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撒种记(邱玲)2016.11.24

pic-1-by-kakisky

 

邱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6.11.24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诗》126:5)

 

主耶稣爱撒种。祂将人心比作田地,虽然并非每一片都是好土,但祂广播福音的种子。祂讲上帝的道,或比喻,或启发,或怜悯,或医治。借着言传身教,改良心灵土壤,以上帝的恩典使人悔改,叫福音的种子生根发芽。

身为基督徒,领受耶稣传福音的大使命,我一直想,怎样才能把福音的种子撒在故乡的土地上呢?

这次我们全家回国,只有短短15天时间,要跑4个地方,又带着2个年幼的孩子,不免旅途劳累。累归累,一路上却应验了一个姐妹的临行祝福:“因认识我们的上帝和主耶稣,恩惠和平安多多增加。”

回国的时间有限,我的能力也有限,所以我学习像耶稣一样殷勤撒种!只问耕耘,求上帝收获,因为使福音种子生长的是上帝。

回到美国后,我回想了“回乡撒种”的几点“诀窍”,与兄弟姐妹分享:

 

一、字决:求上帝预备人心、赐下机会

 

出发前,我觉得,我作为家里唯一的基督徒,不免“势单力薄”。于是,我写下详细的代祷事项,准备见什么人,求上帝成就何事(因为回国集体聚餐多,单独谈话时间少,我向上帝大胆地求5次单独传福音的机会)。

我用电子邮件把代祷事项寄给弟兄姐妹,请求代祷支援。

回国的15天里,我每天清晨读经,不敢间断,就像士兵随时拿武器防身。上帝的话常常提醒我:老脾气不要随便发作!弟兄姐妹的代祷也穿越太平洋,使我们全家一路平安。更有上帝在前面的路上,预备了人心,安排了传福音的机会,而且远远超过我所求的5次,让我看到上帝的作为实在是奇妙。

pic2-pexels-tuscany-grape-field-nature-51947

 

二、字诀:孝敬父母公婆,相信上帝必看顾

 

回国第一站,是先生的老家——公公、婆婆所在的山西古城。抵达的那一夜,窗外一轮明月在空,古城的亭台楼阁近在咫尺,让人不禁觉得穿越了时空,回到“秦时明月汉时关”。

我们回国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多陪陪长辈,特别是年近80岁、日渐消瘦的公公。

清晨,全家3代人,一起到老城锻练。那里可真热闹,舞剑、跳舞、踢毽子、打羽毛球,样样齐全。在美国出生的两个孩子,很少见到如此热闹场面。他们像小鸟一样,在铺着石板的老街道上你追我赶。

更让他们惊喜的是,奶奶翻出压箱底的“老古董”——一副木头羽毛球拍子,给他们玩。他们玩得高兴,奶奶也乐着跟着捡球,爷爷更笑开了花。

相处只有6天,上帝所赐的机会真不少——我和婆婆逛街,聊表孝心;和弟妹在肯德基聊天,一边喝香甜可口的热豆浆,一边分享我的信主经历,一直聊到天黑。

可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单独和沉默寡言的公公聊一聊。我听说,公公是牧师的儿子,从小在教会长大。不过,后来读医学院,又经历文革,家里连一本圣经也没有了。我在行李箱子还藏了一本大字圣经,不知公公有没有兴趣读?

临别前一天,我们又去早锻练。我特意和公公走在一起,问他小时候的事。

他兴致勃勃地回忆往事。原来他从小在教会学校唸书,也参加过青年团契。我记起两年前回国,他还不愿承认信耶稣,就忍不住问一句:“爸,那您现在怎么不信(耶稣)呢?”他的回答出乎意料:“我没有说不信哪!”

我高兴得有点语无伦次:“是吗?那太好了!”就这样,我把大字圣经送给了公公。当我给他的时候,他一翻书卷目录,立刻兴奋地说:“这和我小时候读的一样。”我听了,放下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回美一个月后,我们照例周末打可视电话问候公婆。聊过日常生活之后,我犹豫地问:“爸,那本圣经……”我很担心,圣经会不会被束之高阁?不料公公笑了,仿佛说起一个老朋友:“喔,那本圣经哪!我一有空就读!”那敢情好!

这也让我不禁联想到,儿童主日学和青少年团契里的圣经教导是多么重要啊!幼年时,上帝的话所播下的种子,到老也仍有生命力。这不,将近80岁的公公,在无神论的中国过了大半辈子,再度被上帝活泼常存的道吸引了。

不过,别高兴得太早。过了几个月再问,发现公公因为没有参加教会,读经难以为继。看来,我不能忘了后续祷告,求上帝保守他失而复得的信心,为他预备合适的教会。

pic-3-aaron-burden

 

三、字诀:遵耶稣的安排、听人间的世态

回国第2站,是我的老家武汉。我们在武汉只待3天,时间紧、应酬多,父母、亲友久别重逢,聚会一个接一个。

当我提出,想去看望退休在家的中学王老师时,不仅妈妈反对,我也嘀咕:能抽出时间吗?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回武汉的第一天,爸爸就在路上巧遇了王老师,将我回来的消息告诉了他。我一听,知道上帝已经在前面开路了。我还犹豫什么?

这时,妈妈也转变心意,为我准备了水果当礼物。我还带上了美国的福音刊物《生命季刊》,借口上面有我的文章,是送给语文老师最好的礼物。

老师还是那么健谈,关心国事、家事、天下事。一见面,他就告诉我,2年前我送给他的《海外校园》出版的《游子吟》,他看完了,承认“中国要有宗教信仰”。我很感动,因为王老师患有青光眼,一只眼睛几乎瞎了,另一只眼睛只有0.1的视力,能看完小字版的《游子吟》,真不容易。看来上帝早已开始心灵松土的工作了。

年纪大的人都爱回忆往事。话匣子打开,总是从小时候说起。王老师回忆起,他小时候经历3年自然灾害,学校里人人挨饿。然而他却不敢说,因为有位同学说了实话,随即被遣送回家务农。他因而从小发育不良。

他的语气又悲伤又气愤,让我想起那时饿死的上千万无辜中国人。

老师从过去又谈到现在,社会腐败,不公平现象到处都有。我跟他说,其实在美国也有歧视。但是宇宙间有一位公义的上帝,祂真正掌管一切。若是我们向这位公义的真神祷告,祂一定聆听,而且有能力拯救我们。

我一提起祷告,老师就神秘地透露,他曾和一位要好的老同学,一起溜进附近神学院的祷告会,在那里旁听。

看到老师对宗教信仰如此有兴趣,我不禁胆子大起来,开始讲述约瑟的故事——约瑟一生遭遇坎坷,饱受不公平待遇。他晚年快死的时候,仿佛游子远远看见更美的家乡,就欢喜迎接。信上帝的人面临死亡,真是“视死如归”。而耶稣基督,是我们永远的盼望。我们平常人也可以因为信祂,不再惧怕死亡。

我的老师,以前在讲台上教我们读书、做人,现在竟然虚心、认真地听过去的学生“讲道”。最后,他还说,从我这里学到不少。

pic-4-yuese

 

老师的表扬,让我脸红了。坦白说,我才读完圣经人物传《约瑟》一书,现买现卖。只因为圣经的丰富和上帝的恩典奇妙,我才大胆地将心里所想的,和老师分享。

师生一席谈,2个多钟头,才依依不舍地告别。临走前,王老师表示,愿意上我推荐的福音网站看一看。

王老师一生经历了人情冷暖,看透了世态炎凉,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里看不到希望,我盼望他能在上帝那里看到。

 

四、字诀:实话实说、育儿的辛苦和得力的秘诀

 

我们和父母一起去爬黄山。随后,又到北京爬长城。陪同爬长城的是我表哥。当他看到我的2个孩子精力旺盛,而我在后面当跟班、东奔西跑时,同情地问我:“你平时带2个孩子,很辛苦吧?”

我本来准备打哈哈,“哪里,哪里”客气一番。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脑海:为什么不说实话呢?我就坦白地说:“是呀,我上班回来,还要照顾他们。有时累得躺在沙发上,都起不来了。”他当然知道带孩子的辛苦,会心地笑了。

我紧接着说:“不过,我常常向上帝祷告,祷告以后就又有劲了。”“靠祷告增加力量”,这对于在北京白手起家、自己奋斗开公司的表哥来说,实闻所未闻,但他真心为我高兴。

晚饭时,表嫂早早赶到饭店,点了一桌的好菜。可惜美国出生的2个孩子不领情,只想吃煎饺。

等到饺子上了桌,玩一天累了的儿子就开始闹觉,在饭桌上坐也坐不住,睡也睡不好。我只好放弃在饭桌上传福音的打算,提前回酒店。

孩子哭闹实在扫兴,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好像我“教子无方”。表哥、表嫂却夸我真有耐心。这让我诧异——在上帝的手里,坏事也能变成好见证!

回酒店安顿好孩子上床睡觉后,我特意送表哥、表嫂出门,和他们在酒店大堂里聊起来。他们希望儿子以后能出国深造,问我学什么专业好……聊到最后,我说我出国15年,最大的收获是接受了耶稣基督。

表哥、表嫂从来没有听过福音,我于是讲了耶稣如何改变我的生命。我不愿夸张,只求真实,让他们看到上帝对我这个海外游子的带领和祝福。

这一聊,一直聊到深夜。临走前,我将准备好的福音小册子,和福音杂志《中信》送给他们,鼓励他们为即将离家读书的孩子祷告。

回到旅馆房间,我精疲力尽,而且喉咙疼痛(头一天吃饭时,不小心咽下了一根鱼刺),越来越明显了。临睡前,我忍着痛,为表哥、表嫂和侄儿祷告,也坦白对上帝说:主啊,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以后就交给你了。

pic-5-by-cel-lisboa

 

五、字诀:耐心等候、你的手比魔术师更神奇

 

第2天早晨,我的喉咙越发痛了。那天,约好和“海归”的老同学见面。见面寒暄后,老同学立刻开车带我去附近的医院。路上我们聊起来,无拘无束,轻松自在。往日留学同窗的情谊,重现心中。

我有刺在喉,不便多说,就听她讲述在北京的海归生活。她工作稳定、生活优裕,在外国大公司当专案经理,独当一面。先生也自创公司多年,事业有成。女儿乖巧可爱,是她生活的重心和个人博客(blog)不变的话题。

进了医院,医生找半天,才看到一根小刺,在喉咙深处,不好拔,需要先做检查,再用特殊仪器清除。得,我们俩下午又得去医院一趟。

午饭过后,我们二进医院。我们干脆安步当车,牵着手走到医院,又走回家。这真是难得的机会!以前的老同学,都已结婚生子,却可以如此重聚,这难道不是上帝的美意吗?

我仍然抱着“多听少说”的原则,听她讲现在的生活、国内的见闻,一直说到今后的打算。

她说,国内做生意,少不了陪客户应酬,既牺牲家庭时间,又影响身体健康。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国内的教育急功近利,孩子和家长的压力都大。孩子3岁送英语班,还被老师批评“太晚了”,错过学外语的黄金时间……

奇怪,我那天出奇地耐心,没有想办法把话题引到福音上。仿佛,我在等合适的时间。直到快到家门口,我才有机会问她,是否听过福音。她说,初到北美,她就住在宣教士的家里,不过没有信主。她好奇地反问我:“你怎么信的呢?”

我一看,快到她家了,只有几分钟时间,于是简洁地说,信主前,作为母亲,我对孩子缺乏爱心和耐心。自从认识上帝,领受了上帝的爱,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才有爱心、有智慧去爱孩子。

她也是母亲。我盼望我信主前后的改变,能引起她对福音的兴趣。

回来后,我遗憾地告诉先生,刺还是没有被除掉。我心里却没有遗憾,因为已经为主作了见证。

回美国前的那个晚上,我非常担心:喉咙带鱼刺,如何熬过飞机上的 15个小时?就切切祷告,求上帝赐下力量,让我坚持下来。

第2天清晨起床赶飞机,竟然觉得喉咙轻松,使劲咽也没有刺扎的感觉。哇!刺竟然无影无踪,真是“神”了!

我感恩的眼泪涌出来,霎那间明白了,上帝让我带刺在喉2天,也赐下2次为主作见证的机会,我真是没有白白受苦。而且,上帝的手比医生、魔术师神奇多了!祂也实在仁慈,及时除掉喉刺,不让我多受一点苦。

 

六、字决:感谢领受上帝的恩典、敬畏接受上帝的时间

 

pic-7-freddy-castro

回想一路的恩典,岂止这一个神蹟!我们全家一路能吃能喝,没病没灾,享受各地亲友的盛情,领略大好河山的壮观——在劳碌中喜乐,这也是上帝的恩典。最值得感恩的是,上帝鼓励我这个看重自我形象的人,不再羞于开口传福音,不在乎亲友如何评价我,只以“撒种”为乐。

这一趟,我一共得了6次与亲友单独相处、介绍耶稣的机会,比我所求的5次还多一次。除此之外,还有几次奇妙机会:

飞机晚点,在等候的时候,我和一个“80后”留学生聊天。他声称自己是“迷惘的一代”。当时机场人多,我也不好说什么。我留给他《属灵四定律》,又祝他认识耶稣、走出迷惘。他读了《属灵四定律》后告诉我,暑期后回美国,他就去教会。

儿子在澳洲留学的许老师,聊天时告诉我,他去过中国的许多寺庙和道观,都比不上澳洲的教会,让人心里平安。

临别前一晚,许老师想要我留下联系方式。真是机不可失。我连夜在福音小册子上写下留言给他,祷告他全家在基督里得到真正的平安,并且引用他熟悉的黄山始信峰上的壁书,述说上帝的救恩:“岂有此理,说也不信;真实奇妙,信后方知!”

第2天,许老师来找我,看到我写的祝福留言满满一页,惊叹道:“写这么多!”真希望有一天,他能体会到上帝的恩典如此奇妙、上帝的平安如此真实,岂是一页空白就能写完的!

回想这一路,其实我哪有什么“撒种”的诀窍!我只是遵行耶稣的话,该求上帝的时候竭力求了,该尽力的时候尽力做了,该听的时候用心听了,该说的时候抓紧机会说了,该等的时候耐心等了,该感谢的时候,没有忘记数算上帝的恩典。

《传道书》3章11节说:“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上帝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渴望上帝,但何时心灵复苏、硬土变成好土,我们不知。我们不是上帝,不能参透上帝在人心的工作,只能以敬畏的心,接受上帝为每一个人预定的信主时间。若是人愿意听福音,我们就多讲;不愿听,时候未到,也不强求。

回乡撒种,辛苦一场,我至今也不知结果如何。然而正如《路得记》中路得婆媳的对话——路得说:“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路》 3:5)婆婆回答:“女儿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路》3:18)

是的,我们只管安坐等候,看上帝如何成就。我相信,“好戏”一定还在后头。只要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尽心、尽力地撒种,耐心、安静地等候,一定会等到最后庆祝丰收的时候!

 

作者现居亚特兰大,从事精算行业。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