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撒種記(邱玲)2016.11.24

pic-1-by-kakisky

 

邱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1.24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詩》126:5)

 

主耶穌愛撒種。祂將人心比作田地,雖然並非每一片都是好土,但祂廣播福音的種子。祂講上帝的道,或比喻,或啟發,或憐憫,或醫治。藉著言傳身教,改良心靈土壤,以上帝的恩典使人悔改,叫福音的種子生根發芽。

身為基督徒,領受耶穌傳福音的大使命,我一直想,怎樣才能把福音的種子撒在故鄉的土地上呢?

這次我們全家回國,只有短短15天時間,要跑4個地方,又帶著2個年幼的孩子,不免旅途勞累。累歸累,一路上卻應驗了一個姐妹的臨行祝福:“因認識我們的上帝和主耶穌,恩惠和平安多多增加。”

回國的時間有限,我的能力也有限,所以我學習像耶穌一樣殷勤撒種!只問耕耘,求上帝收穫,因為使福音種子生長的是上帝。

回到美國後,我回想了“回鄉撒種”的幾點“訣竅”,與兄弟姐妹分享:

 

一、字決:求上帝預備人心、賜下機會

 

出發前,我覺得,我作為家裡唯一的基督徒,不免“勢單力薄”。於是,我寫下詳細的代禱事項,準備見什麼人,求上帝成就何事(因為回國集體聚餐多,單獨談話時間少,我向上帝大膽地求5次單獨傳福音的機會)。

我用電子郵件把代禱事項寄給弟兄姐妹,請求代禱支援。

回國的15天裡,我每天清晨讀經,不敢間斷,就像士兵隨時拿武器防身。上帝的話常常提醒我:老脾氣不要隨便發作!弟兄姐妹的代禱也穿越太平洋,使我們全家一路平安。更有上帝在前面的路上,預備了人心,安排了傳福音的機會,而且遠遠超過我所求的5次,讓我看到上帝的作為實在是奇妙。

pic2-pexels-tuscany-grape-field-nature-51947

 

二、字訣:孝敬父母公婆,相信上帝必看顧

 

回國第一站,是先生的老家——公公、婆婆所在的山西古城。抵達的那一夜,窗外一輪明月在空,古城的亭臺樓閣近在咫尺,讓人不禁覺得穿越了時空,回到“秦時明月漢時關”。

我們回國最重要的原因,是為了多陪陪長輩,特別是年近80歲、日漸消瘦的公公。

清晨,全家3代人,一起到老城鍛練。那裡可真熱鬧,舞劍、跳舞、踢毽子、打羽毛球,樣樣齊全。在美國出生的兩個孩子,很少見到如此熱鬧場面。他們像小鳥一樣,在鋪著石板的老街道上你追我趕。

更讓他們驚喜的是,奶奶翻出壓箱底的“老古董”——一副木頭羽毛球拍子,給他們玩。他們玩得高興,奶奶也樂著跟著撿球,爺爺更笑開了花。

相處只有6天,上帝所賜的機會真不少——我和婆婆逛街,聊表孝心;和弟妹在肯德基聊天,一邊喝香甜可口的熱豆漿,一邊分享我的信主經歷,一直聊到天黑。

可是,我一直沒有機會單獨和沉默寡言的公公聊一聊。我聽說,公公是牧師的兒子,從小在教會長大。不過,後來讀醫學院,又經歷文革,家裡連一本聖經也沒有了。我在行李箱子還藏了一本大字聖經,不知公公有沒有興趣讀?

臨別前一天,我們又去早鍛練。我特意和公公走在一起,問他小時候的事。

他興致勃勃地回憶往事。原來他從小在教會學校唸書,也參加過青年團契。我記起兩年前回國,他還不願承認信耶穌,就忍不住問一句:“爸,那您現在怎麼不信(耶穌)呢?”他的回答出乎意料:“我沒有說不信哪!”

我高興得有點語無倫次:“是嗎?那太好了!”就這樣,我把大字聖經送給了公公。當我給他的時候,他一翻書卷目錄,立刻興奮地說:“這和我小時候讀的一樣。”我聽了,放下心頭的一塊大石頭。

回美一個月後,我們照例週末打可視電話問候公婆。聊過日常生活之後,我猶豫地問:“爸,那本聖經……”我很擔心,聖經會不會被束之高閣?不料公公笑了,仿佛說起一個老朋友:“喔,那本聖經哪!我一有空就讀!”那敢情好!

這也讓我不禁聯想到,兒童主日學和青少年團契裡的聖經教導是多麼重要啊!幼年時,上帝的話所播下的種子,到老也仍有生命力。這不,將近80歲的公公,在無神論的中國過了大半輩子,再度被上帝活潑常存的道吸引了。

不過,別高興得太早。過了幾個月再問,發現公公因為沒有參加教會,讀經難以為繼。看來,我不能忘了後續禱告,求上帝保守他失而復得的信心,為他預備合適的教會。

pic-3-aaron-burden

 

三、字訣:遵耶穌的安排、聽人間的世態

回國第2站,是我的老家武漢。我們在武漢只待3天,時間緊、應酬多,父母、親友久別重逢,聚會一個接一個。

當我提出,想去看望退休在家的中學王老師時,不僅媽媽反對,我也嘀咕:能抽出時間嗎?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回武漢的第一天,爸爸就在路上巧遇了王老師,將我回來的消息告訴了他。我一聽,知道上帝已經在前面開路了。我還猶豫什麼?

這時,媽媽也轉變心意,為我準備了水果當禮物。我還帶上了美國的福音刊物《生命季刊》,藉口上面有我的文章,是送給語文老師最好的禮物。

老師還是那麼健談,關心國事、家事、天下事。一見面,他就告訴我,2年前我送給他的《海外校園》出版的《遊子吟》,他看完了,承認“中國要有宗教信仰”。我很感動,因為王老師患有青光眼,一隻眼睛幾乎瞎了,另一隻眼睛只有0.1的視力,能看完小字版的《遊子吟》,真不容易。看來上帝早已開始心靈鬆土的工作了。

年紀大的人都愛回憶往事。話匣子打開,總是從小時候說起。王老師回憶起,他小時候經歷3年自然災害,學校裡人人挨餓。然而他卻不敢說,因為有位同學說了實話,隨即被遣送回家務農。他因而從小發育不良。

他的語氣又悲傷又氣憤,讓我想起那時餓死的上千萬無辜中國人。

老師從過去又談到現在,社會腐敗,不公平現象到處都有。我跟他說,其實在美國也有歧視。但是宇宙間有一位公義的上帝,祂真正掌管一切。若是我們向這位公義的真神禱告,祂一定聆聽,而且有能力拯救我們。

我一提起禱告,老師就神秘地透露,他曾和一位要好的老同學,一起溜進附近神學院的禱告會,在那裡旁聽。

看到老師對宗教信仰如此有興趣,我不禁膽子大起來,開始講述約瑟的故事——約瑟一生遭遇坎坷,飽受不公平待遇。他晚年快死的時候,仿佛遊子遠遠看見更美的家鄉,就歡喜迎接。信上帝的人面臨死亡,真是“視死如歸”。而耶穌基督,是我們永遠的盼望。我們平常人也可以因為信祂,不再懼怕死亡。

我的老師,以前在講臺上教我們讀書、做人,現在竟然虛心、認真地聽過去的學生“講道”。最後,他還說,從我這裡學到不少。

pic-4-yuese

 

老師的表揚,讓我臉紅了。坦白說,我才讀完聖經人物傳《約瑟》一書,現買現賣。只因為聖經的豐富和上帝的恩典奇妙,我才大膽地將心裡所想的,和老師分享。

師生一席談,2個多鐘頭,才依依不捨地告別。臨走前,王老師表示,願意上我推薦的福音網站看一看。

王老師一生經歷了人情冷暖,看透了世態炎涼,在這個不公平的世界裡看不到希望,我盼望他能在上帝那裡看到。

 

四、字訣:實話實說、育兒的辛苦和得力的秘訣

 

我們和父母一起去爬黃山。隨後,又到北京爬長城。陪同爬長城的是我表哥。當他看到我的2個孩子精力旺盛,而我在後面當跟班、東奔西跑時,同情地問我:“你平時帶2個孩子,很辛苦吧?”

我本來準備打哈哈,“哪裡,哪裡”客氣一番。突然,一個念頭閃過腦海:為什麼不說實話呢?我就坦白地說:“是呀,我上班回來,還要照顧他們。有時累得躺在沙發上,都起不來了。”他當然知道帶孩子的辛苦,會心地笑了。

我緊接著說:“不過,我常常向上帝禱告,禱告以後就又有勁了。”“靠禱告增加力量”,這對於在北京白手起家、自己奮鬥開公司的表哥來說,實聞所未聞,但他真心為我高興。

晚飯時,表嫂早早趕到飯店,點了一桌的好菜。可惜美國出生的2個孩子不領情,只想吃煎餃。

等到餃子上了桌,玩一天累了的兒子就開始鬧覺,在飯桌上坐也坐不住,睡也睡不好。我只好放棄在飯桌上傳福音的打算,提前回酒店。

孩子哭鬧實在掃興,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好像我“教子無方”。表哥、表嫂卻誇我真有耐心。這讓我詫異——在上帝的手裡,壞事也能變成好見證!

回酒店安頓好孩子上床睡覺後,我特意送表哥、表嫂出門,和他們在酒店大堂裡聊起來。他們希望兒子以後能出國深造,問我學什麼專業好……聊到最後,我說我出國15年,最大的收穫是接受了耶穌基督。

表哥、表嫂從來沒有聽過福音,我於是講了耶穌如何改變我的生命。我不願誇張,只求真實,讓他們看到上帝對我這個海外遊子的帶領和祝福。

這一聊,一直聊到深夜。臨走前,我將準備好的福音小冊子,和福音雜誌《中信》送給他們,鼓勵他們為即將離家讀書的孩子禱告。

回到旅館房間,我精疲力盡,而且喉嚨疼痛(頭一天吃飯時,不小心咽下了一根魚刺),越來越明顯了。臨睡前,我忍著痛,為表哥、表嫂和侄兒禱告,也坦白對上帝說:主啊,我該說的已經說了,以後就交給你了。

pic-5-by-cel-lisboa

 

五、字訣:耐心等候、你的手比魔術師更神奇

 

第2天早晨,我的喉嚨越發痛了。那天,約好和“海歸”的老同學見面。見面寒暄後,老同學立刻開車帶我去附近的醫院。路上我們聊起來,無拘無束,輕鬆自在。往日留學同窗的情誼,重現心中。

我有刺在喉,不便多說,就聽她講述在北京的海歸生活。她工作穩定、生活優裕,在外國大公司當專案經理,獨當一面。先生也自創公司多年,事業有成。女兒乖巧可愛,是她生活的重心和個人博客(blog)不變的話題。

進了醫院,醫生找半天,才看到一根小刺,在喉嚨深處,不好拔,需要先做檢查,再用特殊儀器清除。得,我們倆下午又得去醫院一趟。

午飯過後,我們二進醫院。我們乾脆安步當車,牽著手走到醫院,又走回家。這真是難得的機會!以前的老同學,都已結婚生子,卻可以如此重聚,這難道不是上帝的美意嗎?

我仍然抱著“多聽少說”的原則,聽她講現在的生活、國內的見聞,一直說到今後的打算。

她說,國內做生意,少不了陪客戶應酬,既犧牲家庭時間,又影響身體健康。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國內的教育急功近利,孩子和家長的壓力都大。孩子3歲送英語班,還被老師批評“太晚了”,錯過學外語的黃金時間……

奇怪,我那天出奇地耐心,沒有想辦法把話題引到福音上。仿佛,我在等合適的時間。直到快到家門口,我才有機會問她,是否聽過福音。她說,初到北美,她就住在宣教士的家裡,不過沒有信主。她好奇地反問我:“你怎麼信的呢?”

我一看,快到她家了,只有幾分鐘時間,於是簡潔地說,信主前,作為母親,我對孩子缺乏愛心和耐心。自從認識上帝,領受了上帝的愛,我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愛,才有愛心、有智慧去愛孩子。

她也是母親。我盼望我信主前後的改變,能引起她對福音的興趣。

回來後,我遺憾地告訴先生,刺還是沒有被除掉。我心裡卻沒有遺憾,因為已經為主作了見證。

回美國前的那個晚上,我非常擔心:喉嚨帶魚刺,如何熬過飛機上的 15個小時?就切切禱告,求上帝賜下力量,讓我堅持下來。

第2天清晨起床趕飛機,竟然覺得喉嚨輕鬆,使勁咽也沒有刺扎的感覺。哇!刺竟然無影無蹤,真是“神”了!

我感恩的眼淚湧出來,霎那間明白了,上帝讓我帶刺在喉2天,也賜下2次為主作見證的機會,我真是沒有白白受苦。而且,上帝的手比醫生、魔術師神奇多了!祂也實在仁慈,及時除掉喉刺,不讓我多受一點苦。

 

六、字決:感謝領受上帝的恩典、敬畏接受上帝的時間

 

pic-7-freddy-castro

回想一路的恩典,豈止這一個神蹟!我們全家一路能吃能喝,沒病沒災,享受各地親友的盛情,領略大好河山的壯觀——在勞碌中喜樂,這也是上帝的恩典。最值得感恩的是,上帝鼓勵我這個看重自我形象的人,不再羞於開口傳福音,不在乎親友如何評價我,只以“撒種”為樂。

這一趟,我一共得了6次與親友單獨相處、介紹耶穌的機會,比我所求的5次還多一次。除此之外,還有幾次奇妙機會:

飛機晚點,在等候的時候,我和一個“80後”留學生聊天。他聲稱自己是“迷惘的一代”。當時機場人多,我也不好說什麼。我留給他《屬靈四定律》,又祝他認識耶穌、走出迷惘。他讀了《屬靈四定律》後告訴我,暑期後回美國,他就去教會。

兒子在澳洲留學的許老師,聊天時告訴我,他去過中國的許多寺廟和道觀,都比不上澳洲的教會,讓人心裡平安。

臨別前一晚,許老師想要我留下聯繫方式。真是機不可失。我連夜在福音小冊子上寫下留言給他,禱告他全家在基督裡得到真正的平安,並且引用他熟悉的黃山始信峰上的壁書,述說上帝的救恩:“豈有此理,說也不信;真實奇妙,信後方知!”

第2天,許老師來找我,看到我寫的祝福留言滿滿一頁,驚歎道:“寫這麼多!”真希望有一天,他能體會到上帝的恩典如此奇妙、上帝的平安如此真實,豈是一頁空白就能寫完的!

回想這一路,其實我哪有什麼“撒種”的訣竅!我只是遵行耶穌的話,該求上帝的時候竭力求了,該盡力的時候盡力做了,該聽的時候用心聽了,該說的時候抓緊機會說了,該等的時候耐心等了,該感謝的時候,沒有忘記數算上帝的恩典。

《傳道書》3章11節說:“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上帝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都渴望上帝,但何時心靈復蘇、硬土變成好土,我們不知。我們不是上帝,不能參透上帝在人心的工作,只能以敬畏的心,接受上帝為每一個人預定的信主時間。若是人願意聽福音,我們就多講;不願聽,時候未到,也不強求。

回鄉撒種,辛苦一場,我至今也不知結果如何。然而正如《路得記》中路得婆媳的對話——路得說:“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路》 3:5)婆婆回答:“女兒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這事怎樣成就……”(《路》3:18)

是的,我們只管安坐等候,看上帝如何成就。我相信,“好戲”一定還在後頭。只要我們無論走到哪裡,都盡心、盡力地撒種,耐心、安靜地等候,一定會等到最後慶祝豐收的時候!

 

作者現居亞特蘭大,從事精算行業。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