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行俠,小心,路滑!(吳蔓玲)2017.03.27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3.27

 

住在我們這個號稱一年有5個月冬天的北都,最不喜歡也是最危險的日子,不是風雪天,也不是零下40度,而是冰雨。

 

下冰雨時,天空灰濛濛的,枝椏結成冰棍;當雨停出了太陽,冰棍在陽光下透明閃爍,給人一份怪異的美感。不過此時走在路上,若是把注意力放在路旁晶亮的景緻,下秒鐘可能是災禍的起頭。冰雨過後的大地,即使是磨擦力最大的草地,也是滑不溜丢的,更別提馬路、行人道。我自家門口的停車道就和溜冰場差不多。

今天,就是這種日子,而我非出門不可。搭乘公共汽車是上選。我比平常提早5分鐘出門等車,給自己時間“溜”到站牌處。說自己是“溜”,有點兒誇大,基本上是橫著一小步一小步滑,像螃蟹。

 

才走到路口,就聽見“嘭”的大巨響。我停住腳,往前看,原來是隔壁街一輛車轉彎時打滑,撞到行人道,車身底部都撞凹了。想必駕駛內心懊惱。我自顧不暇,又低著頭緊盯著路面,繼續呼喊:“主啊,主啊!幫助我。”一步步滑進。

 

總算等到公車,司機很貼心,把車門停在我的正前方,讓我一腳踏進公車。一路到了目的地,和一位年長婦女一起下公車。我們同方向前進,大街上的行人道似乎比小街好走多了,可能市府工人已經先撒過鹽。

 

冰雨,可是長者大敵。我與她保持幾步的距離,慢步走。過了馬路,我望著眼前彷彿被洗過的美麗紅磚路,正在欣賞它的美,前面那位年長婦女突然停步,回頭,踱踱腳,向我喊一聲說:“路滑!”然後,又繼續前進。我這才意識到紅磚路上鋪著一層不顯眼的薄冰。

 

*****************************************************

她那聲“路滑!”彷彿叫入了我的靈魂。心裡一驚,突然意識到最近幾天腦海裡總有吹不散的陰霾,就像這煩人的冰雨,叫人容易摔跌。

 

這要從讀了施瑋那本《叛教者》小說(註1)說起。施瑋描述孕育這本小說的心境是“荊棘的刺把我裡面傷得襤褸”,而讀者的我,未嘗不是也被那荊棘的細刺給刺的遍體麟傷。有太多可泣可嘆的!

 

然而,最讓我提不起(太重)放不下(太黏)的是,那個“群主”李夜聲的失敗──眾人對他的推崇成了他生命的跘腳石,他一直認為自己走在上帝的心意裡,但有些重要決定卻是得罪了神和人;不但如此,弟兄姐妹還幫他把他男女關係的失德事情壓下來。

我心裡忍不住浮現好幾位眾人推崇的教會領袖,他們在男女關係上失德或在服事高峰出了大紕漏,得罪神誤導人,其中幾位已回天家。想著他們過往的事,怎樣也甩不開,也就只好順著它──思想著他們人生的得失、功過。

 

我突然領悟到,他們都有個共同點:他們都是孤獨者,在環繞他們身邊眾人的愛慕眼神中,似乎他們所做的決定、所說的話,都等同於上帝的心意(註2)。

 

在上帝的家中,做獨行俠是十分危險的。獨行俠極容易被那到處遊行的獅子(惡者)給吞噬。或許有人認為,教會領袖關心人,照顧羊群,怎麼可能是獨行俠呢?

 

有句話說“人在人群中格外寂寞”,當領袖身邊都是服事的對象或服事的同工,卻沒有同走天路、可敞開心懷分享的朋友,就與獨行俠無異;若再加上身邊的人眾星拱月,領袖更容易一意孤行,或不慎犯下大錯。

 

記得有位師母曾提到自己初為師母時,有位老師母警告她,家裡有事或任何內心的掙扎,不可外傳,尤其不可告訴自己教會的弟兄姐妹,為的是不要在教會裡生事惹禍。

 

這真是可悲,但這份警告有它的考量。我想,有選擇、有智慧地在主裡深交、分享,總是可行的吧!

*****************************************************

從另個角度看,富有群眾魅力的領袖的一言一行,還真是如履薄冰。我不禁想起多年前,聽莉莎・畢維爾(Lisa Bevere)師母在一次婦女聚會中的驚人之語。

 

聚會一開始,她就單刀直入呼籲:“姐妹們,你們不要愛戀我老公,犯思想的淫亂罪。”她進一步解釋說,各地有不少姐妹仰慕她的帥老公約翰・畢維爾(John Bevere),還有人直接對她說,她配不上約翰牧師。

 

莉莎師母直言勸誡,還加上一句“我老公就像其他老公一樣,回到家襪子隨便丟”,指出她老公畢維爾牧師也是尋常男子。

 

雖然教會裡不見得有許多帥哥美女領袖,讓人思想犯罪,但還有一個陷阱就是過分高舉領袖。尤其,以為某教會領袖是屬靈人,一定事事都禱告遵行神旨意,於是在不知不覺中把他的所言所行都等同於神的旨意。這樣的無心之舉,也會對他與自己造成相當大的殺傷力。

 

我曾聽一位屬靈長輩提到某牧師的故事。這位牧師牧養一個注重聖靈的教會,教會常有醫治等神蹟奇事,他本身也經歷過神奇蹟地醫治,最後死於癌症。

 

這位屬靈長輩指出,因著這位名牧的恩賜和有力的服事,後來弟兄姐妹把他說的話和做的事,都等同於上帝的心意,而他後來也默認接受。

 

乍聽之下,我嚇了一跳,這是我從未想過的情況。然而,希律王因接受百姓把他說話當作是神的聲音,而當場被蟲咬氣絕而死的故事(《使徒行傳》12:20-23),突然浮現心頭。

 

我清楚記得,就在那天我作了一個決定,為了保護我所敬愛的教會領袖,我要勤於查考聖經,以確認牧者所講的道是否合乎聖經的教導;對領袖的決定,尤其是涉及自己的事,會尋求上帝的心意,不盲目接受(參《使徒行傳》17:10-11)。

 

在查考講道和查證上帝心意時,也要謹慎。一位加拿大姐妹曾對我說,西方倡行個人主義,常常容易落入另一個極端,就是喜愛質疑教會領袖的講道和決策。這樣的事在華人教會也不罕見,只是往往發生在已有心結的情況。

SONY DSC

 

*****************************************************

身為上帝的兒女,我們都是同走天路的朝聖客。這條天路並非一路坦途,也會遭遇晴雨、冰雪、冰雨、風暴的日子。然而,我們有主一路同行。並且,不管我們在教會有沒有參與服事,都需要彼此看重,彼此激勵,看到危險時彼此勸誡“小心,路滑”,跌倒時彼此扶持──這就是上帝的家。

 

註:

  1. 《叛教者》這部文學作品呈現近代中國教會錯綜複雜的問題,給了栩栩如生的歷史感,透徹描寫信徒內心面對政治運動的情感糾結。
  2. 筆者並不是指所有發生男女失德問題,或服事高峰出問題的教會領袖,都有前述的問題,而是筆者想到的那幾位領袖,生命都有如此的特質。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言與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