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运理公布67信条(贺宗宁)2017.01.27

贺宗宁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教会历史这一周2017.01.27

 

1523年1月29日,瑞士苏黎世大教堂(Grossmunster Church)的神父慈运理,因他所行的许多与天主教传统悖逆的行为,受到会众的反对,因而提出《67信条》,要求苏黎世市议会投票决定其可行性。

慈运理的这些“创见”,前三条是最主要的重点:

  1. “所有没有教廷确认的福音是无效的”,这点不但错误而且污蔑上帝。
  2. 福音的总和与精髓就是耶稣基督,上帝的真儿子。因着上帝的旨意我们得以认识祂。祂以无罪代替有罪,将我们从死亡里释放出来,使我们与上帝和好。

3.因此,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基督,是救恩唯一的道路。

 

历史背景

16世纪的瑞士,是由13个自治邦 (cantons)组成。这13个邦的内政完全自主,可与在瑞士国内及国外的其他邦结盟。这种近乎各自独立的状态,造成了改教时期各有其立场。各邦之间为争夺地土,时有战争。

理论上,瑞士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一部份,但因15世纪末叶的战争,导致瑞士在实质上成为独立的国家。瑞士也会为当时的强权,如法国、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米兰公国、教皇领地等输出雇佣兵(梵蒂冈今日的卫兵仍为瑞士兵)。到了慈运理的时代,雇佣兵的退休年金,也成为瑞士各邦的争论点。

这些内外的因素在瑞士逐渐形成一种联邦的观念。最后,瑞士人用“祖国”(fatherland)来形容瑞士,而不仅指某个自治邦。在渐渐形成的瑞士爱国主义中,慈运理于1484出生。

 

苏黎世的改教运动 (1518–1525)

当慈运理在瑞士被按立为神父后,他对自己的责任看的非常慎重。他认真地读圣经(在那个时候,瑞士过半的神父连一遍新约圣经都没有读过。)在读圣经的过程中,他发现天主教有许多传统与圣经不合。他公开宣称圣经对真理的引导,比教会更真实;耶稣基督是我们的代求者,而不是马利亚;朝圣对教徒没有任何功德与益处。他也开始背诵希腊原文的圣经。

慈运理的深思远虑,让他被邀请到苏黎世。最初他是瑞士雇佣兵团的随军神父。1518年,他成为苏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的驻堂神父。

苏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大门上刻有《马太福音》11:28,“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慈运理到了苏黎世以后,逐步地取消了天主教的一些传统,如:受难日前40天的斋戒;敬拜圣像以及购买赎罪卷等等。后来,他在弥撒时不按照天主教规定的教导经文次序,而以《马太福音》来讲道。

慈运理在苏黎世所做的“改革”引起了一些保守教徒的反对,甚至瑞士主教指出,在瑞士国会里苏黎世同盟的一些自治邦也感到不安。1522年12月22日,瑞士国会通过决议,要求各邦禁止推行这些新的教导。

这个议案的箭头很明显的是指向苏黎世。苏黎世议会感受到压力,决定要找出一个解决的方法。

1523年1月3日,苏黎世议会为此事召开了特别会议,邀请了全市以及附近地区的神职人员,让各个立场的意见能够充分表达。市议会也邀请了主教及他的代表来参加。市议会将在之后决定,哪一方可以继续在苏黎世教导他们的观点。

这个特别会议在1523年1月29日召开。消息传开,大量民众涌入旁听,据说有超过600人到场。瑞士主教差派以总神父(vicar general)法布里(Johannes Fabri)为首的代表团出席。

慈运理从圣经的教导出发,在结论时列出67条信条。法布里没有料到慈运理的学术论点,议会又不准他在平信徒面前讲过于高深的神学理论。最后,他只好坚持教廷权威的必须性。市议会决定慈运理可以继续他的讲道,其他的传道人也只可以按照圣经来教导会众。

 

马尔堡对话 (1529)

《马尔堡对话》彩色木刻(Coloured woodcut of the Marburg Colloquy, anonymous, 1557)

当慈运理从政治层面推行瑞士的改教运动,他的神学观念是与一些同僚共同发展出来的。1524年,马丁路德过去在威登堡的同事卡尔斯塔(Andreas Karlstadt),写了三份文件,否定路德所认为的“基督临在圣餐的饼杯中”。

慈运理看了这些文件后,认同这种看法。路德反对卡尔斯塔的看法,认为慈运理是他的同路人。而慈运理为圣餐饼杯的事也写了一些文章。他认为圣餐只是象征性的代表最后的晚餐。

1527年春,路德著文强烈反对慈运理的看法。他说:“基督的话:‘这是我的身体’迄今坚定的与狂热分子对立。”这个争论持续到1528全年。最后,德国黑色邦的腓利亲王(Prince Philip of Hesse)因为希望新教各派间能成立联盟,他邀请双方到马尔堡(Marburg)会面对话,讨论他们之间的分歧。

这次的见面在教会历史上称为“马尔堡对话”(Marburg Colloquy。)

慈运理认为他可以说服路德,所以很快地接受了腓利的邀请。而路德并不认为这个对话会有什么结果。他最后答应参加是因为腓利一再的催逼。1529年9月28日,慈运理到达马尔堡。随后不久,腓利与路德也到达。除了他们两位外,还有五六位神学家。

双方的辩论从10月1日到3日。结论写成了15条马尔堡信念。双方对其中14条都有共识,但对第15条,有关基督临在圣餐饼杯的立场,无法达成共识。据说,在最后,路德对慈运理讲:“你我不属同一圣灵”然后离开。慈运理两年之后阵亡。路德与慈运理在马尔堡对话后没有再见过面。

政治,战争与阵亡 (1529–1531)

马尔堡对话后,慈运理与黑色邦(腓利)以及贝塞尔及斯塔斯堡结盟。另外瑞士有忠于天主教的五邦联盟。双方壁垒分明。

1531年10月9日,天主教五邦突袭苏黎世。苏黎世仓促应对。全城出动了3,500名兵士,其中包括许多牧者。慈运理也在其中。这场战斗只花了一个小时,苏黎世的500位阵亡将士中包括了慈运理。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会史话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