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猶太人社區保持低調(漁夫)2017.07.21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7.21

在越來越不能容忍不同宗教的社會裡,印尼少數的猶太族群只能秘密地敬拜,但仍堅持是印尼的一部份。

印尼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國家,全國有兩億五千萬的穆斯林。但是,在印尼巽他群島的一萬七千多大大小小島嶼中,有一個叫做蘇拉威西的島。在這個島上,有一間全印尼唯一的猶太人會堂。

與印尼其他地方不一樣的是,在這個紅瓦屋頂的會堂裡,居住在附近的猶太人,能夠公開的在這個會堂裡敬拜耶和華。

在東大諾市(Tondano),“天堂之門(Shaar Hasyamayim)”會堂坐落於一些教會中間。在這裡,不同信仰的人在一起生活,工作。各自去敬拜各自的神,從來沒有發生過衝突。

印尼的穆斯林相對是比較溫和,也比較能容納其他的信仰。東大諾就是一個例證。

但是近年來,由於中東情勢的緊張,尤其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之間的糾紛,造成印尼宗教之間的張力。比較保守的伊斯蘭教派勢力擴大,其中更有一些強硬派的群體聲勢浩大。

紅圈內的島嶼就是蘇拉威西

在蘇拉威西島之外,不願意隱藏信仰的猶太教徒就會受到敵意。

東大諾會堂的拉比,雅各∙巴魯克(Yaakov Baruch)說,他與懷孕的妻子到雅加達,在一個購物中心就碰到這樣的事。

“從好幾層的樓上,有一群人對著我叫囂‘猶太瘋子’。然後就衝下來,要我脫掉帶著的猶太小帽子。他們對我說:‘在這個國家,你最好別帶這個猶太帽。如果你繼續戴,小心我們殺掉你。”

拉比雅各巴魯克在東大諾的會堂帶領禱告(2017年2月1日)

2013年,在爪哇島泗水(Surabaya),印尼唯一的另外一間猶太會堂被損毀。長年以來,這間會堂都是反對以色列的抗議焦點。2009年,強硬的穆斯林將之封鎖,最後整個建築被毀壞。

 

秘密的敬拜

拉比便雅憫∙福布盧戈(Benjamin Verbrugge)承認,由於中東局勢的緊張造成了對印尼本地猶太信徒的敵意。

他說:“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問題對我來說,是個重擔——只要有人在那裡被刺傷,我就會在這裡感到不安。”

由於公開的敵意,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猶太信徒,不得不秘密的進行他們的敬拜儀式。上個月,福布盧戈就不得不在一間旅館的房間裡,與幾位信徒一起秘密的慶祝普珥節。普珥節本來應該是猶太人歡慶當年以斯帖在波斯,與所有的猶太人得到上帝的護佑的節日。

拉比便雅憫福布盧戈帶領雅加達的猶太人社區,在2017年3月12日舉行簡單的普珥節儀式。

據估計,全印尼有大約200名猶太信徒。他們都是當年從歐洲或伊拉克到印尼來從事貿易的猶太人的後裔。在二次大戰之前,印尼猶太人的人口最高曾經到達3,000人。

這些猶太人還要面對一些生活上實際的問題。他們在印尼基本上買不到按照猶太律法潔淨的食物。一位信徒說:“我盡量試著做一個好的猶太人,但是,我沒有辦法百分之百的達到律法的要求。”

 

日益增加的敵對意識

近年來,不同信仰之間的緊張情勢越來越明顯,對一向被認為是多元化社會名聲的印尼,造成了相當程度的傷害。

基督教堂,甚至連被遜尼派認為是異端的什葉派穆斯林的清真寺,都被迫關閉。暴民對什葉派的穆斯林進行攻擊,甚至殺害。

政府官員也不敢插手管理,怕因此而被指控為攻擊伊斯蘭。但由於猶太人的數目非常少,且大多都在陰影中過日子,所以,極端穆斯林的憤怒還沒有指向他們。但保持低調也有它的問題。

按照印尼的法律,不論是什麼宗教都可以享有信仰自由。這個規定包括猶太教。但在實際生活中,猶太教信徒無法誠實的面對自己的信仰。印尼人民的身份證上可以選擇六種宗教:伊斯蘭,基督教,天主教,佛教,印度教,以及儒教。但是,沒有猶太教。

身份證是取得政府服務的必要證件,像結婚證書,出生證明等等。因此,猶太信徒不得不欺騙,而在身份證上宣稱自己是“基督徒”。

宗教事務部的官員說,如果不屬於六大宗教的人可以選擇在宗教信仰一欄空白。但是,印尼的猶太人幾乎都填了“基督教”,以免引起注意,或被認為是共產黨員。

即使要面對許多困難,印尼的猶太人還是堅持他們是印尼整體的一部份。巴魯克說:“我們在印尼的存在遠遠早於這個國家的誕生。所以,我們當然跟其他的族群一樣,是這個國家的一部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