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長在世的年日(亞居拉)2017.06.05

亞居拉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6.05

 

幾週前參加教會的母親節慶祝活動,主持人邀請會眾中做母親的站起來,頭一批被叫的竟是兩位超過一百歲的老媽媽(其中一位還剛剛去過耶路撒冷)!第二批是90歲以上,站起來的有十來個;輪到第三批80歲以上的,那已是“數不勝數”了。

這麼多的高齡媽媽說明了現代人越來越長壽了。

 

退休”很久才會長成老人”

美國的人口普查估算,2012年滿65歲的亞裔,還有近20年的平均預期壽命(男性18.1年,女性20.7年)。即使年滿85歲,仍有平均6至7年的壽命。未來30年內,這些數位都會繼續提高。

長壽是綜合因素導致的:

  • 現代醫學的進步,對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等慢性疾病的控制,減緩了病程的進展,癌症死亡率的降低;
  • 生活習慣的調整,減少吸煙,化學污染,健康的生活方式;
  • 工作、居住環境的改善。

一般而言,65歲的退休者還有不錯的體力和腦力,來維持活躍的生活和創作。他們還要“成長”很久,才會進入我們傳統觀念中的老人階段,就是開始失去獨立生活能力、需要照顧的年紀,這差不多要等到80,甚至85歲以後。

到2050年,美國65歲以上的退休人口將會占總人口的21%(2012年是13.7%),其中增長幅度最大的族群是85歲以上的,幾乎會增加3倍。

勞動人口與退休人口的比例將會大幅度降低。在2010年,差不多5個勞動人口(18-64歲)支持一位退休人口,到2050年,這個比例會低於3。無疑的,社會福利的保障和家庭生活,都會因著照顧老人的需要而作出巨大調整。

因為計劃生育的人為調控,中國未來人口比例的變化,可能比美國更劇烈。

 

高齡老

摩西120歲過世的時候,眼睛沒有昏花,精神沒有衰退(參《申》34:7)。他不算是高齡老人,甚至比剛退休的還強壯;迦勒85歲時還希望繼續爭戰,他覺得自己的體力和45年前差不多(參《書》15:11);84歲的女先知亞拿,見到嬰孩耶穌時還在聖殿裡晝夜事奉上帝(參《路》2:37)。這些聖經裡的高齡人士,與我們教會即將面對的高齡老人時代,大相徑庭。

一旦進入高齡老人的階段,身體全面的衰弱將不可避免,普遍的問題包括:

  • 各種慢性病的累積,導致生活能力嚴重減低;
  • 骨骼、關節、肌肉系統的退化和骨質疏鬆的增加,從行動不便到基本生活慢慢都需要旁人護理;
  • 大腦的退化和病變,從輕微(忘性大)發展到嚴重的程度,包括情緒失控,失智、癡呆;
  • 體力、智力的衰竭和生活上的依賴,使得原有的生活品質和尊嚴,無法維繫。

很多教會的代禱事項裡都少不了為年長的父母,特別是病重的禱告,常見的禱告內容是求主醫治並延長某某伯父伯母在世的年日。從宏觀來講,上帝通過現代醫學的進步,已經延長了我們在世的日子,包括我們身心健全的日子,及從衰竭到離世這一段困難的日子。問題是我們將如何度過這些日子?

一個實例

我知道一位老先生,今年88歲。無論怎麼說,都算感恩:糖尿病、心臟病、癌症、骨質疏鬆等各類慢性病都沒有。他起初只是運動系統退化,慢慢地腿腳跟不上了,需要助步器,出門很困難;同時開始有點小糊塗。不過這點不方便,對這麼大年紀,真不算什麼。老人朝著無疾而終的方向平穩過渡。

哪知,一個小小的問題徹底打破了這種安穩。老人肌肉的退化不僅影響了行走,也捎帶著影響了吞咽功能。吃飯越來越慢,也容易嗆到。嗆到肺臟裡的食物一次次刺激,感染,最終爆發成‘吸入性肺炎’。

肺炎對高齡老人的打擊,可以是致命性的。

幸好,急診和隨後兩週的住院治療,使老人脫離了危險。但接續的問題是老人不能再用口吃飯,需要鼻飼進食。他從此徹底失去了“口福”。住院的打擊使得他行走能力大幅降低,幾乎變得臥床不起。出院後開始全天候的家庭護理,包括吸氧,吸痰和各種清潔工作。老人的妻子也已80多歲,無法做全部護理,家人和護工需要分擔。

另方面住院的打擊似乎使老人的糊塗加重,被診斷為一般性的失智症 (Dementia)。這使得稍不注意,老人就會把鼻飼管拔出來。這時又得立即去急診。對一個沒有行走能力的老人,每次去醫院都非常辛苦。

於是家人決定給他胃上打個洞,直接進食。結果在醫院手術之後,又感染上第二次肺炎。

胃洞作好後,相對穩定了一段時間。老人的妻子和護工每天的工作就是,小心翼翼維持老人的基本生理活動。雖然有足夠的營養可以活著,但是阻止不了體能和意識的繼續衰退。老人與世界和家人交流的能力,幾乎喪失了,沒有了生活中的興趣和享受,也很難維持人性裡的尊嚴。照顧他的老伴也因著這種護理,幾乎沒有時間上的自由。

我常想:這樣的維繫生命有意義嗎?而且維繫的代價這麼大?特別是對有永恆居所的基督徒?

一個稍稍的閃失,老人第三次肺炎爆發,緊接著又是一輪的急救和住院治療。醫院的設施和治療經驗都是上乘的,投入的資源也很多。然而,這些投入只是延續老人的生命到最終他經受不住。

當醫生問家屬的意向,如果老人的肺臟無法自己維繫,你們願意用呼吸機嗎?這樣還可以存活。對家人而言,親人的生命還在,就是一個很大的安慰。然而連呼吸的自由都失去的生命,還算作生命嗎?

是的,這位老人就是我的父親。他藉著科技的進步,仍然“活”在世上。

 

教會的回應

老齡化社會的到來,特別是高齡老人的增加,教會需要不單單只是做簡單的關懷工作。教會需要在不變的真理和千變萬化的科技選項裡,提供清晰的指引。

對體力和腦力進入衰殘的老人,他們的靈性如何一天新似一天?他們如何繼續捨己,跟隨耶穌?

對老人也是對家人而言,如何在現代科技的維繫生命,與對永恆生命的盼望之間,做信心與智慧的選擇,使我們可以感恩地祈求上帝,求主釋放僕人安然去世(參《路》2:29)?

 

作者現住美國新澤西州。

2 Comments

Filed under 言與思

2 Responses to 延長在世的年日(亞居拉)2017.06.05

  1. 余夫

    我和妻子也将近70歺了,目前和102歺的父親和95歺的母親同住照顧他們,他們都有Dementia的情況而且是需24小时的看護,因此对作者的感受+分了觧,我曾以牧者的身份对那些即将步入「老年」的会眾們建言,人生不必追求長寿不死,而是要活的快樂,更不能拘泥於生者的「孝心」而忽視了老者「不受痛苦折磨的朸利」,过度医療與不相称的營養進補有时反会令長者增加離世前的挣扎,順其自然的告別今生雖有不捨,但豈不是因要回天家而更加喜悅呢. 事先作好 NCR (No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的同意書,免得多受各种急救插管灌食的无謂痛苦,不叫子女為難也讓自已走的平安.你的看法如何呢?

    • Chen HanJie

      小編回復:終末的生活質量的確是一個重要考慮因素。如果只是純粹延長生命,而生活質量接近零,那么老人最后的生活也非常辛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