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暮的归途

烟花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我老了,
拖着蹒跚的步履,
踟蹰在空寂的旷野中。
枯干的身躯蠕动着,
仿佛感到大地收纳万物的预召。
明日的阳光将充满寒气,
在生命的另一端等待着我。

迷蒙中出现一位牧者,
他用悲悯的眼神,望着我苦弱的灵魂。
他用无尽的慈爱,替我卸下一身的愤怨和劳烦。
他聆听天穹间一切呼求和呐喊,
却让这蚊蚋之声成为叩天国之门的洪音。

我不再是个濒临死灭的虫蛾之体,
而是那只即将破蛹而出的彩蝶。
怒放生命的蓓蕾,重又含苞,
这一季,
是永不凋零的花期。

这是哪里?
这不是旷野吗?
不是!
这是我迟暮的归途。

作者居上海,从事建筑行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