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目》80期——编者的话(谈妮)2016.11.24

bh80_cover

 

文/谈妮

本文原刊于《举目》80期及官网2016.11.24

 

在黑暗、道德沦亡的时代中,《弥迦书》6:8是常常被提起的一节经文。只是,在人类的历史中,从未存在过真正完全光明的日子。

这也是为何迭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在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 1895)开首写的:“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最光明的季节,也是最黑暗的季节。” 至今仍引人共鸣。

既然我们无法靠自己“行公义,好怜悯”,那么,显然出路在于心存谦卑、仰望上帝了。

对于谦卑,周学信指出,谦卑是为世俗所鄙视,却是耶稣的特质,是在上帝面前唯一合宜的态度。许宏度则直指圣经中的谦卑,异于华人在传统文化中对谦卑的解读。王志勇从灵命塑造着手,谈《圣本笃准则》中谦卑的 12 个阶梯。吴蔓玲列举当代故事与见证,让谦卑更为具体。

死亡,原是人类面对永恒、学习谦卑的一大课题。李晋和马丽以此与三岁半的儿子作对谈。益荣则在自然美中谦卑地颂赞上帝。作为校园宣教士的阿Ben,与我们分享他如何谦卑倾听、赢得年轻学子的经验。而陈德三、阮惠娟和温定国更是证明,人若谦卑顺服上帝,必能改变自己与多人的生命轨迹。

董家骅则以尼希米为例,说明基督徒建教堂不仅是奉献金钱,更当要献上自己。亚伯兰、王隽、周子文、方激等,更是从不同的角度与生活体验中,见证如何存谦卑与上帝同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