,神让人在年轻时就认识祂,是特别的恩典,是为了特别的使命。他们要远离轻浮的玩耍;对孩子,他称他们为“亲爱的孩子们”,他特别为他 们心软,因为耶稣曾把这些儿童交付他牧养。他提醒孩子们记得他以前的教导,并告诫他们,世界的罪恶大、得救的人少,所以要常祷告,好让灵魂得救。

        又像一位离别的母亲一样,爱德华滋为他离开教会之事,谆谆交待会众:虽然这件事让我们分离,但是教会要有秩序,要有顺服,孩子要顺服父母;要竭力避免争吵 (contention),因为争吵可以把神的灵赶走。特别是,参与了这次事件的人,要小心苦毒的灵;为了基督国度的缘故,要尽心地爱人;要小心错误的教 义;要多多祷告,不止公祷,还要有私下的祷告会;在选择下一位主任牧师时,要看他是否有正直的品行、敬虔和忠心,是否为真理和敬虔而奋斗。

        爱德华滋祷告,盼望教会能找到这样一位牧师看顾神的羊群。最后,他把会众的灵魂交还 给当日托付他的主,提醒众人不要忘记,他们将在主伟大的、审判的日子庄严相聚,(And let us all remember, and never forget our future solemn meeting on that great day of the Lord;the day of infallible decision, and of the everlasting and unalterable sentence. Amen)。(同注1)

我愿成为这样的人!

       主啊,我想成为这样的基督徒﹗即便被羞辱,仍然不忘你的托付,忠心地服事你!人虽然在地上,却注目在天!

        司提反被地上的石头打死,充满他的圣灵却让他定睛望天,就看见神的荣耀;保罗被众教会误会,不得他们的供应,四围受敌,仍然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向着标杆直跑;主耶稣没有坐在天上传福音,却成为人来到地上,为真理作见证。

        同样,耶稣要我们留在地上,用真理使我们成圣,要我们面对世界的罪恶、天父的管教,和灵界的争战(注2),像祂一样为真理作见证,直到我们再见祂的面。

       再回首,我们所受的算什么呢?即或有不公,又怎样呢?主知道!但求主保守我们脱离那恶者,让我们与那位姊妹和好、同心,使神的荣耀得著称赞。

注:
1. The Works of Jonathan Edwards, 6th ed, vol. 1 (Peabody: Hendrickson, 2007), ccxlii.
2. Francis Schaeffer, Faith and Intellect,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released on April, 11 2010), mp3 file, 47’37’.

作者生于中国上海,现居美国休斯顿,任高中生物老师。

相关文章:融入新的教会Z太太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