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厕所能否带来真实的自我接纳?(王敏俐)2016.10.31

pic-1-man-161251_1280

 

王敏俐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6.10.31

 

几日前,一桩关于厕所偷拍的案件,在旅美华人的朋友圈中扩散开来:

一名躲在加州湾区某图书馆女厕里的男性,以手机进行偷拍。被当事人发现之后,男子大喊“I am a girl!I am a girl!”(我是女生!我是女生!)试图将自己进入女厕的行为正当化,引起许多家长的愤怒与恐慌。

就在2016年5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发指令给全美公立学校,明定校方必须让跨性别学生依他们的意愿使用厕所,不能规定他们一定要依照生理性别来使用公厕。

针对中央提出的指令,以德州为首的11个州政府则联合起来,控告该命令违反宪法,并指控奥巴马政府“拿学校做社会实验”,表示不惜失去10亿美元的联邦教育经费,也要抵抗到底,厕所法案争议自此在全美蔓延开来。

从观念的讨论到政策的实践,跨性别议题一步步地踏入我们每一个人的实际生活领域。回顾跨性别运动的历史,其实它早已在上个世纪的解放心理学中,悄悄萌芽。

 

确定自我价值

从圣经的观点来看,人的受造乃是按著上帝的形象与样式,人的性别乃是上帝的设计与主权,若我们要更深的了解自己的价值与定位,我们必须回到创造我们的上帝面前寻找与确立。

但是在弗洛伊德与荣格的心理学框架中,主张我们必须向自己内部去探寻、去发现与定义真实的自我,形塑自我的独特中心。

同样的,当自我的价值的定与,不再从圣经中去确立,乃是在自己心中去琢磨时,我们对罪的定义,也不再从与上帝关系的破裂去思考——罪的定义,更多被我们模糊成一种无以名状的罪咎感与羞耻感。

失去了绝对的衡量标准,于是在心理学的领域之中,我们探讨如何解开罪咎感在自我构成的内部情结,进一步去解放内化的羞耻感,解放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并施压于政策的制定,使政策服务于我们的偏好与习性。

结果,同性婚姻法正颠覆著今日的婚姻;跨性别厕所法案也颠覆著今日的性别定位。

pic-2-by-2cassis-macaroon-886565_1280

 

政策的初始美意

不可否认的,跨性别厕所政策背后所隐藏的,是面对自身性别迷离的朋友们找寻自我定位的痛苦,以及在生理性别角色中所受到的凌辱与排斥。

政策的美意,是要使每一个因为性别意识所扭曲的生命得以舒展开来,享受自由与尊严。

但是,当外在的一切政策都与我们在自我探索中所归结出的性倾相吻合,顺从服务人们的喜好之后,我们真的会在其中感到幸福、被爱、受接纳、创伤得医治吗?

从客观的现状来看,除了跨性别厕所法案证实在生活之中造成了不少的混乱外,是否真能帮助在性别定位上痛苦的朋友们,从困惑中走出来?

 

永远无法去弥平的黑洞

其实,不管是在性别的议题上,或是其他内心深处的价值与定位的讨论,面对今日的生活,面对这个堕落的世界,我们终将会发现,在我们每一个人内里深处的扭曲与痛楚,都将是一个永远无法弥平消逝的黑洞。

这个黑洞无法借着法案的推进抚平,因为它所牵涉到的,是心灵层次的问题,是我们与上帝之间的关系。

在跨性别的浪潮之中,我们将不意外,在将来会继续看到更多相关的性别法案被推出、甚至通过。

作为一个以上帝的心意为中心、以圣经的教导为原则的基督徒,我们在这个世上的挑战,乃是更深地回到上帝的面前,与祂建立亲密的关系,在这个破碎而痛苦的世代之中,带着与上帝和好的平安,因着上帝的恩典,活出被上帝修复的活泼生命、接纳的爱。

 

作者来自台湾,留学德国,现居美国。

2 Comments

  1. 作为一个以上帝的心意为中心、以圣经的教导为原则的基督徒,我们在这个世上的挑战,将是如主所预言:(太5:11;路21:12-18)。从圣经的观点来看,人的受造乃是按著上帝的形象与样式,人的性别乃是上帝的设计与主权,所以在这万王之王面前,他的主权是命令就是命令,没有妥协的余地。这批人(同性恋同性婚姻,跨性别者)都是悖逆神旨意的罪人,不会来信耶稣的。他们无论在生理上或在心里上,是须要寻求医治,不是逼别人(包刮基督徒)的认同他们的罪。 耶稣说过,人若因为耶稣的名而恨基督信徒,不希奇乃意料中事。基督徒在神的国度里,会接纳他们的悔改,但绝对不能苟同他们的行为与罪。

    • 谢谢留言。不过,不仅是这批人(同性恋同性婚姻,跨性别者),是悖逆神旨意的罪人,我们这些基督徒都曾经是悖逆神旨意的罪人。就算现在经历了上帝的赦罪之恩,未来仍有可能陷入悖逆神旨意的罪之中。因此绝对不能断言“这批人”(同性恋同性婚姻,跨性别者),“不会来信耶稣”。相信耶稣并未放弃他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