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圣墓大教堂修复工程的新发现(贺宗宁)2016.11.07

pic-1-church_of_the_holy_sepulchre-jerusalem-r40

贺宗宁

本文原刊《举》天下事2016.11.07

 

负责修复圣墓大教堂工程的工作人员宣称,他们将数层的大理石移开后,发现下面有几个世纪来第一次发现的一层大石板。在这石板的下面,是当初安放耶稣尸体的石灰石床。

他们表示:“能在这里进行挖掘… 是个极大无比的喜乐。”

圣墓大教堂

pic-2-jerusalem_christian_quarter

圣墓大教堂位于耶路撒冷西北基督教区域内。在这个教堂里面,有基督被钉十字架的各各他(约在公元30到33年间),以及他被埋葬与复活的山洞。

从地理位置来看,下图所显示1的地方就是圣墓大教堂的所在。位于耶路撒冷基督教区中部偏东,其占地相当广。

pic-3-golgotha_cross-section

圣墓大教堂最初建于西元335年。据说是君斯坦丁大帝的母亲,海伦娜太后到耶路撒冷朝圣时所认定的地点。

不过,第四世纪的教会历史学家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Εύσέβιος,Eusebius Caesariensis 生于约260年或275年—可能卒在339年5月30日。此人非尼科米迪亚的优西比乌相混,后者是亚流派的发言人。编注),也确认这是基督的坟墓。

我们虽然不知优西比乌为何如此指认,但是,相信以他学者的态度,应当是有些证据的。

这个教堂由六个不同的基督教派共同管理:希腊正教、罗马天主教、亚美尼亚使徒教会、叙利亚正教、伊索比亚正教,及科普特正教。这六个教派对如何维持这个教堂的运作,有过多次的争议,甚至在不同教派间,还发生大打出手的事。

由于彼此的缺乏信任,所以,从12世纪以后,这个教堂大门的钥匙是交给一个穆斯林家庭保管。

下面的图表显示圣墓大教堂内部的结构区分。其中土黄色斜线部份,是第四世纪建造教堂时,铲除的山丘部份。这包括了加略山的大部份,只留下一些各各他石头。

各各他,是基督钉十字架的地点,远看像是一个人的骷髅,所以又称为骷髅地。

天主教称此代表亚当的头颅。基督在十字架上流出的宝血,滴在亚当的头上,因此,解除了亚当犯罪堕落的后果。而在教堂的左边,就是传说基督埋葬与复活的地点。

pic-4-jesus-entombment-peter-paul-rubens-1611-12

Edicule

在圣墓大教堂里的墓穴上,是称为Edicule(这个名称来自拉丁文aedicule,“小房子”)的建筑。1808年曾烧毁,在1810年重建。

而墓穴本身自1555年(甚至可能更早)以来,就一直覆蓋著大理石。

由于年久失修,近几十年来,Edicule的结构安全一直令人担心。1927年,因地震而受到损害;1947年,当时统治圣地一带的英国当局,在建筑外层加盖了保护的围墙直到今年。

但是,在这个公认是最神圣的地方,各宗派在许多的地方都有不同的看法,因此,不要说是改建任何部份,即使稍微搬动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此外,经费不足也是一个问题。

pic-5-mideast-jerusalem-holy-sepulchre-2

2015年,以色列警方曾经一度以安全的理由,将Edicule关闭。这使得各教派都同意对Edicule进行修复的工作。

于是,耶路撒冷的希腊正教教长与另外两个主要的教派,罗马天主教及亚美尼亚使徒教会达成协议,邀请了曾经修复雅典卫城(acropolis)及伊斯坦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的雅典国立科技大学来研究Edicule的情况。

美国的国家地理学会也在各教派的同意下,参与合作,为文化传统的保护尽力。

在这之前,很多的历史学家都认为,原来安放耶稣的这个山洞早就已经坍塌。但是,这个考古队使用可以穿透地表的雷达照射后,发现山洞仍然耸立,大约有六英尺高,位于大理石板密室的后面。

国家地理协会的考古学家希伯特(Fredrik Hiebert)说:“我们的这个发现实在令人震惊。”

这是因为早在十字军东征(1099年)之前,于1009年,当时的埃及哈里发(回教国王)法提米,曾下令省长摧毁这个教堂。一位在安提阿的基督徒记录了这事:“阿拉伯人试图毁掉圣墓,要将所有的痕迹都清除 … 他们拆除并摧毁了绝大部份的教堂。”

2016年3月,因为典国立科技大学专家的研究报告,所有教派一致同意开工进行修复的工程。预计2017年春季完工。至于经费的问题,也得到了约旦国王阿布杜拉二世以及世界纪念碑基金会的支持。

这次的挖掘的工程,是Edicule历史性整体结构修复计划的一部份。始于2016年10月27日的修复的工程,在10月29日完工。

由雅典国家科技大学的安东尼亚摩罗普鲁教授(Antonia Moropoulou)带领,数十名的工作人员在Edicule最内层的密室内,将覆蓋的大理石板移开,清除其下的杂物。

pic-6-edicule-temporary-protective-walls

耶稣的“葬床”

根据国家地理杂志报导,考古学家将原来覆蓋在基督坟墓上的大理石以及其下的另一块大理石移开后,显出原先在石洞挖出来的坟墓。

很多人相信,科学家发掘出来的,可能就是当初的坟墓山洞。这些科学家现在将做更多的测试,希望能够正确的找到耶稣基督原先埋葬的地点,以及他当初是如何的被放置在墓中。

在移开大理石板之后,科学家们发现了大量的“填充物”。

9月27日下午,工作人员将这些“填充物”移除。他们意外地发现,在填充物的下面,还有一个灰色的大理石块。上面刻有一个小的十字架,日期是12世纪。

在搬开这个中间已经裂开的灰色大理石板后,显出了石灰石的洞壁,里面有一个白色的石床。

摩罗普鲁博士说: “这就是多少世纪以来我们所敬仰的圣石。现在真的出现在我们眼前”。

国家地理学会的希伯特说:“我不敢相信 … 这应该就是原来的石床。但是,我们还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看来这些年来圣墓的位置一直都没有被移动过。”

这“葬床”可能就是耶稣基督的身体,被安放的所在。科学家将对此进行更多的分析。

pic-7-jerusalem-holy-sepulchre

国家地理杂志认为,要完全确认这个石洞的坟墓就是安放耶稣的埋葬地,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这坟墓附近,还发现有另外六个同样的石洞坟墓。至少这可以证明,在附近一带,是第二圣殿时期犹太人的坟场。

前耶路撒冷市的考古官员但巴哈特(Dan Bahat)说:

“或许,我们不能绝对肯定的说圣墓教堂是耶稣埋葬的所在。但是,我们也没有其他任何地点,有圣墓教堂那么有权威的声称。所以,我们没有理由拒绝接受这个地点的真实性。”

10月28日,专家们在Edicule的大理石墙上挖了一个长方形的窗户。以后,朝圣的信徒可以稍微看到可能是耶稣坟墓的石灰石壁。

罗马天主教管理在圣地财产委员会的秘书大卫葛伦尼尔(David Grenier)与几位方济各修会的修士,带着敬畏的心,站在旁边观看工程的进行。他说:

“两千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事,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历史。现在能在这里进行挖掘到基督身体安放的石头…… 是个极大无比的喜乐。”

记录过程

工程进行当中,美国地理学会派人员摄了下记录片。

希伯特说,他们(国家地理学会)使用非常特殊的摄影技术。将来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像是他们亲自来到基督的墓那样,来研习我们所发现的情形。

葬床的曝现,给了科学家么一个史无前例的机会,来研究可能是安放基督的石床表面。

这可以让他们更多的了解最初这坟墓的情况,也可以研判当初海伦娜太后在公元326年的“发现”,以及如何成为敬拜焦点的过程与其可信度。

pic-8-church_holy_sepulchre-adapt-restoration-1

通常,朝圣的信徒需要花整天排队,好有机会可以看到Edicule里面的小密室。他们Edicule的入口处,跪在一个方形白色大理石盒子前。据说这盒内装着自安放耶稣的岩洞壁上,切下的一块石灰石。

10月26日,在动工前一天晚上,教会人员将Edicule关闭,朝圣信徒不得进入。工作人员用滑轮将大理石板滑开。

pic-9-jesus-tomb-bed-102816

在Edicule里面,工作人员戴着黄色的硬头盔努力工作。在外面,方济各修士穿着咖啡色的袍子,希腊正教的神父戴着黑色高帽,而科普特教会的神父,则披着绣花的头罩。他们围着Edicule的入口,好奇地向内张望。

在他们的上面是十九世纪刻成的祭坛浮雕。但是,这些的雕刻大多都被工作用的铁梁及橘色的安全胶带给遮住了。

在Edicule的里面,照明的通常是一些蜡烛。但是,工程使用的照明灯将整个小房间照得通明,许多平常被忽视的小细节部分都一一显明。

大理石板(大约3英尺乘5英尺的面积)被拖滑开来。显出一个米灰色的石头表面。一位科学家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她自己回答说:“我们现在还不清楚,现在得要将科学检测仪带进来。”

pic-10-church_holy_sepulchre-adapt-church-leaders

在Edicule的外面,希腊正教耶路撒冷教长提阿非罗三世,站在那里观看工程进度。他带着微笑的说:

“我很高兴这里有种特别的氛围。有一种隐藏的喜乐。在这里有方济各修士,亚美尼亚人,希腊人,穆斯林守卫人员,以及犹太警察。我们盼望,也为此祷告,让这个情景成为真正的信息。将不可能的变为可能。我们都需要和睦与相互的尊重。”

10月29日,希腊的科研队重新封闭这密室。将会尽快对所采集的资料进行测试。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