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麦加蒙召回到天家(贺宗宁)2017.03.10

贺宗宁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教会历史这一周2017.03.10

 

公元2007年3月7日,主仆赵麦加蒙召回到天家。

赵麦加是“传回耶路撒冷运动”的宣教先驱,是第一位远赴新疆南疆向穆斯林宣教的汉人宣教士,他在南疆建立了第一所教会。

“传回耶路撒冷运动”的异象是于1920时代的后期开始的,当时山东“耶稣家庭”之成员,相信上帝要他们一步步地回到耶路撒冷,并要宣扬福音到沿途每一个城市和民族。可惜,他们当时未能完成这个异象。

直到1940年代,张谷泉弟兄成立了“西北灵工团”和马可牧师组织了“遍传福音团”,这异象才开始有眉目。

 

“遍传福音团”的成立和异象

“遍传福音团”的工作有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他们将福音传遍中国境内的7个省份,包括新疆、内蒙古、西藏、西康(四川)、青海、甘肃、宁夏,继而延伸至7个亚洲国家:阿富汗、伊朗、阿拉伯、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及巴勒斯坦。第二阶段,他们效法圣经的记载,在宣讲福音的地方建立新的教会,同时牧养、复兴及服事当地原有的教会。

根据保罗∙海特威 (Paul Hattaway)的《中国基督徒殉道者》(Chinese Christian Martyrs)书中所说,当中国传道人的队伍等待进入新疆的大门时,共产主义的力量正席卷全中国,因此一些信徒包括马可 (Mark Ma)、赵麦加 (Mecca Chao) 和何恩证 (Ho En Cheng), 转为暗地里继续传道的工作。而传回耶路撒冷的异象亦于1940年代后期至1950年代的初期,暂停下来。

马可(Mark Ma),原名马培萱,河南省杞县人。青年时期考入省立师范学院,师从中国著名教育家和哲学家梁漱溟先生。毕业后曾在山东省教育厅任职,督办教育工作。1937年信主,马可决定将自己奉献给上帝,遂于次年辞去了收入丰厚并受人尊敬的工作,进入戴永冕(戴德生的孙子)在开封的圣经学校学习神学课程,同时教授文学和历史。马可之名即在此时为戴永冕所起。1941年陕西西安附近凤翔县,成立了“西北圣经学院”,目的是向回教地区宣教。马可成为西北圣经学院副院长。

新疆回民的聚会

1943年5月,该校师生成立了“遍传福音团”,宗旨是从西北7省开始,走向西北7国,沿丝路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这是中国基督徒有计划、有组织的向西北回教国家宣教的先锋。马可牧师蒙召到新疆传福音,并决心要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赵麦加于1944年遇上马可,后即动身到中国偏远的西部。

 

赵麦加生平得救与蒙召

赵麦加原名赵崇义,1919年生于河南省林县。因为饥荒,幼年时随父母逃难到山西长治地区屯留县市泽庄。那里的居民多来自林县,当基督福音传到市泽庄后,人们纷纷信主,因此这个村庄就被叫作福音庄,解放后更名为市泽庄。

赵崇义有两兄两姊,刚到山西时,因为没有房子住,他们只能住在窑洞里。父亲当挑夫,母亲帮人纳鞋底,他10岁时,父母相继过世。所幸他二哥找到一份好工作,有能力供他读书直到中学,使他成为村中最有文化的青年。

赵崇义从小跟家人一起到教会聚会,长大后却不信上帝。初中毕业后,他到山西省城太原读高中。1937年7月7日,中日战争爆发,不久二哥因病去世,赵崇义遂失去经济支持而辍学。无奈之下,他投笔从戎,入伍当兵。经历过生死危难之后,因病回长治乡下休养。

正当此时,张蒙恩牧师到长治地区布道,赵崇义跟随大哥赵思义前往听道。经过三个星期之久的内心挣扎后,有一天他读到圣经中《诗篇》第32篇第8节:“我要教导你,指示你当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劝戒你”。这段话深深地打动了他,其后他继续恳切寻求上帝的引领。

一天深夜,他独自在教堂里跪在地上祷告,把自己的一切心事向上帝倾吐,恳求上帝指示他当走到路。默想中,他清楚看见一张白纸,上书“麦加”二字。当时虽然他不解其意,但坚信这是上帝给他的名字,而且上帝对其一生的计划也都包含其中。

于是,他给自己改名叫麦加,并郑重写在圣经上面。第二天,他分享自己的奇妙经历:“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籽粒来”,他将“麦加”二字理解为:像麦子那样,为主牺牲舍己,而后就会有许多籽粒结出来,加给教会。他愿意一生过舍己的生活,走十字架的道路。

此后,赵麦加心里火热,到附近的矿场传福音,为人祷告,领人信主。不久,日本人占领了他的家乡,在一位同学的介绍下,他参加了共产党八路军。因为他有文化,旋被送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完成学业后,因腿疮复发,只好入院接受治疗。不久,日军入太行山扫荡,在撤离时,赵麦加因伤与部队失去联系。

情急之下,自己孤身下山。那时,国共合作破裂,因他身穿八路军服装,落入国民党军队手中,先后被关押在洛阳和西安等地。但在此情况下,他的基督教信仰反而得以恢复,每天除了努力工作外,其余时间都用来读经、祷告。

1943年5月,赵麦加获释,流落西安街头。却遇昔日带领他信主的张蒙恩牧师。在张牧师的帮助下,1944年6月,他进入陜西凤翔的西北圣经学院读神学。入学时,他正式改用“麦加”这个名字,并经院长马可牧师指点,始知麦加是伊斯兰教的圣地。由此更坚定了上帝引导他向西、向穆斯林传福音的信念。

 

加入遍传福音团

马可牧师早在1942年11月发起成立了“中国基督徒遍传福音团”,口号是“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他们立志要把福音向西传,经由陜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出去,一直传向伊斯兰教国家,直到耶路撒冷。“遍传福音团”的宗旨和目的,与赵麦加的心志完全吻合,于是他正式加入了“遍传福音团”。

1946年夏,赵麦加被差往青海工作。他西行到了都兰。一个陌生的环境,所接触到的人是回族人、蒙古人、藏人和哈萨克人等,在食物、语言和生活条件等方面都有许多的困难。但他认为经过这些熬炼,才能落实蒙召的心志,才真正有可能将福音传向西北,传回耶路撒冷。

1947年3月,陜西凤翔圣经学院的女教师何恩证带领5位西北圣经学院的学生,前往西宁和赵麦加会合。后来一行11人,勇敢地踏上征途。在旅途中他们经历了许多危险。他们靠着祷告,得以安然度过。但当他们穿越柴达木盆地后,却遭到信奉伊斯兰教的马步芳军队的阻拦。除赵麦加获准留下来处理骆驼与什物外,其余人都被用军车强行送回西宁。何恩证一直到1948年9月才抵达乌鲁木齐。

 

入南疆向穆斯林传福音

1948年春,赵麦加独自一人转向甘肃,再沿着天山北麓西行。沿途他以刻制印章赚钱支持自己,几个月后终于到达疏勒,此后他再也没有回过内地。赵麦加在疏勒租了一个房子开始聚会,成为第一个到南疆传福音的汉人宣教士。次年就已有二、三十人之众,教会正式宣告成立。

1949年,“西北灵工团”也来到疏勒开展宣教工作,赵麦加就把疏勒教会转给了西北灵工团,自己则转往莎车、和阗等地传福音,建立教会。

1949年后,公安部门来人调查赵麦加,发现他是八路军出身,毕业于抗日军政大学,还参加过抗日敢死队。按赵麦加这样的背景,完全可以去当官受禄,但他却甘愿放弃一切,留在新疆宣教。

从1951年开始,新疆“西北灵工团”的多位同工,如张谷泉、赵西门、刘德明、石新民和文沐灵等人,相继被捕。1952年,在疏勒和莎车的基督教会也先后被关闭,但信徒们仍坚持聚会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

1953年,在张蒙恩牧师的介绍下,何恩证同意嫁给远在新疆疏勒的赵麦加。她搭乘货车离开乌鲁木齐,经过七天的颠簸,最终抵达疏勒。婚后,赵麦加携何恩证一起回到莎车服事教会。当地的穆斯林曾威胁要杀他们;政府也视他们为反革命或特务,一再要他们坦白、交代问题。

当教会被关闭后,何恩证先后到成衣厂和幼儿园工作。无论在哪里,赵麦加夫妇都以服事上帝的心态来服事人,把工作做得尽善尽美,在群众中口碑甚好。

 

被捕受迫害至终安息主怀

1966年,何恩证带着两个孩子到赵麦加的故乡山西,和自己的老家北京住了两年,躲过了文革时期在喀什地区的大逼迫。而留在莎车的赵麦加却被扣上间谍、特务、反革命分子、逃兵等罪名,受到残酷的批斗与迫害。风暴过后,赵麦加仍回莎车做会计工作,直到1987年退休到喀什居住。何恩证也再次回到南疆。

1989年,赵麦加不幸中风,此后便不大会讲话了。但每当他听到“遍传福音团”的异象或有关诗歌时,总会激动得流泪。2007年3月7日,这位在新疆事奉了近60年之久的宣教先驱,“回归耶路撒冷运动”的代表人物,终于歇了他的工,安息在主的怀抱里。

赵麦加确实像一粒麦子,埋在了中国的远疆喀什。但他的异象非但没有泯灭,却成为中国教会宝贵的属灵遗产,鼓舞著千千万万的基督徒继续为之奋斗不息。诚如赵麦加所说:“新疆到耶路撒冷的道路,铜门深锁。然而我们办不到的,总希望新的一代可以继续承担”。

“教会历史这一周”已经制作成3-5分钟的视频(苏文峰主讲),在橄榄社区网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会历史这一周》的页面短链接:http://wp.me/P5KG8P-7dW

或点击后面网址观看本期视频:http://pan.baidu.com/s/1c224SZu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会史话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