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曾在外徘徊多年(歡然)2017.06.14

歡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6.14

2015年7月8日,在信仰門外徘徊了半個多世紀的老父親終於信主了!

當我們一家6口人第一次圍坐桌前讀《詩篇》,一起分享、禱告時,我覺得像做夢一般不真實。

陰影,不只在肺部

2週前,發燒好幾天的爸爸去醫院做CT,醫生發現他的左肺下部有一個可疑的陰影,醫生估計這陰影不是好東西。爸爸猜這陰影可能是炎症,因為幾年前他腮腺發炎,也曾被誤診為腫瘤,開刀一看卻是炎症。

爸爸雖這樣猜測,但看得出,他心裡有壓力,他私下將他的情況告訴了家裡每個人,大家都勸他,信耶穌吧!媽媽還專門找出一篇針對癌症病人保健的講道給他聽,可是聽了沒多一會兒,他就走開了。他對媽媽說,等掛完鹽水,他再決定是否要信主。

 

“根正苗紅”

爸爸的剛硬我們早已領教過。退休前我們勸他信主,他說等退休;退休後又說等70歲;70歲後,他又說等80歲;今年他都74歲了,還是不信。

爸爸生於基督徒家庭,奶奶是第三代信徒。爸爸說,他初中時天天早上起來讀聖經,後來因為接受了學校的無神論教育,離開了上帝。

爸爸雖未信主,家庭的影響卻一直在,他對基督信仰存有好感,做事為人也常遵循聖經原則。大學畢業那年,趕上文革,他們這一屆清華大學畢業生的分配推遲了一年,作為分配小組的學生代表,爸爸本可以為自己安排一個好去處,但他卻把唯一一個離家最近的名額讓給了一位同學,自己去了一間正在籌備的位於山溝裡的三線工廠。

然而,因為在大學入了党,爸爸幾乎十多年沒有提過上帝的名。文革結束,直到我讀初中,爸爸才在同事、朋友面前開始提到上帝的名了。那一段時間,爺爺在溫州鄉下“出名”了。

這緣于文革時,爺爺服侍了一個因受迫害發瘋的人(爺爺將他接到家裡,照顧他,給他傳福音),此人後來居然痊癒了,並且信主了。此外,爺爺還主動上門照顧村裡長期患病、被家人厭棄的病人,這些事在家鄉被傳為美談,福音也因此傳開了。

爸爸以之為驕傲,於是在朋友圈裡述說這些事。從爺爺的事蹟中,他看到其中有神蹟,但他卻礙于自己廠長的身份,也因著心中的許多疑惑,始終沒有信主。在家中,他從不在孩子的面前談信仰話題。

 

獨獨對你沒興趣

後來,因身體緣故,爸爸從廠長的職位上退了下來。之後,因新廠長的逼迫,他輾轉調回老家浙江。那時我正上大三,前途未卜。我們家面臨信仰的選擇。

我母親娘家信佛,雖然父親這邊的親戚已經給我們傳了福音,但她卻傾向娘家的信仰。而我對儒釋道都有興趣,獨獨對基督教誤解最深。那時,我特別希望有高人給我算算命,指點前程。

我姑父、姑媽雖是黨員,但那時他們都信耶穌了,一來我家就給我們傳福音,但我爸媽總採取回避的態度。有一次,姑父給他們放了講道錄音,他們沒聽幾分鐘,就不約而同地走到另一個房間去了,留下姑父一人聽錄音。

 

終於不再失眠

不久,我遭遇許多變故。先是身體不好,後又遭遇失戀,再後來又是失眠,成績極差,大學差點肄業。總算勉強畢了業,但有一段時間,我失眠到精神幾乎崩潰,工作單位把我退回學校,重新分配,我入院休養。

此時,爸爸想到了耶穌,他勸我和媽媽信耶穌。媽媽那時壓力也很大,經常失眠。有一天晚上,媽媽跪著禱告,一會就睡著了,從此失眠不治而愈,她開始篤信耶穌。我也跟著母親信了主。後來,我不僅能正常地工作生活,還拿了一個英語專業大專文憑,這樣,我擁有了歷史本科和英語大專兩個文憑。在工作中,我也獲得過國家級以及市級的獎勵。

三番五次失信

爸爸雖勸我們信主,但他自己就是不信,那時,他們五兄妹中,就剩他一個還沒信主。

2000年,爸爸患了腮腺炎,起初被懷疑是腫瘤,入院治療。兩個姑姑從老家趕到城裡,給他傳福音,他表示願意接受。然而,後來手術發現是炎症,爸爸又不提信仰的事了。

2003年2月,我弟弟工作的工地腳手架垮塌,壓死了十幾個農民工,公司搞陰謀假造材料,把責任全推到施工員的弟弟頭上。爸爸承諾,如果這件事上帝幫助我們,他就信耶穌。

不久,我們找了律師,四處採集證據,最終洗清了弟弟的冤屈。然而,等這一風險過去,爸爸又失信于上帝,仍不肯信耶穌。

爸爸三番五次失信,讓我對神蹟的作用產生了懷疑,神蹟真的有效嗎?為什麼爸爸經歷了這麼多神蹟,卻還不信?

之後,我與媽媽、弟弟一家都想方設法勸爸爸信耶穌。有一年,我們教會發起一個活動:給家裡未信主的家人寫封信。我和媽媽都給爸爸寫了,但他還是沒動靜,不僅如此,他因為過去對聖經有一些知識,還能和我媽媽針鋒相對,而我媽媽又不能像未信主時那樣,隨著性子與他對抗,所以受了不少氣。

教會長老過年請爸爸去吃年夜飯,爸爸怕被勸,又拒絕了;爸爸的老同學給他送的名牧講道光碟,也被他丟在一邊;教會老弟兄上門,爸爸也只是敷衍一下……

 

冰,開始瓦解

去年耶誕節,弟弟所在教會有晚會,邀請慕道朋友參加,爸爸也拒絕。侄兒來邀爺爺,爸爸卻開出個條件:你期末必須考全優!後來侄兒真的考了全優。爸爸才去參加了晚會。

這一次,爸爸說掛完水再決定是否要信耶穌時,我知道他的潛臺詞是:如果不是炎症,是癌症我就信。他這樣的心態,使我非常為難:我該如何禱告呢?作為女兒,我既不希望他得癌症,又希望他信耶穌,我只好在上帝面前迫切為他禱告,教會也為爸爸禱告,有一個老阿姨甚至大清早去腫瘤醫院幫忙掛號。爸爸的兄弟姐妹都打電話催促他信主。

後來做CT,結果顯示陰影小了一點,但醫生仍不能確定病情,建議爸爸做穿刺。那天晚上,當我再次跪在上帝面前,不知如何開口為爸爸禱告時,聖靈感動我非常順暢地禱告了大約十幾分鐘,禱告的語詞,滿含對爸爸的深情和對上帝的篤信不疑,這些都是我平時不可能說出來的話。禱告完,我愣在那裡好幾分鐘,心想,我怎麼會禱告得這麼好?

 

多年的石頭挪去

第二天,媽媽打電話給我,說爸爸信主了。他上門去拜訪教會長老陳叔叔。在陳叔叔面前,爸爸說出自己心中的兩個疑惑:一是,為什麼很好的基督徒,會因為做好事被車撞傷至半癱(此人是我家一個親戚)?二是,在耶穌的門徒中為什麼會出現猶大?陳叔叔對其進行了答復。爸爸多年的疑惑終於放下了。

之後是做穿刺手術,爸爸本有些懼怕,但在手術前,他禱告,心裡的懼怕都消失了。

穿刺結果是炎症!但醫生說,沒有穿刺到的地方不能保證沒問題,他囑咐爸爸以後去定期檢查。

在醫院病房裡,爸爸給一病友傳福音,那個病友決志了。爸爸一信主,就結了個果子,真感謝主!

不久前,爸爸告訴我們,他第一次去教會聚會那天,一上公車,他的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好像浪子終於回了家,他知道那是聖靈的感動。

是的,爸爸這個浪子,主等了他多年,終於回家了!

 

作者現居中國杭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