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在哈佛找到一個無神論的猶太裔學生(漁夫)2017.08.0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8.04

 

哈佛大學甘廼迪政治學院是個非常有名的學府。許多外國政要都會來這個學院進修。這個學院有位年輕的助理教授馬可∙薛博德(Mark Shepard)。他畢業於哈佛經濟系,是一位相信耶穌的猶太裔。

但他當初進入哈佛就讀時,是個不折不扣的無神論者,從小被父母送去希伯來語學校,家裡遵守猶太的節令與律法。但進入大學時,他卻叛逆的成為無神論者。

就像所有的無神論信徒一樣,他對自己的信念非常堅持。他認為宗教是反理性的,因此絕對不可碰觸。哈佛的校訓是“真理”(Veritas)。他那時相信科學是唯一可以找到真理的道路。一個人的生活應該是以邏輯為基礎去思考追尋理性的最大層面,避免受到情感的影響。

但他後來在哈佛找到的真理卻是耶穌基督。他接受耶穌就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許多人聽到他居然信了耶穌都大感吃驚。因為,哈佛雖然以“真理”為校訓,卻是一個非常世俗化的地方。

薛博德說,他到了哈佛後,第一個讓他吃驚的是,在那裡居然有基督徒真的相信他們的信念,而且是以非常周全的理性去相信。他在宿舍裡結識了一位“導師”(resident tutor), 這位導師是校園團契(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同工。

這位同工與他長期的在食堂對話,探討一些深刻的問題:上帝存在嗎?這個宇宙有目的嗎?有絕對的道德真理嗎?聖經對這些問題是怎麼解釋的?令他吃驚的是,這位導師不只是有信心,他還鼓勵別人對他的信仰提出問題,也樂於面對對基督教信仰的正反兩面的證據。薛博德在他的身上發現一個不反對理性的信心,甚至是一個完全從理性裡生出的信心。

他後來看聖經,發現聖經的信息是如此的有能力,尤其是耶穌的教導。聖經讓他感受到世界上的事物原來都有道理。當他讀到耶穌的登山寶訓時,他完全被耶穌所講的道德真理說服。耶穌所講的是最為完美有力的道德真理。但他不得不去尋找為什麼一個窮困的猶太木匠能夠講出這樣的道理?一個窮木匠以及他那些沒有受過教育的門徒,怎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他檢視自己的世界觀,覺得即使身為哈佛的學生,卻對道德真理毫無把握。

最後,他從聖經中發現自己是罪人。這點對原來身為理性主義的他是個笑話。他發現,罪是一個深植人心的驕傲,或自我中心。

他從小就希望自己比別人好,比別人優秀,比別人有成就。而且,他希望別人都看到這點。進入哈佛,更是這個罪的彰顯。他發現自己的價值觀是在於以成功來得到明星的地位,而對那些失敗的人,他覺得他們不值分文。

這種追尋使得哈佛最高的資源——校園內數不清的高智商學者與學生——終日在嫉妒與焦慮中度過。他發現在自己的生活中,這樣的想法常常使他感到抑鬱,沒有成效,渴望脫離學術界,甚至結束自己的生命。罪是一種自我毀滅。

雖然他原來的世界觀無法讓他了解罪,也無法幫助他解決罪的問題,但他卻發現基督教直接的面對罪的問題。神的最大答案就是福音。那就是耶穌為罪人來到這個世界,為他們代死,然後復活。福音讓他體認到,由於上帝是一切的中心,所以,生命不是為他自己。他從原來的自我中心中得到釋放。他不再需要去追求成就,受人尊敬,或是要給自己一個交代。耶穌已經接受他了。

此外,福音使他得到自由,因為耶穌已經在十字架上替他付上了代價;福音給了他一個新的人生目的——即以謙卑和愛與人相處,彼此都可以學到對方的長處,這個世界就得以更新。所以,不分階級地位,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進入這個新的目標。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