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地会成立(贺宗宁)2017.06.23

贺宗宁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教会历史这一周2017.06.23

公元1865年(清穆宗同治4年)6月25日,戴德生在伦敦以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的名义,将10英磅的小额款项存入银行,代表中国内地会的成立。

在此之前,戴德生于1853年到1860年间就已经到过中国宣教。那时,他曾与宾惠廉同工,到过上海,广东汕头,浙江宁波等地。

他在1860年2月14日写信给他的妹妹海贺美(Amelia Hudson Broomhall),信中有他的名言:“我若有一千英镑,没有一镑不给中国。我若有一千条生命,没有一条不给中国。但是,不是给中国,乃是给基督。我们岂能为祂做过多的工吗?我们为宝贵救主所做的,岂会足够吗?”

显然,这封信打动了他妹妹及妹夫海班明(Benjamin Broomhall)。1865年6月25日中国内地会成立后,海班明夫妇就积极参与。他们在伦敦负责行政工作,并四处为内地会筹款及吸取有志青年到中国宣教。他们后来还办了一份宣教杂志《中国的百万灵魂》(China’s Millions)。

中国内地会后来成为西方在中国最成功的宣教机构。在19世纪末,戴德生去世之前,中国内地会有超过200个宣教点,800位宣教士,遍及中国18行省,信徒超过125,000人。

内地会在戴德生过世后继续发展,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退出中国后,改名为海外基督使团(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总部迁到新加坡。

海班明在伦敦街头为中国内地会演说募款

戴德生

戴德生出生于英国约克郡班斯莱镇(Barnsley),父亲戴雅各 (James Taylor)是药剂师,一个卫理宗的平信徒及宣教师,母亲是贺美亚(Amelia Hudson)。戴德生年少时曾离弃了父母的基督教信仰。1849年,他17岁时读到一本传教小册后,决心归信基督信仰,同年12月决定献身为传教士去中国传教,开始学习中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和拉丁文。

1852年,戴德生开始在皇家伦敦医院学医,以备到中国工作。当时英国正兴起一股中国热。戴德生投身于“中国传教会”,成为该会首名传教士。

1853年9月19日,21岁的戴德生受中国传教会派遣,搭船前往中国。1854年3月1日,抵达上海。他先在上海附近宣教,此时正是太平天国和清军在上海作战,枪弹在他的头顶上呼啸飞过。他虽然有受苦的准备,却不曾想到要经历战争的危险,他夹在中间,亲眼见到人罪心的愚昧和战争的残酷。

戴德生学中国话,但很快发现自己所用的传教方式很有限,很多人不专心听他讲道,对他发的福音书籍和小册子也没有兴趣。他在街上穿着西装讲道时,听众一直注意看他的服装。戴德生决定改穿中国衣服,并蓄起辫子,吃中国饭,以表明尊重中国文化,与当地人认同,以减少种族的分别,消除冲突。

1855年,戴德生在上海遇到了苏格兰人宾惠廉。他是英国有名的布道家,长老会第一位来华的宣教士。他比戴德生大13岁,当时已经到中国七、八年,是识途老马。戴德生把宾惠霖当作属灵的父亲,二人十分投契。

有一次,听到一位基督徒船长鲍尔斯(Captain Bowers)谈到广东汕头对福音的需要,二人同有感动,鲍尔斯给了他们免费的船位。二人到达汕头后,合租了一间简陋的小屋,一同出外传福音。

后来,那里的地方官患病,久治不愈;听到戴德生能用西药医病,请他来试,果然不久就痊愈了。为了感恩,给他们帮助,工作和居住环境大有改善。二人认为由宾惠廉传道,戴德生医病,是传播福音的好方法。

于是,戴德生回上海取回寄存的医药及器材,可是,戴德生回上海后发现他存的器材大部分被火焚烧;剩下的被一名中国佣人偷走。不久,收到宾惠廉来信,两名中国基督徒同工,因传福音被关进监狱;宾惠廉则被广州英国领事看管,警告不得任意传福音。

1857年3月,戴德生接受乔治慕勒的赞助和建议,前往浙江宁波,担任帕驾医生(Dr William Parker)的助手,并建立“宁波差会”。在宁波,他认识了玛丽亚戴尔( Maria Dyer)。1858年1月20日,两人在宁波结婚。

1858年8月,帕驾医生的妻子突然患霍乱去世。伤心的帕驾决定带孩子们回英国,交给他们的祖父母抚养。于是,戴德生接手医院和药房的工作。

1860年7月18日,因为身体有病,他返回英国,一方面是休养,另外,他借此充实医学的训练,学到有毕业证书水准的程度。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戴德生的旷野时期,他经常祷告,到处传递对中国宣教的负担,并思考在中国宣教的策略和方向。

1865年6月25日,他在伦敦正式成立了中国内地会。10月,他出版了一本小册子《中国属灵需要的呼声》,指出中国每天有3万3千人死亡,每年有100万人死亡,他们灭亡是因为没有基督救恩。

当时,中国虽然签订了北京条约,传教士可以自由到内地传教,但大部份的西方宣教士仍然集中在沿海地区,中国内地11个省份未有宣教士踏足,所以,中国内地会的原则是呼召愿意到中国内地的宣教士,他们最初的目标是希望中国每一个省份都至少有一对宣教士驻点。

深色的省份当时没有任何宣教士

1866年,戴德生选取了18名应征的宣教士,5月26日,戴德生夫妇带着4个孩子,率同这18名宣教士离开英国。10月,到达中国,他们选定的第一个传教站是浙江杭州,以此为基地,迅速扩展到浙江许多城市,特别是浙南的温州。内地会在中国建立的第一所教堂崇一堂位于杭州清泰街新巷。

1868年扬州教案发生。当年8月,戴德生抵达长江和京杭大运河交汇处的江苏扬州,计划以此为基地,将福音扩展到华中和华北。正好碰上因天主教所办的孤儿院有几个孤儿病死。扬州人仇视洋人。谣传说洋教士拐带儿童,刨眼剖腹,甚至吃人肉,因而引起暴动。8月22日上万名暴徒攻击内地会的传教站。他们放火抢劫。戴德生怀孕的妻子玛丽亚跳楼逃生,却因此负伤。

英国驻上海领事调派在上海的军舰,沿长江上行至南京,几乎引起战争。英国国会后来要所有宣教士撤出中国。但是,戴氏夫妇在稍后回到扬州,在那里他们继续福音事工,很多中国人信主。他们也常在长江对岸的镇江居住。

1870年,爱妻玛丽亚病逝。1871年,他与1866年同船到达中国的女宣教士珍妮富丁(Jennie Faulding)结婚。

1887年,又有102名宣教士加入内地会宣教阵营。19世纪末,内地会已经发展成在中国规模最大的一个传教差会。戴德生去世前,内地会的宣教士已增至828名,分别来自英国、美国和北欧国家,散布在中国18个省份,北至蒙古,西北到新疆,西南至云南。信而受浸者达125,000人。

1891年中国内地会宣教士合影

1900年义和团之乱。其间,内地会有58位宣教士及21名孩子殉难。事后,戴德生为了向人显出“基督的柔和谦卑”,拒绝接受庚子赔款所应给予内地会有关生命及财产损失的赔偿。他的决定得到当时在北京的英国外相的赞赏,特别捐了200英磅给内地会。许多中国人也被戴德生的态度感动。

1905年6月3日,戴德生在湖南长沙去世,剑桥七杰之一的何斯德(Dixon Hoste) 接续任中国内地会总监。

 

戴德生(中间坐藤椅者)与内地会同工友人合影, 1905年生平最后一张照片。

戴德生埋葬在江苏镇江,与原配妻子玛丽亚和4个孩子合葬。墓地在文革期间被毁。改革开放后,他的曾孙戴绍曾在镇江博物馆找到他的墓碑,在1999年捐给了镇江教会。

戴德生的墓碑

剑桥七杰

1885年7位剑桥大学的毕业生一起加入中国内地会,决志到中国宣教。

  • 盖士利(William Wharton Cassels): 在中国工作10年,于1895年回到英国,被按立为华西教区的主教。然后回到华西地区,在那里事奉30年,直到1925年逝世。
  • 司安仁(Stanley Peregrine Smith):被差派到华北。他在那里学习了流利的华语,能直接用华语讲道,直到1931年逝世。
  • 施达德(CharlesStudd): 在献身之前是英国的板球(cricket)国手。是七人中在英国最有名的一位。1894年因健康关系被送回英国。后来他又去过印度及非洲宣教。1931年逝世。
  • 亚瑟端纳(Arthur Polhill-Turner):1888年被按立后,迁到人口众多的乡村,他在中国的乡村一直留到1928退休回英国。1935年逝世。
  • 宝耀庭(CecilPolhill-Turner):他往中国的西北地区传道,在1892年一次动乱中,他与师母几乎被杀。1900年,由于健康问题而被送回英国。医生极力劝阻他回中国,但是他仍心系中国,后来还有7次往中国宣教。1908年,他成为英国五旬节派宣道联合会的领袖,对英国五旬节运动的成立有极大的影响。1938年逝世于英国。
  • 章必成(Montagu Harry Proctor Bauchamp):在义和团之乱时被撤退离开中国,但是在1902年重回中国。1911年回到英国,成为英国皇家陆军的军牧。他的儿子在其间成为第二代的宣教士,到中国传道。他于1935年再次回到中国,1939年逝世于他儿子的宣教工场。
  • 何思德(Dixon Hoste):接续戴德生为内地会的总干事。担任了30年之久。1935年退休,仍留在中国,中日战争期间他被日军关在俘虏营,1945年获释,1946年5月逝世于伦敦。

信心差会的建立

  • 戴德生设立中国内地会以后,就带领一批宣教士来到了中国。内地会后来成为西方的所谓“信心差会”和世界内地宣教的榜样。内地会的“信心原则”,就是凭信心按照上帝的呼召去做该做的工作。经费上有困难时,他们不公开向人募款,而让上帝感动人来帮助他们的需要。
  • 西方宣教史是以他作为分界线,由此可以看到戴德生在宣教运动上的重要性跟地位,从那时起就称为“内地宣教时期”。

◊◊◊◊◊◊

戴德生的后代

  • 戴德生
  • 戴存仁
  • 戴永冕
  • 戴绍曾
  • 戴继宗/柯以敏
  • 戴承约

1931年戴存仁牧师祖孙三代合影,后排戴永冕牧师手中所抱即是二岁的戴绍曾院长。

 

戴继宗牧师全家照

“教会历史这一周”已经制作成3-5分钟的视频(苏文峰主讲),在橄榄社区网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会历史这一周》的页面短链接:http://wp.me/P5KG8P-7dW

或点击后面网址观看本期视频:http://pan.baidu.com/s/1c2u35k8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