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笔记本》的终极作者(王星然)2017.02.13

王星然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2017.02.13

 

就在上周,教会里的一位姐妹启动了在家安宁疗护(Hospice Care)的程序,停止了以治愈癌症为目标的医疗措施。取而代之的是,身心灵关顾、疼痛护理、尽可能减缓症状带来的不适。

我和牧师、几位兄姐,前去探望。姐妹选了她最爱的小敏的一首诗歌,我们一遍一遍地唱着:“你当除去恐惧的心,因为这不是从神来;靠着耶稣永不摇动,我们一生蒙了大福……”唱着唱着,大家眼眶就湿了,泪水中我们有盼望,这诗歌反到成了我们的安慰。

我们一起擘饼分杯记念主为我们受难,期盼将来在天上与主一同喝新的那日子。

 

恩典笔记本

5年前,姐妹发现乳癌,经历手术、贺尔蒙治疗、电疗、放疗、多次化疗……在人看来是极为艰难的一条路,她却始终坦然接受,满有力量。

如今,药用尽了,癌细胞扩散至全身各处,速度极快,药石罔效,我们虽然天天盼望奇蹟出现,但若“回家”是上帝的旨意,任何人无能也无力拦阻。

二年多前,我写过一篇《恩典笔记本》的文章,讲到这位姐妹每天用恩典撰写日记,记录病痛中上帝的慈爱和怜悯。

即便到今日,我们未曾听到姐妹对掌权的上帝,有一丝一毫的抱怨和不满。她总是感恩,总是赞美,总是喜乐!

 

在至高者的隐密处

我曾见过离世前的病人,不安惊恐,无奈叹息,怀恨苦毒……

但是,眼前这一幕,却完全不能用理性解释:姐妹虽不能行动了,但庄严安详地躺在那儿,容颜虽然憔悴,脸上却满有平安和确据;瘦骨嶙峋的身形,仿佛被上帝的大爱包裹围绕,主把姐妹瘫痪衰竭的身体,温柔地拥抱在祂自己的怀中。

在至高者的隐密处,在全能者的荫下,仇敌恶者不得越过雷池一步侵扰她。姐妹仿佛已经坐上了那荣耀的马车,华丽转身,向我们挥手。她已完全准备好要见主面!

做为教会长老,面对深陷苦难的弟兄姐妹,我经常语言笨拙,手足无措,需要主原谅我的匮乏软弱。然而此时此刻,我发现自己可以静静地不说话而不觉得尴尬,因为主正在说话──主借着眼前的这一幕对我们的心说话。

当上帝说话时,所有来自人的场面话和安慰话,都显得那么肤浅无力!

在上帝的荣光之中,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赞叹!敬拜!将荣耀归给祂!

 

喜爱传福音的人

回想,姐妹向来就是一个喜爱传福音的人,生病前她和弟兄两人,开放家庭查经,做访问学者的福音事工。她真切的笑容,中气十足的上海腔,滔滔不绝的热情,很有感染力。

姐妹烧得一手精致美味的上海菜,每到周末,准备三、四十个人的爱宴,忙碌却很开心,温暖有爱的家成为许多异乡游子的避风港。不少人在这里决志信主;教会建堂前,她家二楼的浴缸多次充当浸池,好几位弟兄姐妹在此受洗归主名下。

有很长一段时间,教会周三的祷告会也是在姐妹家举行,当时大伙一起喜乐地唱诗赞美,分享祷告,那情景仿佛昨日!我特别喜欢在祷告会前,弹奏她家那台靠窗户的三角钢琴。每当夕阳低射,整台琴闪闪发亮,伴随着喜乐激昂的诗歌,这是我闭起眼睛回想,马上映入脑海的一幕。

 

有福的确据

这几年,姐妹虽在病痛中,依然精彩!她说:“主特别使用我的病来安慰别人,帮助那些和我一样受病痛折磨的朋友。当我向他们传福音,他们的心特别愿意敞开。”

几个月前,我带一位传播科系的学生去拍摄姐妹的见证,她面对镜头侃侃而谈。主不仅使我们的姐妹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照着姐妹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她羞愧。

我理解了!为何久病不愈的姐妹仍然喜乐,充满盼望?因为她在主里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一个有上帝呼召确据的人生是有福的,每一天都值得活,值得庆祝。为主而活,生命光彩夺目,它的光泽不因罹癌而褪色,反而更显辉煌!

上帝能使用我们的健康来成就祂的事工,照样也能使用我们的病痛和软弱,来彰显祂的荣耀和大能!“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1:20-21。

 

未完待续的乐歌

走出姐妹家,漫天大雪,再度把密西根渲染成银白世界,灵里却是无比炽热和激动!

在雪中,举目仰望,我内心大声呼喊著:主啊!那《恩典笔记本》的真正作者,是祢自己——

是祢,不断谱写着一篇篇令人惊叹的乐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