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中國——時機、意義與試探(陸加文)2017.04.06

 

加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4.06

 

引言

看見上帝在中國教會將要成就的大事,對普世宣教而言,是激動人心的。我曾聽一位在中國的宣教士說:“我將親眼看見上帝透過中國及中國教會成就大事。我絕不錯失見證這傳奇般的、歷史性的崛起。”

眾所皆知,中國近年經濟崛起、政治擴張。與此同時,上帝在背後成就歷史性的宣教差派運動。最近,宣教運動更因下面的重要會議,增添了動力:

  1. 2015年9月27至10月1日,香港,第一屆宣教中國2030大會,與會者900位。
  2. 2016年9月27-30日,南韓濟州島,第二屆宣教中國2030會議,共1,034人出席。

在香港舉行的首屆大會,是由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領袖帶領。這可說是中國教會歷史的轉折點——中國不再是領受輸入宣教的國家,更成為了宣教輸出國家,“中國教會起來承接普世宣教的火炬,並差派最好的宣教士,把祝福帶到世界”(Ro,2015年。編註:請見文末參考書目)。

據觀察,第一次會議的參與和領導者,多是城市家庭教會的朝鮮族牧師。2016大會的代表,範圍則較廣,有來自城市化的農村和傳統家庭教會代表人。

希望此後每一年的領導和參與者範圍都可以擴大,使中國各地城市和農村家庭教會的領袖,在宣教差派運動上有合一的行動。

“2030宣教中國”中,一個讓人印象十分深刻的口號,就是“在2030年以前差派2萬名宣教士”(參《大使命》雜誌110期,2014年6月號,22。http://www.gcciusa.org/Chinese/b5_publications/GCB/2014/Jun/p21.pdf)。

之所以選擇“2萬”,是因為“自早期英國先驅馬禮遜開始,在過去200年間,約2萬名宣教士在中國服事……而我們需要償還福音的債。”(Ro,2015)

還有其他有意義的歷史性事件,影響了宣教中國2030。本文暫不深入描述,而是僅僅闡述和評估宣教中國2030,提出其一些值得稱道的事項,並一些鼓勵和有待注意之處。

 

一、值得稱道的事項

 

1.熱情和優先位置

西方教會正在減少差派宣教士,中國教會卻對宣教充滿熱誠,並優先考慮差派長期宣教士。

被大使命(參《太》28:19)、初期教會的榜樣(參《徒》13:1-3,安提阿差派保羅和巴拿巴),以及西方宣教士(馬禮遜和戴德生)所激勵,中國教會在醞釀大規模的宣教士差派運動。

宣教歷史見證了成就普世宣教差派運動的兩大因素:富有屬靈生命力,及差派資源豐富(強勁的經濟)。北美教會和韓國教會曾蒙此福。有人估計,北美有7萬個宣教士(Yohannan 2009:154)。

根據韓國宣教學者盧博士(Bong Ro)的研究,在2016年,韓國有大約800萬的基督徒,差派了27,205個宣教士(KWMA Report, 2016)。

目前,在南韓的5,030萬人口中,約有1,400萬的佛教徒(22%),超過1,000萬的新教徒(21%),和350萬的羅馬天主教徒(7%)。(Uk-Choo Lee, Present Religious Situation in Korea, Hawaii Christian Weekly, Feb. 28, 2015, p.6.)

1993年,韓國的新教和羅馬天主教人口,分別為約1,200和250萬。這意味著韓國自1998年以來,基督徒人口逐漸衰落。一個主要原因,是在20-30歲之間的年輕人大量離開教會,其數據高達70%。(“Young People are Leaving the Korean Church… Mission Life Analysis,” Mission Life Report , February 12, 2011, Korean Christian Press,12.)

儘管韓國差派了大批的宣教士,近期教會的增長和宣教士的差派卻正在下降。年輕人受到世俗化和物質化的影響,對基督教不感興趣。加上引人注目的教會衝突,大型教會牧師的醜聞,更讓年輕人流失。這些都影響了宣教運動。

始於1988年、每隔一年舉辦的韓國青宣大會(Student Mission Korea Conference),是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校園學生團契(IVF)、導航會(Navigator)、基督教女青年會(YWAM)、OM,聯合聖經研究(United Bible Studies)等機構聯合舉辦的。出席者從2000年的6,066位,降到2012年的3,300位。之後,參加者更減少到約2,000位。

2016年6月6-10日,在洛杉磯假Azusa Pacific University舉行的第8屆KWMC(Korean World Mission Conference,編註)世界宣教會議,原本預期5,000人參加,但實際出席者只有約4,000人。

目前,中國約有8千萬基督徒(中國基督徒的人數,根據不同的統計而不同。8千萬是平均數),是韓國的10倍之多。

中國學者楊鳳崗博士預測,到2025年,中國將擁有全球最高的基督教人口(Yang 2015)。既然有如此之大的基督徒人口(是韓國的10倍)、強大的經濟能力,兼具熱情和優先考慮普世宣教,中國教會應與韓國教會一樣,有潛力可持續性地、長期差派宣教士。

盧博士在宣教中國2030會議中,對中國教會提出挑戰:“如果有800萬基督徒的韓國教會,可以差派2萬7千個宣教士,那有8千萬基督徒的中國教會,更有能力差派20萬個宣教士!你們只有2萬的異象,真的太小了!”

 

  1. 同心宣教策略

另外值得稱道的是,宣教中國2030運動致力教會合一宣教。

正當家庭教會分成城市、農村和傳統幾種類型(隨著社會環境的改變,中國家庭教會有逐漸或超越或模糊這三種類別定義的傾向。但目前仍可以此作大分類。編註),全球化卻帶來宗派主義(改革宗、浸信會、靈恩派等)和宣教機構(以文化粗分為國際差會、海外華人教會和韓國宣教士);神學立場和機構組織更促使教會分裂,而動員宣教至少可以使教會合一。

若3類家庭教會(城市,農村和傳統)可以真正攜手合作,為著合一宣教差派而努力,這將是上帝恩典的莫大見證。

  1. 善用動力與宣教教會歷史

最後一個值得稱道的,是中國教會善用中國的崛起。宣教中國2030與先前的宣教運動一樣,都是興奮的,就如愛丁堡1910,1974年在洛桑大會開始針對未得之民的宣教策略,展開10/40之窗及公元2000年福音運動。

中國在國際舞臺的崛起,對中國教會的普世宣教,有很大的影響。正如舊約《歷代志上》12章32節,以薩迦支派中因有“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就被稱讚,同樣的,宣教中國的領袖,也因他們善用中國的影響力,增長動力、動員普世宣教而得讚揚。

這種互聯將創建在未來的資源共用和合作夥伴關係上,前景令人興奮。

 

二、需注意之處與鼓勵

 

1.民族主義和優越感

善用中國經濟的崛起,是值得稱道的,但另一方面,宣教混雜民族驕傲也是危險的。當宣教的動機與權力、金錢、民族主義混淆,會對傳福音與見證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教會歷史和宣教歷史中,充滿了各式民族主義和民族優越感的例子。很多人批評西方的宣教運動挾帶殖民主義,試圖“教化異教徒”,用“白人的負擔”去拯救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的“野人”。

韓國的宣教運動也被認為有民族優越感(Kim 2005)。中國的宣教運動恐怕亦無法倖免。

在2010年洛桑大會上,海外基督使團的馮浩鎏會長,警告那些說“21世紀的宣教屬於中國”的西方人士:

“亞洲宣教的危機,就是可能重犯西方教會過去的錯誤,藉著經濟和政治權力傳揚福音。我們不斷重申一個概念:‘福音的傳揚總是從有權到無權, 從有到無。’亞洲的優越主義讓我緊張……沒有一個族群可以聲稱自己能完成大使命,或加快主再來。”(Fung 2010)

中國教會向其他文化宣教時,應持有謙卑的姿態,而非民族主義和民族優越感。要能夠分辨中國教會的傳統和福音的本質。在宣教中不斷反省動機與實踐,可以使中國特色的家長式作風,減到最低。

一位牧師警告,要警惕民族主義和中國人在參與宣教方面的屬靈驕傲。他多次提到,中國的大使命運動和“回到耶路撒冷”的口號,是呼籲所有國家參與,而非某個特定族群。(Jin, 2011)

 

  1. 注目於數量

幾乎某個宣教運動都有目標和策略,如10/40之窗,和公元2000年福音運動——“在2000年以前,每民族都有教會,每個人都聽聞福音”。

剛剛開始宣教的中國教會,也提出了合一宣教的差派數量、目標。

如果教會沒有適當平衡,這將成為潛在的危機——也許,設定2萬的目標,不僅是“還福音的債”,也是要設定了一個比“歸回耶路撒冷運動”之10萬宣教士更為實際的目標(Hattaway 2003:97)。

設定數位、目標,反映了中國宣教運動受現代化與實用主義的影響。

戴德生也曾用數字來激勵英格蘭教會派遣傳教士。不過,他聚焦的是傳福音的對象,即中國人——“每個月有100萬不認識上帝的中國人死亡”(a million a month in China were dying without God)(Lewis 1990)。

“派出2萬傳教士”,這個目標的的危險,在於關注的是受差派者,而不是傳福音的對象——那些靈魂喪失者的需要。

 

  1. 缺乏培訓

另一個將注意力放在數字的危險,是重量不重質。

當然,任何教會都想兼顧量與質。那麼,教會必須反省:是寧可派遣1萬個可信賴、生命成熟、受過宣教和神學培訓的宣教士,還是兩萬個高度熱情、未經培訓、性格有缺陷的冒險追求者?

最近一次與韓國世界宣教協會的前任會長Sam Kang談話,我問他,有多少韓國宣教士在前往宣教工場時,受過正規訓練?他的回答令我吃驚:在他所屬的長老派(Haptong),所差遣的2,500位宣教士,幾乎100%擁有道學碩士或跨文化研究碩士學位!

韓國宣教研究中心(Korean Research Institute for Missions,簡稱KRIM)的主任Dr. Steve Moon指出,大多數韓國傳教士是大學畢業生(96.2%)。其中,具有碩士學位的為33.3%,博士學位的4.2 %(The Korea Missionary Movement: Dynamics and Trends, 2013, p.1.)。

當然,並非每個去宣教的人,都必須擁有道學碩士學位。但有正規的培訓(神學院水準),或非正規培訓(基礎要求)是必要的。因此,我鼓勵中國教會在差派宣教士時,把宣教培訓當作第一優先。

研究證明,具正規宣教培訓的宣教士,可以降低宣教士的折損率(Taylor 2013:113)。

宣教士進入工場前,可以先到神學院學習(跨文化研究碩士)。也可以在工場上事奉數年後,再選讀一些課程,比如跨文化研究碩士的學習,包括聖經研究:新約、舊約、系統神學,及釋經學。還有宣教課程:宣教歷史、宗教神學、社會科學(人類學、社會學、跨文化溝通、語言學,及領導力和文化)。

其他的課程,如佈道、護教學、屬靈建造和爭戰、整全宣教及教會植立,也涵蓋跨文化的技巧。宣教學訓練,與差派2萬個宣教士,兩者並進,將保證質與量的平衡。

目前中國培訓宣教士,存在極大的困難:中國缺乏最重要的宣教學資源(核心宣教課本、期刊、文章)。例如,Paul Hiebert(Paul Gordon Hiebert, 1932-2007。編註)的經典宣教書Anthropological Insights for Missionaries,80年代已寫成,但至今未被翻譯成中文。

海外華人教會和神學院(臺灣、香港和新加坡),已經翻譯了許多神學經典之作,卻沒有優先翻譯宣教學的資料。中國教會因神學與宣教學的不平衡,相對於西方教會,是落伍幾十年。

筆者正在籌募經費,力圖喚醒、提高教會界在這方面的意識,動員中文出版商翻譯最重要的數十本宣教學教科書……伴隨宣教學資源的增加,中國神學院可以提供更多的宣教學課程與學位。

 

4.可能招惹危險

最後的警告是,宣教的宣傳與動員過於熱情和激進,可能引發政府的警惕。

教會當如何適切地推動異象,這個問題無法簡單回答,而是需要更多的禱告,依靠上帝賜給智慧、洞察力,需要家庭教會領袖對話。

不同教會可以採取不同的方法,但是正如足球隊:“球員雖有前鋒、中場和後衛,但我們仍是一支球隊。”

 

 參考資料:

  1. Fung, Patrick. (2010) Lausanne Congress 2010 Plenary Speaker. Available at:https://vimeo.com/16531297.
  2. Guthrie, Stand and Jonathan Bonk, Missions in the Third Millennium: 21 Key Trends for the 21stCentury,(Colorado Springs, CO.: Paternoster Press, 2008).
  3. Hattaway, P.,Back to Jerusalem: Three Chinese House Church Leaders Share Their Vision to Complete the Great Commission,(Carlisle: Piquant, 2003).
  4. Kim, S., Sheer Numbers do not Tell the Entire Story, (The Ecumenical Review,2005), 463-472.
  5. Ko, Suk-Hee. 8th KWMC World Missions Conference Study Guide, at AzusaPacific University, June 6-10, 2016, N.Y.: KWMC, 2016, 1-217.
  6. Lewis, Gregg., Hudson Taylor’s Spiritual Secrets, (GrandRapids, MI.: Discovery House, 1990), 127.
  7. Moon, Steve Sang-Cheol, The Korean Missionary Movement; Dynamics and Trends(1988-2013) presented at Lausanne Meeting in Seoul, Korea, June 25-28, 2013, PP. 1-7.
  8. “Missions from Korea 2013: Mictrotrends and Finance,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37, no. 2 (April, 2013), 96-97.
  9. Park, James,“Chosen to Fulfill the Great Commission? Biblical and Theological Reflections on the Back to Jerusalem Vision of Chinese Churches,”Missiology: An International Review,2015, Vol. 43(2): 163-174.
  10. Phillips, Tom. Beijing attacks claim China could become ‘world’s most Christian nation’ The Telegraph, (April 25, 2014). Available at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asia/china/10787236/Beijing-attacks-claim-China-could-become-worlds-most-Christian-nation.html
  11. Ro, Bong Rin. “Chinese and Korean Churches for World Evangelization,”AsiaMissions Advance(April 2015):19-25.
  12. Ro, Bong Rin and Marlin Nelson, eds., Korean Church Growth Explosion, (Seoul, Korea: Word of Life Press, 1995), 302.
  13. Ro, David, Nine Hundred from Mainland China Participate in Inaugural Mission China 2030 Conference, 2015. Available at:https://www.lausanne.org/news-releases/inaugural-mission-china-2030-conference.
  14. Taylor, William,Too Valuable to Lose: Exploring the Causes and Cures of Missionary Attrition, (Pasadena, CA: William Carey Library, 2013).
  15. Yang, Fenggang. (Accessed Sept 8, 2016) Will China Be the Largest ChristianCountry?  Available at http://www.slate.com/bigideas/what-is-the-future-of-religion/essays-and-opinions/fenggang-yang-opinion.
  16. Yohannan, K.P., Revolution in World Missions: One Man’s Journey to Change a Generation, (GFA Books. Carrollton, TX: GFA Books, 2009).
  17. Lee, Uk Choo, “Present Religious Situation in Korea,” Hawaii Christian Weekly,  Feb. 28, 2015, 6.
  18. Jin, Mingri,  Back to Jerusalem with All Nations: The Biblical Foundation for the Back to Jerusalem Movment of the Chinese Church, D. Min Dissertation, 2011,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作者為宣教學博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