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黑暗,看见美好(杨刚)2017.07.26

 

杨刚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7.26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早晨。

这一天,我从沉沉的睡眠中醒来。一阵温暖柔和的风吹拂着我的脸颊,一种满足与欢欣充斥着我的心。我感觉到万物复苏了——我仿佛看见春雨携著风,娇嫩的花,清新的嫩草,一日一绿的柳,来到我的窗前,向我唱起一首温柔的歌。而我也挣脱了令我窒息的冰冷锁链,成为复苏万物中的一个。

 

恐惧要将我吞吃

 

但,这个早晨以前的黑夜却是如此的黑暗,死寂。恐惧像只钻入我体内的虫子,在我四肢上有恃无恐地爬行。

那恐惧,已经累积了数个夜晚。每晚在我闭眼入睡时,它就袭击我,试图将我拧成粉浆。我连眼睛都不敢闭上。因为一闭上,就看见恶兽的的眼,它发出黄色的光,露出邪恶与嘲弄,盯着我,恐吓着我,用它刺骨的恶意试图将我吞吃。

那些夜晚,不仅是失眠、梦魇,也包括生活中种种压力:学业、社交、家庭,对未来的迷茫担忧,对过去的怨恨不满……种种情绪在我白天清醒时也像一个个深坑,让我跌入其中,无力爬出。

 

安睡于祂的怀中

 

那一夜,我僵硬地躺在被子里,我想,我不能再这样,我需要一夜好眠。

我安静下来,开始祷告,讃颂上帝,我背起颂扬上帝的经文,内心感觉很温暖,仿佛有大海接住了我这只忽浮忽沉的小舟。

上帝是个勇士,祂为祂的子民征战时,没有什么是祂不能战胜的;上帝也是仁慈的父亲,儿女眼含泪光,可以无所顾忌地到祂的怀里寻求安慰。

我却一直靠自己单枪匹马去战斗,并不倚靠上帝。我向上帝承认自己的罪,祈求祂的原谅,求祂搭救我出凶恶,使我不要做梦。

不知何处来的力量,涌进我的身体,安抚我,使我强壮。第二天,从安稳的沉睡中轻松地醒来,我呼吸到了微甜的春风,回想起之前是夜夜难寐,这一夜却是一夜无梦——这岂不是上帝的作为,岂不是上帝听了我的祷告,使我安睡于祂的怀中?

他助我脱离恐惧

 

我以前喜欢看鬼怪灵异的故事。从小,潜意识深处,我就恐惧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总是想像,它们或是在厕所的转角,或在房间的角落恐吓我。一方面,我知道不该看鬼怪灵异故事,可同时,我又被人所讲诉的这些鬼怪故事所吸引。

我知道,我内心的恐惧是自己造成的,因此更加讨厌自己这个“嗜好”,但我又很无助。我也深知,这世界上更多的是美好的、使人快乐的事,我不需要用人编的恐怖故事作为娱乐。

那个夜晚,我对上帝说,上帝,求你使这嗜好离开我的生命,我不要再看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我不想再走近它们。因为它们用恐惧阻隔了我与你的关系,试图用毒钩把我钩走。

 

从痛苦中看见美

 

信主前,我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窝在床上写一些黑暗的、绝望的文字,写好藏起来。我觉得这是我不同于常人的天赋。每当我读到那些著名作家写的描述黑暗绝望的文字,他们对痛苦的了解令我佩服,他们从“丰盛”经历中所创造出的许多令人肝肠寸断的故事让我羡慕——我从小就“信仰”痛苦,在痛苦中,独自对抗,遇事绝不退一步。

但这所谓的“信仰”却让我不快乐。我一直很悲观。4岁时,我就会想,第二天的游泳一定会因下雨取消;中考失利,我一遍一遍地数落自己;我没有朋友,我总是将自己摒除在同学友情圈之外,以逃避朋友的背叛……我不快乐。我想,人是不会因为习惯痛苦而变得无坚不摧,恰恰相反,在痛苦中,我变得更加软弱。

后来,我参加了教会团契。一开始,我就莫名其妙地很感动,眼泪总聚在眼眶里,我却装作不在意。

有一次,我向教会师母坦诚,我只能写关于“黑暗”的文字。师母告诉我,上帝会让我看见彩虹般美好的事物,让我笔下写出温暖快乐的东西。师母的话,让我如同被某种可爱的、毛茸茸的动物碰了一下,我被上帝的王国深深地吸引。

师母的确说对了。自从我进入教会,进入团契,亲近上帝,我对身边的美好愈来愈敏感。春日和熙带给我欢乐,深夜雨幕也不再传达孤寂,却让我嗅到邻居松柏墙的清冽。我的世界像是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我转身看见一个从未看到过的神奇世界。我不再试图用假象的痛苦“麻痺”自己。我知道,就算痛苦真正来临,我也不会无助孤单,因为,有一位上帝,祂复苏了一切。

 

作者现居加拿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