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暴风雨袭来(露得)2017.03.09

露得

本文原刊于《举目》83期和官网2017.03.09

 

丈夫布雷克的癌病犹如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震荡着我们的生命之舟。幸而有主耶稣与我们同船,祂是平静风浪的主,祂使我们亲身经历了暴风雨中的平安。

 

病倒东京

 

9月25日,周二,布雷克去东京出差,原计划周五就回家。

周三下午约4点钟,我突然接到布雷克从东京打来的电话。原来,他到东京后,当夜左肾剧痛起来,并大量尿血,之后到急诊室就医。医生们怀疑是癌症,但不能确诊,只能先给他止痛药,就让他出院了。为使我不担心,他特意打来电话。

左肾疼痛,尿出血,被送急诊室——我顿时想起了4年前相似的情形。那一次,医生诊断是肾囊肿。半年后追踪检查,发现囊肿消失。“这次也许是新的肾囊肿出现了吧”,我想。

但上次我在他的身边,这次他病发,却是在千里之外的东京。除了为他祷告,我也无能为力。

周四早上,布雷克的上司和同事都打来电话,传达问候与关心,我请他们为布雷克祷告。

周四下午4点,布雷克打来了电话。他说感觉好些了,会照原计划周五飞回西雅图。我心中暗暗感谢上帝,并求上帝将布雷克平安带回家。

 

 

如期而归

 

周五中午,我与公公一道去机场接布雷克。公公虽工作繁忙,但仍自告奋勇去接机,是想给布雷克一个惊喜。

布雷克平安地归来,让我欣慰不已。他虽然疲惫,但脸上依然沉着和安详。我们想尽快去看专家医生,通过公公的工作关系,很快便预约上了医生。

医生给布雷克做了超声波检查,一看图像说像肾癌,但得知布雷克4年前的病史后,便不能确定,说需要做进一步的CAT扫描检查。

回到家,公公已把两个孩子从学校接了回来。布雷克平日敬爱公公,此时患病,很需要听听作为医生的父亲之意见。公公安慰他说,就算是最坏的情形,也是可以治疗的。

公公把孩子们带走了,留下我们夫妻俩说体己话。3天的小别,漫长的等待。布雷克细诉病倒东京的情形,他提起许多人的帮助,比如,他下榻的旅馆,专门派人到医院去陪伴他。他也不忘调侃自己不灵光的日语……

3MegaCam

我翻开圣经《诗篇》第91章14-16节,与丈夫分享,它是我这几天来的安慰。布雷克读了起来:

Because he loves me, says the Lord,I will rescue him, I will protect him, for he acknowledges my name. 

He will call upon me, and I will answer him; I will be with him in trouble, I will deliver him and honor him. 

With long life will I satisfy him and show him my salvation.

上帝说:因为他专心爱我,我就要搭救他;

因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处。

他若求告我,我就应允他;

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

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贵。

我要使他足享长寿,将我的救恩显明给他。

“多么好的经节,我要把它背下来。”布雷克说。

 

确诊肾癌

 

10月19日上午,布雷克第二次去做CAT扫描。这次我因感冒,没有陪他去。约11点,他回到家,脸色有些凝重,我猜是坏消息。果然,他说,医生确诊肾癌,将于11月12日动手术摘除左肾。

我顿时很难过。原本我虽知道,他有可能是癌症,但心里一直希望是肾囊肿。他却语气镇定,没有惊慌,也没有悲伤。

我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你担心吗?”

“不,我只是担心你在担心。”他答。

“我会全力支持你。”我不能叫他为我担心。

“我们一起来祷告,”在祷告中,布雷克感谢上帝,借着肾痛和尿血提醒他去检查身体,才发现患了肾癌。他将生命的主权交在上帝的手中,求上帝完全地医治。

我也在心中默默地祷告:主啊,求你使用我的丈夫,求你不要叫他所受的痛苦枉然。祷告时,一段经文涌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

祷告完,他微笑着说:“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活。为主而活才最有意义,我想在教会传福音。”

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 主啊,感谢你听了我的祷告!

我为有这样的丈夫而骄傲。他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当初嫁给他没有错。

如今,我们要携手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出人意外的平安

 

我生性多愁善感,遇事容易往坏处想。比如从前,每次布雷克因加班迟迟不归时,我就担心他是否出了什么事。而今他大病临头,我却乐观起来。在等待诊断结果的日子里,我猜也许是肾囊肿,不会是癌;当确诊肾癌的时候,我想肾癌多半是在肾内,去掉肾就好了。万一癌细胞扩散了呢?我尽量不去想它。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6:34)主耶稣的话格外受用。

我像圣经中的雅各一样,紧紧地抓住上帝不放:天父啊,你说过,你必搭救爱你的人,你要医治布雷克,因为他是爱你的人!天父,你才是我的保证!

布雷克对生死未卜的手术倒是颇为豁达。他一直想减肥,现在要做手术,他半开玩笑地对我说:“去掉了左肾,体重不就下降了嘛!”他心中的那份平安,甚至超乎他的想像,正如圣经所说:“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4:7)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许多弟兄姐妹为我们代祷。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布雷克的同事、孩子学校的老师、亲戚朋友……无数的祷告将我们托起。

除了祷告外,大家也用各种方式表达对我们的关爱。有的打电话来,与我细细分享照顾患癌家人的经验;有的送来可口的饭菜;有的上门看望;有的表示随时愿意为我们照看孩子……患难见真情,这些关爱温暖着我们的身心。

更感谢那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将真正的盼望放于我们的内心:我们的身体虽渐渐地老旧,但祂赐的新生命却在我们里面一天天地成长,这新生命还要进入永恒。

不久,布雷克在教会做见证。他想到的是许多身体健康却内心没有平安的人,许多走向死亡却拒绝新生命的人:“你们想要我心中的那份平安吗?你们想要在主耶稣基督里得到新生命吗?”末了,他问道。

乌云背后有阳光

 

手术很顺利,医生取出了整个左肾。肿瘤足有布雷克的拳头之大,所幸肿瘤全部包在肾内。

手术当天下午,布雷克用微弱的声音,请我为他读《诗篇》第150篇:“你们要赞美耶和华,在上帝的圣所赞美祂,在祂显能力的穹苍赞美祂……凡有气息的,都要赞美耶和华,你们要赞美耶和华。”

手术后的第2天,布雷克就能坐起来了。因躺了一天,他对前来探望的人感叹:“你们不知道,坐着是多么享福!”第3天,我陪他在医院的长廊里走动。他吃力地迈开脚步,不时因疼痛皱起眉头。我和他开玩笑:“从没想到,我们会在医院里散步!”他笑着答:“挺浪漫的,不是吗?”

第4天,布雷克出院回到家。刚进家门,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布雷克凝视著窗外雨后的天空,乌云之上仍有阳光,他欢喜地称它为“glorious grey(壮丽的灰色)”。

接下来,布雷克一天比一天康复。他的疼痛越来越轻,手术后第5天,他完全不需要止痛药了。只是早上,总免不了恶心,他自嘲有“morning sickness(孕妇早上的妊娠反应)”。

手术后的第10天,布雷克去做复原检查。医生检查了他的伤口,说恢复得很好。她接着告诉布雷克,他的病理研究结果证实是肾癌。所幸癌细胞没有扩散,不需要进一步的治疗,只需要定期的追踪检查。

我和布雷克为这好消息感恩不已。

回想这10天的历程,的确如雨后天空“壮丽的灰色”(glorious grey),表面看似乌云笼罩头顶,但背后却有阳光、盼望。上帝让我们知道,活着的每一天都是上帝的恩典。布雷克开始用全新的眼光看待生命,看待世界。

是的,乌云之上有阳光——上帝不仅亲自安慰我们,祂还差遣地上的“天使”来帮助我们。手术前后,许多弟兄姐妹都来为我们祷告,陪伴我们;姐妹们也纷纷送来可口的饭食,以至于10天以来,我们家的冰箱里,装满了中西美食。又不断有朋友帮我们照顾孩子,让孩子们过得很快乐。

此外,接连不断的鲜花、礼物、问候卡,如同洒向我们的阳光,是这样的温暖。甚至,一家航空公司(布雷克的客户公司)从日本寄来了1000只“千羽鹤”,这千羽鹤由该公司200名工程师共同折成,这珍贵的礼物,让我和布雷克动容。

经历过这一切,更让我们体验到上帝爱的真实。的确,祂没有应许我们天色常蓝,但祂应许,祂时时与我们同在,即使是在暴风雨中。

 

作者来自中国,现居美国西雅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