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墓教堂的大門鑰匙交給穆斯林保管(漁夫)2017.02.03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03

 

很多基督徒都有個心願,希望能到聖地遊覽。當然,到了聖地可以看到許多古蹟。其中包括猶太教的哭牆(西牆),這是猶太人在耶路撒冷唯一還存在的與古猶大國有關的遺跡。

此外,在希伯倫有亞伯拉罕的墳墓,因為他同時是猶太人也是阿拉伯人的祖先,所以,他的墳墓受到猶太人及穆斯林共同的尊重。當然,穆斯林也有建在聖殿山上的金頂清真寺。

從基督徒的角度來看,伯利恆的聖誕大教堂,相傳是耶穌降生的所在。而在耶路撒冷有個聖墓教堂(Church of Holy Sepulchre)則更是一個必去的地方。聖墓是在受苦之路(Via Dolorosa)的終點。據說受苦之路就是當年耶穌背著十字架上加略山所走的路。

這條路的終點,就是稱為骷髏地或各各他的加略山丘。聖墓教堂就建於此。它的內部分為兩大部份。一部份就是加略山,耶穌釘十字架的地方;另外一部份則是耶穌的墳墓,也就是耶穌埋葬與復活的所在。這個教堂在很多基督徒心中,是最神聖的地方。

聖墓教堂內部圖。在十字架的地方就是加略山。在左半部則是耶穌安葬的墳墓所在。

 

由於這個教堂是如此的神聖,所以,歷史上許多的教派都爭先恐後的要在這教堂裡事奉。最後決定這個教堂由六個不同的基督教派共同管理:希臘正教,羅馬天主教,亞美尼亞使徒教會,敘利亞正教,伊索比亞正教及科普特正教。

這六個教派對如何維持這個教堂的運作,有過多次的爭議,甚至在不同教派的神父與修士間,還發生過大打出手的事。

mosaics in the 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er, the withdrawal from the cross of Jesus Christ , Jerusalem

大門內不遠的壁畫鑲嵌,描繪亞利馬太的約瑟用油膏耶穌的身體的景況。

 

由於彼此間缺乏信任,所以從12世紀以後,這個教堂大門的鑰匙是交給一個穆斯林家庭保管。

每天早晨,一個基督教派的神父必須來到聖墓教堂,等候持有鑰匙的穆斯林來打開大門。這個習俗是從1187年開始的。那個時候,由於各個基督教派無法同意任何的事物,所以,在蘇丹薩拉丁的規定下,聖墓教堂的大門鑰匙交給了一家穆斯林保管。

800多年來,這個穆斯林家庭很忠心地保管著這個大門的鑰匙。現在保管鑰匙的穆斯林叫做尤德(Adeeb Jawad Joudeh)。

保管大門鑰匙的尤德清晨站在聖墓教堂門口。

這個基督教最神聖的教堂之一,卻淪落到大門鑰匙要交給穆斯林保管,其核心問題就在於各教派的神父,經常堅持不同的意見。

教堂裡有個“不可搬動的爬梯” (immovable ladder)。這個爬梯從1757年(美國還沒有獨立)就沒有搬動過。這是因為各教派之間有個不成文的協議,除非六個教堂都同意,不然教堂裡什麼事物都不可移動。

從1757年來,各派對移動這個爬梯無法達成一致的意見。這個爬梯竟然成了正教與公教之間分裂的代表物。 結果,教皇保祿六世正式要求,在羅馬公教與各正教派系無法共享聖餐之前,不得移動這個爬梯。

這也是為什麼基督教最神聖的教堂,卻要由穆斯林保管大門鑰匙,而且由猶太教警察來維持秩序之因。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的記者李伯曼(Oren Liebermann )特別採訪了尤德。尤德帶了一把鑄鐵鑰匙來見他。這把鑰匙有500年之久,長12英寸,有個三角形的把手以及一個方形的底。

尤德手上所拿的就是聖母教堂的大門鑰匙

 

每年有成千上萬的信徒從世界各地來到聖墓教堂。但是,極少有人知道尤德的重要性。他的家族從1517年就一直保管著聖墓教堂大門的鑰匙。他的家裡還有個當年所簽訂的合約。尤德帶著微笑說:“這是我們家族的傳家寶。是我們家唯一共同擁有的東西。這是個榮譽。不只是我們一家的榮譽,並且是全世界穆斯林的榮譽。”

 

他把兩把鑰匙交給記者看。一把比較”新”,只有500年。另外一把則有850年的歷史。

 

當年鑰匙之所以交給尤德的祖先,主要是要求他們家,能作為在基督教各派之外的一個保持中立的,聖墓教堂的守護者。他們家一代傳一代。尤德從他的父親那裡學習到保護這大門鑰匙的責任。他以後也會傳給他的兒子。“我們所傳下去的不只是鑰匙,更是要對不同宗教的尊重。我們家族與基督教所達成的協議,也是一個宗教合作的典範。”

 

尤德說:“就我而言,穆斯林與基督徒的和平共存,起源於聖墓教堂。在1400年前,當烏瑪爾(伊斯蘭王國的第二位哈里發Umar ibn Khattab)允許這一帶的基督徒可以繼續在耶路撒冷敬拜時,我們就一直和平共存,互相友愛。” 對尤德來說,這個歷史事件在今天仍然存在意義。這也是他的責任去繼續維持這個關係。

 

亞美尼亞正教的神父修士在聖母教堂內面對耶穌的墳墓禱告。

 

其實,尤德並不是唯一有這個責任的人。雖然他掌管鑰匙,但是,有另外一家穆斯林家庭負責打開門,帶領信徒進入教堂。這個開門的責任現在的負責人叫做牛賽北(WajeehNuseibeh)。

 

當牛賽北清晨來到教堂時,他從尤德的的手中拿到鑰匙,然後,爬上一個小木爬梯,在門的上端打開上面的鎖,再下來打開下端的鎖。他在這個時候將大門推開少許,宣佈遊客可以進入。晚上,他再重複這個過程,將教堂的大門關上。

 

這兩家穆斯林在過去的幾百年間,分擔保管鑰匙、開門關門的責任,使這個教堂能繼續開放給基督教的信徒進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