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牛顿接受基督为救主(贺宗宁)2017.03.17

贺宗宁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教会历史这一周2017.03.17

 

公元1748年3月10日,约翰牛顿于狂风暴雨的海上,接受基督为救主。

1748年3月10日,约翰牛顿在大西洋一个贩卖奴隶的船上遇到大风暴。他在风暴中接受了基督为救主。他后来成为圣公会的牧师,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举世闻名的《奇异恩典》这首诗歌,并在英国致力于废除黑奴。

他回忆说:“3月10日是一个我永远记得的日子。从1748年起,我年年都记得这个日子。因为在那天,上帝从高天降下,将我从深水之中救出。”

约翰牛顿生于1725年,母亲在他7岁时因肺结核病逝。他被送到寄读学校两年,后搬到继母的家乡居住。他的父亲是个船主,11岁时,他就跟着父亲上商船。父亲本来要他接手一个在牙买加的甘蔗园。但他在17岁时,报名上了一个在地中海贸易的商船,担任水手。

1743年,他18岁时,被迫加入英国海军。后来晋升为候选军官。有一天他想弃船而逃,被抓到。舰长将他带到全船官兵面前,上身赤裸捆绑,抽了80大鞭,降为水手。

他在羞愤交加之下,曾经想要谋杀舰长,然后跳海自尽。当他身体复原后,心里平静下来。在往印度去的路上,他奉调到前往西非的飞马号。这是艘奴隶船,先从英国运货到非洲,然后以获利购买奴隶,运至英国在北美与加勒比海的殖民地。

牛顿与飞马号的船员相处不甚愉快。他们把他放到西非,交给一个奴隶商贩。这个奴隶贩子将他交给自己的妻子管辖。在她手下,他被当作奴隶对待。牛顿后来回忆这段时间,说是“一个在西非当奴隶的仆人、放荡不信的人”。

他的父亲因为很久没有他的消息,就委托一个船长去寻找他的下落。1748年初,这个船长找到他,把他带上灰狗号商船,这艘船运送蜂蜜及木材回英国。

在返回英国的半途,于3月10日,当灰狗号航行接近爱尔兰时遇上了暴风雨,船快要沉没。牛顿半夜醒来,发现四周都是海水,他呼叫上帝。结果,船上的货物滑到船边,竟然堵住了船的破口。海水停止继续冲进船内。船虽然失去控制,但是漂浮到了安全的地方。牛顿对这次的经历记忆深刻,他说这是他信上帝的开始。

他开始读圣经及其他的基督教书籍。当他回到英国时,他已经接受了福音派基督教的信仰。从那天开始,他不再讲脏话,不再赌博,不再饮酒。虽然他还继续在买卖奴隶,但是,他开始同情奴隶的遭遇。他真正悔改信主是过了些时日之后的事。

在他父亲一位朋友的介绍下,他找到一个工作,成为一艘奴隶船布朗罗(Brownlow)的大副。这艘船航行于当时的三角贸易(Triangle Trade)航线,从英国的利物浦出发,经西非的几内亚湾,然后到西印度群岛。

牛顿后来承认在1748-49年,他在西非的时候,灵命低落。他发高烧,在病中,他决定全心交给基督,求上帝掌管他的命运。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在神里有完全的平安。

1750年,他与青梅竹马的爱人玛丽卡特勒结婚。并领养了她的两个侄女。

1755年,牛顿被任命为利物浦港的关税员。有空时,他学习希腊文,希伯来文以及叙利亚文,准备研读神学。他也逐渐成为当地有名的平信徒传道。1757年,他向英国国教申请按立为牧师。这个申请在7年后才得以实现。

1764年6月17日,他正式被按立为牧师,在白金汉郡的欧尔尼镇担任助理牧师。不久,他在牧养关怀以及信仰上都为众人所知。他与当时在英国国教里的反对派(包括后来的卫理公会及浸信会)十分友好,因此得到各派的敬重。他在欧尔尼前后16年,由于来听他讲道的信众日益增加,后来教会不得不加盖。

1779年,牛顿接受伦敦隆巴德街圣马利亚教会的邀请,担任主任牧师,一直到他逝世。当时在伦敦,只有两位牧师是属于福音派,不久,他就发现自己在日益增长的福音派信徒中非常受欢迎。他自己也大力支持在英国国教里的福音派事工。

许多年青人在信仰上挣扎都来寻求他的意见。其中有一位是年轻的国会议员韦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那时,韦伯福斯正在考虑脱离政治圈,他来见牛顿。牛顿鼓励他留在国会里事奉上帝。韦伯福斯在牛顿的鼓励下,和国会其他盟友于1807年促使英国国会通过禁止买卖奴隶,于1833年正式解放黑奴。这是比美国解放黑奴早27年的事。

1792年当时的纽泽西学院(现在的普林斯顿大学)颁授神学博士给牛顿。

牛顿的妻子于1790年过世。他后来出版了《给爱妻的信》来悼念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爱人。后来他的身体虚弱,视觉也衰退。最后在1807年12月21日逝世于伦敦。逝世前,英国国会通过禁止买卖奴隶。

 

“教会历史这一周”已经制作成3-5分钟的视频(苏文峰主讲),在橄榄社区网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会历史这一周》的页面短链接:http://wp.me/P5KG8P-7dW

或点击后面网址观看本期视频:http://pan.baidu.com/s/1hrHFG7y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会史话

发表回响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栏位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