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抽象遇見具體 ── 一個窮“80後”的買房經歷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說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現為:替別人禱告時很有確信,禱告神國大事時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體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著“即或不然”(註)的態度,事先就給天父預備個台階下了。

          妻子的禱告就很具體,比如公交車快點來,吃麻辣燙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為然:你的禱告太俗、太靈恩派!我的禱告才是符合聖經的!
當然,我也沒這麼說出口,因為我覺得,要以基督的心為心嘛,妻子這樣禱告是屬靈生命弱小,作為家庭屬靈的頭,我要慢慢引導她,我不能因為這些非原則性的問題,發動“聖戰”,和她爭吵、絆倒她。

做夢的權利還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決定申請“經濟適用房”(政府出資,提供給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編註)。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這 一方面是因為我家太窮,上大學都是貸款,到了2008年結婚後剛剛還清。另一方面,妻子從結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沒怎麼工作,結婚後,也才斷斷續續工作了幾 個月。

           我心想,以我們這點可憐的收入,想在北京買房子(即使是經濟適用房),怎麼可能?不由得心裡愁煩、悲嘆:女人什麼時候才能“屬靈”一點,脫離對物質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沒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們基督徒就要與這個時代的百姓同受苦難啊!

           轉眼間,時間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禱告會上,有一句詩歌“小小的夢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賴天父的力量”很感動我。我不知覺流下淚來,思緒飄得老遠。不知為什麼,腦海中總是不著邊際地想著一句話:“這個社會剝奪了窮人的一切,但他們做夢的權利還是有的吧?”

看房、選房紀略

          申請經濟適用房的手續非常複雜,許多“先烈”都因為等待的時間超過兩、三年而飽受折磨。更有許多人,對著繁瑣的手續望而卻步。所以我辦手續其實就是給妻子看的:你看,我該辦的事情都辦了。申請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來的事情,紀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將所有申請手續和證件備齊。我們原想申請經濟適用房,但由於我們前12個月的收入,超過規定額度300多元,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後,我們決定不撒 謊,改為申請“限價房”(即:限價格、限面積的商品房,主要解決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難,价格高于經濟适用房。編註)。感謝主讓我們誠實。後來才知道,比 我們早一年申請經濟適用房的同事,至今還在等待呢。

           2009年4月,發現妻子懷孕了。但按規定,只要孩子沒生出來,居住人口仍然算為兩人,只能申請一居室。住房保障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得知我們的情況,勸說我們放棄這批,明年重新申請,可以申請兩居。但我們實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沒有放棄。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選房。這讓我的同事們大吃一驚。從此,在我們單位掀起了一股申請限價房的風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來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開始辦理申請手續,但直到年底也沒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現場看房。我們當時可供選擇的有兩個小區,一個是A房產公司開發的,交通比較便利,也是我們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個檔次的房子,總共只 剩下約200套房子(但選房的人可遠遠不只這個數)。另一個是B房產公司開發的,剩下的房子多一些,環境好一些,但交通不太便利。

         申請人按照搖到的號碼,依次排隊選房。我們的排序相當靠後,是1居室那檔的178號。看樣子,A公司的房子我們是選不上了,選B公司的房子把握較大一些。

         我和妻子回家商量後,卻一致認為,為了工作和去教會的方便,應該選A公司的房子。這時候,我突然有個念頭,我這次要具體點禱告。妻子一聽,非常支持。於是我 們選擇了10-6號樓的401房間。之所以選4,不僅是因為低層便宜,而且為了顯示我們基督徒不與時代“同流合污”,不怕4(“死”)這個數字。不過,我 的信心沒那麼大,還選了另外10個備用的。

忐忑不安

          6月24日,選房現場,人聲鼎沸。每個人的表情都很複雜,不知是激動還是擔憂——自己精心選好的房子,很可能已經被前面的人挑走了。我和妻子坐在門口台階上望著他們,心中十分平靜,也很感恩。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看到我們前面的人還有那麼多,周圍的人又七嘴八舌地討論兩個小區的優劣,似乎大多數人都願意選A公司的房子。我有點著急了,心想:上帝會干預這種“吃蘋果,還是吃梨”的小事嗎?選到哪個房子,不都能住啊?

         於是,我拉著妻子,又在B公司挑了幾個備選。但我們越挑,心裡越覺得煩亂。最後我們決定,不挑了。我們之前選擇的那幾個房號要是沒有了,就是上帝告訴我們,現在選房不合適。我們就放棄吧。這樣,我才又恢復了“平安”。

井水沒乾

          然而我心裡最深處突然一閃念:這個“平安”,不是真正的平安!是我又準備給上帝台階下了!在我信主的這些年裡,雖然表面上我“信得很好”,有信心,又有知識,然而,我的潛意識裡一直有個聲音:上帝在關鍵時刻會“掉鏈子”(原為腳踏車用語,意思是:關鍵時刻靠不住。編註)。

         這個信仰上的破口,起源於我在剛信主時。那年寒假回家,父母得知我竟然信基督教了(我所在的大學,可是中國政治化背景最強的高校之一。我父親當初讓我報這個學校,明顯是要我奔著當官、發財去的),非常震驚和害怕,反對異常激烈。

         我試圖和他們講信仰,卻彷彿雞同鴨講。他們越發害怕,認為我沉迷邪教,“中毒”之深,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他們焦急萬分地想教訓我,卻怕鄰居聽見,又不敢高聲。
我非常無助,覺得自己的信仰防線馬上要崩潰了。為挽救自己的信仰,也讓他們認識一下上帝的全能,情急之下,我當他們的面做了個禱告:上帝啊,求你顯個神蹟,讓我家後院的水井變乾。

        這一求不要緊,嚇得我父親一夜起來10次查看井口。我在樓上,也是一晚上沒睡著,蜷縮在床上,一遍一遍禱告。信心彷彿在過山車(雲霄飛車,編註)上,時而非常強烈,時而完全消失。

          直到清早時分,我心中似乎有了一點確信,於是迷糊地睡過去了。正在這時,父親“蹬蹬蹬”上樓來,高聲地道:“你自己來看吧,井水沒乾!哼哼……”我那個慚愧啊,半天都沒有緩過勁兒來。

           這事傷透了我的心,也成為家人諷刺我的一大笑柄。我因此幾乎離開了上帝。
後來,隨著屬靈生命逐漸成長,信仰上的許多問題,我一個個都克服了,唯有這事卻一直隱藏在我心裡的某個角落:沒錯,上帝是存在,但和我有多大關係呢?在我需要祂的關鍵時刻,祂就“掉鏈子”。

         從此,每逢我到了人生的重要關頭,在理性層面,我能說服自己要信靠主,但在內心最深處,理性不可觸及的地方,我對上帝卻不敢信任,怕上帝再次“放我的鴿子”。

         對此我心裡很清楚,也很掙扎,但總是沒有辦法突破。又因為多次真實地經歷到主恩的甘甜,我也不可能否認主的良善。於是,在一些我認為重要的關頭,我總是事前給天父上帝預備一個台階兒,以免出來的結果讓我失望,再次損害我本來就弱小的“信心”。

又“掉鏈子”?

          在選房現場,從上午8點半等到下午2點左右,終於輪到我們這一撥了。每一撥10人,每人最多15分鐘選定。排在我前面是一對小夫妻,小夥子興高采烈地報出他們選中的第一個樓室,工作人員翻了翻冊子,毫無表情地說:“對不起,這個有人選了,另挑一個吧。”

          小夥子的臉抽動一下,笑容消失了。接著略帶緊張地報出第二個備選號,沒想到又是一聲“對不起……”

          這個可憐的小夥子一下子手足無措起來,惶恐地看一眼旁邊的妻子,用顫抖的手重新拿起剩下的房號單。然而他們看得上的,都被人挑走了。剩下可選的,他們又不太滿意,於是猶豫不決。直到售房小姐提醒,15分鐘期限快到了,他們才勉強選了一個。
輪到我了,我深吸一口氣,跟工作人員說出房號,同時拿起單子一看,我差點喊出來:主啊,我們禱告要的房子還在!而且是個二居室──不僅如此,我們的前3個備選項都在!

         當我拿到意向書的時候,我又一次呆住了:單子上有塗改過的痕跡,意味著之前有人選過這套房子,又放棄了!

         我和妻子相視一笑。

         主啊,我還有什麼話說呢?單論所謂的“信心”,我不及排在前面的那個小夥子,人家就預備2個備選項,確信一定能得到。但他不認識神,那麼大的“信心”,結果竟然成了他的羞愧。

          我這麼小的信心,常常害怕上帝會在關鍵時刻“掉鏈子”,然而,上帝卻定意憐憫我,醫治我,向我顯明祂的同在。

          原來,我以前所謂的屬靈的禱告,只是追求話語的“政治正確性”,或是巧妙地掩飾自己的信心不足。然而,上帝不被公式束縛,也不拿“政治正確性”作為禱告是否 蒙應允的條件。許多人的禱告,如同基甸要求天使讓羊毛乾了又濕一樣,奇怪而可笑。然而,他們在禱告時對上帝懷著真誠的善意,即使認識上有些許偏差,那有什 麼關係呢,上帝都知道,並且允許了,正如祂在“買房事件”中,憐憫了我,向我顯明祂的同在, 並且溫柔地糾正了我對祂的真理的認識。

註:
語出《但以理書》3:17-18,“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絕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作者現在製造型企業做基層管理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