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时代,基督徒该欢呼或警醒?(王敏俐)2016.11.09

 

王敏俐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 天下事 专栏 2016.11.09

编按:2016年11月9日凌晨,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以 279张的选举人票,成为美国第 45 任总统。

 

美国总统大选在一阵喧哗之中落幕了!

全球观众陪伴美国人走过一场跌宕离奇的选战之路。当结局分晓,在群众的欢呼与唏嘘之中,带着反对者的质疑与支持者的期待,新任总统川普(又译特普朗),在70岁高龄登上了美国总统的宝座。

 

打破僵局,重返荣耀?

 

政治素人川普的当选,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颇有先破后立之姿:其显明了美国选民对菁英政治的失去信任,为了突破以往美国政坛常规建制性的政治瓶颈,而尝试一种舞台式英雄的选项,并盼望这个带着激情与疯狂的政治领袖,能带领美国重返荣耀!

美国的总统制政体赋予总统极大的政治权力。这也是为什么,过往美国的基督教文化传统在政治的稳定过程中,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

19世纪的法国政治家托克维尔(Alexis-Charles-Henri Clérel de Tocqueville,1805-1859。编注),曾对美国的民主政体有如下观察:

“宗教在美国并不直接参与政府的运作,但是影响之大应被视为该国政治的第一机构……一个社会的治理松懈时,除非人民的道德相应加强,不然这个社会无法逃脱毁灭的命运。”(1

pic-2-tumblr_ltn85u0kpo1qbhp9xo1_1280-copy

 

一场以利益为中心的总统拉锯战

 

奥古斯丁曾说:“如果没有正义,政权是什么?不过是有组织的强盗罢了!”(2

然而,在后现代潮流的影响下,民主政治不再根据一个超然的价值体系或道德标准来衡量孰是孰非。一切的政治规则,皆绕着不同族群选民的利益打转。

这次的美国总统大选也不例外。

从选民的观点看,选票只走向“候选政策能提供给该族群与党派的利益”,不问这个提出政策的候选人真正会带给国家什么样的影响。从候选人的角度来看,川普与希拉里在道德与过往行径上,都遭到相当大的质疑。

当政治人物彼此把脸皮撕破后,丑陋的吃相便一览无遗,仿佛诉说著:“是的!我就是犯罪!我就是说谎!我就是丑闻缠身!但是,我能把你所要的好处带给你……”

在利益的蛊惑之下,我稀奇两派支持者的坚立态度:候选人负责说谎;选民们负责圆谎、造神。

 

pic-3-st_augustine_hippo_24-copy

 

上帝的国可能透过政治手段实现吗?

 

若我们把焦距缩小,单单来看美国基督徒面对此次大选的态度,也不难看到教会把对神国的期待,投射在候选人的政策上——期待一个政治人物的当选可以重振美国失落的信仰。

曾经为尼克森总统拟定竞选策略,顺利将他送入白宫的幕僚寇尔森(Charles Colson, 1931-2012。编注),以过来人的姿态回应基督徒对政治乌托邦的想像:

“许多信徒以为我们只要多多选举信徒担任要职,便可迅速收回改革之效……表面上这个方法似乎是挽救道德狂澜的最佳捷径,但实则是过度简化的危险论调.”

“这种企图以政治手段解决道德问题的作法显然对政治、对属灵之事都有误解,对人的能力寄以太大希望,对神之统管万有太过缺乏信心。” (3

 

川普当选,基督徒该欢呼或警醒?

 

那么,基督徒如何面对政治局势的变宕与起伏?

两千多年前,面对彼拉多的受审之时,耶稣曾经回答道:“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如果我的国属于这个世界,我的仆人们早就会争战,不让我被交给那些犹太人。但如今,我的国不在这里。”(《约》18:36, 中文标准译本/CSBT)

对于教会而言,真正的挑战是,我们如何看待上帝在地上的教会。教会是否应该以一个利益团体的姿态入世,与政党进行利益的挂勾与妥协,为了使上帝的国度透过政治手段来实现呢?(参:《朋霍费尔会选谁做美国总统?》(黄奕明) http://behold.oc.org/?p=31471

答案必然是否定的,上帝托付给教会的使命,乃是以圣经的原则,在一切的政治环境中超然独立,坚定上帝所教导我们的道德标准,以及耶稣所托付给我们对于身旁邻舍的真实关怀。

这些重要的使命,一旦我们与政治挂勾,便失去了客观立场。

教会领袖尤其需要警醒,不可小看政治权势对我们生命软弱的试探。属灵领袖在上帝面前,肩负著更大的责任——若是利用教会会众对我们的信任,试图操纵、影响教会对政治的立场,我们在上帝的审判台前,要如何站立得住?

主耶稣面对地上的政治势力时,早已清楚表明祂的国不在地上!

基督徒并非不能参与、投入政治活动,而是要清楚明白教会在政治局势中的超然立场。上帝国度的建立,不该靠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崛起,也不该利用任何一个政治浪潮的锋芒!

福音的广传与教会的复兴,惟靠上帝子民的清心悔改与圣灵工作的大能。

 

注:

1. Sydney E. Ahlstrom, A Religious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People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72),386.

2. St. Augustine, City of God (Image/ Doubleday, 1958), 88.

3.寇尔森,《当代基督教与政治》,陈永译(台北:校园,1992),250-251。

 

作者来自台湾,留学德国,现居美国。

6 Comments

  1. 我认为美国的基督徒从70年代末支持里根开始就走在了以下这段圣经描述的路上了,将共和党为埃及而依靠,结果势得其反,就是美国道德越来越差。教会要再不与世俗分开、不靠世界的势力、而单单靠上帝宣讲上帝美德的话,我们所害怕的事一定会成的。想靠世界的力量是会自取其辱,看现今的美国人多不将教会基督徒当回事。

    ”耶和华说: 祸哉!这悖逆的儿女。 他们同谋,却不由于我, 结盟,却不由于我的灵, 以致罪上加罪; 起身下 埃及 去,并没有求问我; 要靠法老的力量加添自己的力量, 并投在 埃及 的荫下。 所以,法老的力量必作你们的羞辱; 投在 埃及 的荫下,要为你们的惭愧。……..埃及 的帮助是徒然无益的; 所以我称她为“坐而不动的 拉哈伯 ”。 “(‭以赛亚书‬ ‭30‬:‭1-3, 7‬)

    上帝的方法永远是靠福音的大能改变人心。我们基督徒仅有福音的使命,没有所谓的社会使命。社会使命是福音使命的结果,就象过去美国清教徒时代,只注重上帝、清心爱主的人众多,那时的社会道德就自然多合上帝的心意。遗憾如今的基督徒教会不在上帝的话上下功夫、不在舍己背十字架跟随主上下功夫,却忙于与世界联合。象这篇文章作者明白的基督徒太少了。

  2. 我这些年来上帝听圣经的话,
    我每个主日散会,都有感动,常态性的为世界的
    几个国家领袖(在位者)祷告!
    这次美国选出特郎普,我特别高兴,
    别的不说,光是他一上任就严控堕胎机构,我觉得身为基督徒,选他已经“值回票价”!(虽然是治标不治本)
    基督徒讨论来讨论去,引经据典,我跟大家说:“不要觉得上帝不能大用川普;川普当总统不一定比你觉得很好很优秀的基督徒当选,过程和结果来得差!”
    (上帝能用保罗!上帝能用许多你想不到的人!)
    (我承认我对川普很有好感,觉得他很可爱又直言不讳,我在纽约住过,知道川普的能力,而且长期研究他!
    我发现基督徒要注意一个问题:“在你觉得某个人好或不好之前,请先下功夫和时间去了解”,这篇文章和许多类的文章,很可能是“用一个相对表面”来看川普,也用一个“相对表面”来看基督徒,我觉得川普吹牛起来非常可爱,被人偷偷录音,是少了心机,我对川普没有迷信,不会觉得他当选就“绝对”如何好!)(我相信上帝可以赐福给这个幼时就从军的可爱青年,也相信他结三次婚有他的苦衷!)
    (但是,川普居然会成为很多基督徒论坛的讨论:“该不该选“这样”的人?”
    可能,不是我道德松散,就是大家看多了“表面状态”!)
    就算是抹大拉的马利亚,如果做美国总统,有何不可!
    谁一定比谁没有问题,选谁一定问题多?
    (我是真的喜欢川普,70岁的人还如此可爱,有时还有些小孩脾气,坚持盖墙就盖墙,很多是怎么承诺就怎么做,我会继续为这个可爱的川普祷告!)

    • 对了!在大家觉得川普应该怎么做,或是我们基督徒应该有怎么样的立场之前,
      应该
      先“深入”,
      欠缺“深入”
      不够“先了解”
      那任何的论述都会很“表面”!
      (例如:说川普是政治素人,那就是“表面”)
      (觉得没有选举过、没有担任公职就是素人,也是表面!)
      (川普是老江湖了!他与政治领袖的互动,非常年轻就开始了)(川普也有基督信仰的家庭薰陶)(主耶稣爱他!天父可以使用他!)
      (而上帝不是喜欢报仇的上帝,上帝是满有怜悯的上帝,美国确实蒙福,无论美国现在如何,我们也都应该有颗善心祈祷美国在上帝之下继续成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