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情的告白——在她的病痛中(慕容)2016.12.08

pic-2-by-marcusscottreed

慕容

本文原刊于《举目》82期和官网2016.12.08

 

临到感恩节,女儿马上就要过4周岁生日了。她小小的右耳朵,近来总是流血流脓,有时候还发出股臭味。我只好按照医嘱给她用药,内服加外用,但还是不见好。医生建议观察10天,如果到时不见好就需要全面检查,如果是胆脂瘤的话,她则需要住院手术治疗。

她这么小就要吃这样的苦,我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我不希望我女儿的感恩节、圣诞节或生日,是在医院里面度过的。不过,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抱怨,而是在默默预备自己的心——如果女儿住院,我在生活和工作上需要做出各种调整。

对于过去凡事抱怨的我来说,这种反应蛮异常的,因为前不久我还在抱怨妻子的工作换得不顺利,又抱怨有些人今生做财主,死后当拉撒路……

不过我也知道,不是我已经修炼到宠辱不惊的层次,而是某些奥秘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

 

你爱我的证据在哪里?

 

说来惭愧,我受洗已经9周年了,平日也有正常的读经祷告,甚至在网上还会修读一些神学课程,以至于我还自命信仰状态不错。

但是,在我心中却常常错失上帝的爱,故此,我常常离开十字架而追问上帝:

“你爱我吗?”“你在什么事上爱我?”“你爱我的证据在哪里?”“你爱我,为什么我还会遭遇这些痛苦?”

其实上帝已经用十字架告诉我:“我爱你!”耶稣的死和复活就是爱的烙印!因为“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8)

上帝对我的爱已经在十字架上显明了,只是我过去基本上是忽视这个告白的。我的祷告没有蒙应允,就证明上帝不爱我!我在工作上受挫了,就是上帝不爱我!我和妻子闹矛盾了,就是上帝不爱我!我的神学课拿不到A,就是上帝不爱我……

直到有一天,越过千山万水之后,我才明白,其实上帝的爱就在耶稣的死和复活上显明出来!

生活中的顺利与磨难、富裕与贫穷、眼泪与欢笑,都不能最深刻地表明上帝的心!只有回到历史上替罪羔羊被献祭的那一刻,我躁动的心才能够真正安息下来,上帝的怒气已经止息,祂向我露出笑脸。从此以后,比死更坚强的爱如烈日喷薄而出,倾泻在我的幽暗上……

pic-1-by-lisaleo

为什么我还要经历这么多苦难?

 

可是,苦难呢?上帝爱我,为什么我还需要经历这么多苦难呢?没有苦难不行吗?

以前有人说,耶稣基督贵为神子,却为了拯救世人而遭遇一切的苦楚;主尚且如此,我们作为祂的门徒难道可以免遭苦难吗?

我很难同意这样的说法!

首先,主遭受苦难是替世人赎罪。可是我的苦难不单不能救他人,也不能赎自己的罪。我觉得这样的受苦,是毫无意义和目的的!其次,耶稣遭受过苦难,不代表因此就能让我遭遇的苦难,变成甘甜!这如同别人被火烧很痛,我被火烧也很痛,我被火焚烧的疼痛不会因为别人的疼痛而减少啊!

大概一个月前,一位长辈和我聊天,她提到了近况。平时她需要照顾自己年迈的父亲:她父亲已经变得有点像小孩子了,吃饭或者出去散步都需要有人哄著,否则他就有可能不吃饭一直在床上躺着……

她为了照顾父亲,付上了极大的时间、精力、金钱。

有一次半夜父亲上厕所摔倒,让她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她再开2小时车带他去看医生……谈到这些难处,她突然说:

“我真是为上帝的恩赐感恩,因为若不是这些艰难,看不到上帝给予的恩典丰富。面对这些事情,需要主的恩典给予动力,并让我们的信仰能真实地接地气,而不仅仅是打高空的空泛理论。”

这样的话真的让我很有感触。

回顾信仰历程,我不得不承认,在安逸的生活里,属灵生命基本都处在停滞状态,只有在遇见风雨之时,属灵生命才挣扎着成长。空有圣经知识或神学教义并不足以改变生命,只有经历水火之后,圣经真理和教义才能转化成生命的特质。

莱瑞•克莱布在《破碎的梦》中说:

“最大的祝福乃是与神相遇……然而,我们并不这么认为。因此,上帝要帮助我们看得更清楚。

“有一种方法,就是使我们在世上的梦想破碎,让我们受到打击,而情况却一直没有好转……

“美梦破碎的确是个悲剧,但它绝不仅止于此。对于基督徒而言,它是通往喜乐之地这趟漫长旅途中的必经之路。因此人们不需要将梦想破碎视为一种必须尽可能解除,或是不得不忍受的苦难,反而应当欣然接受这个机会。”(注1)

若是这样,苦难就不再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痛苦,而是上帝训练我的途径。

上帝爱我,祂借着苦楚让我生命不断成长。如同肉体的疼痛让我发现伤处及时处理,生活的疼痛也可以从安逸的迷梦中将我唤醒,让我在难处中反思、挣扎、求告、警醒、调整、改变……

于是生命就在不知不觉中成长。

人生多有艰难,生命中有许多幽暗的角落,我不需要当鸵鸟,忽视它们的真实存在,我也不需要咬紧牙关强忍着,因为上帝在基督里极其爱我!

我承认我如今仍然害怕苦难,但我也要直面苦难。我可以在难受中向上帝嚎啕大哭,也仍然会求祂把苦难挪走(就像我现在正祈求上帝,将女儿身上的疾病挪走一样)。

但与此同时,我深信,上帝带领我进入苦处,不是为了摧毁我,而是为了雕琢我!

 

注:莱瑞•克莱布,《破碎的梦》(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10-12。

 

作者现居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