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真的就能一了百了?(如鷹)2017.08.24

 

如鷹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24

 

能否墮胎,針鋒相對

 

最近,我所在的團契針對墮胎問題進行了一次特別討論。談到是否可以墮胎,我們之間出現了針鋒相對的意見。一方認為,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墮胎,即使女性被強奸導致的懷孕;另一方(多半是姐妹)則認為,尊重生命也應該包括尊重女性的生命和選擇。

這次討論引發了我的進一步思考:不管是意外懷孕,還是被強奸而懷孕,這對女性(包括她們的家庭)來說,都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在這種情形下,出於對女性的保護,人們往往會支持墮胎。但,難道了結了這個未出世的小生命,就真能一了百了嗎?難道抹去了這個“不該有”的痕跡,就能保證女性從此過上幸福生活嗎?

 

內疚與自責,如影隨形

 

結束一個小生命,也許會讓女性一輩子活在內疚與自責中。有一天,當你看著別的孩子們在你眼前奔跑玩鬧時,你可能會問:如果我的孩子還活著,如今他會怎樣?這種看著孩子成長的喜悅,對於剛成為母親的我,體會很深。每每看著酣睡中的小嬰兒,我都覺得如此甜美和幸福,這種感覺以往(包括懷孕期間)從未經歷過。

從小,我便認為自己是一個理性且冷酷的人。記得中學有一堂生物實驗課:觀察鴿子的心跳,觀察之前,先把鴿子殺死,然後將它的心臟解剖出來。生物老師是位剛畢業的年輕女老師,她看著鴿子半天,怎麽都不忍心殺死鴿子。同學們也都出點子,想著怎樣才能讓那隻鴿子少受痛苦盡快死去。

而年少的我,走到實驗桌前,一把抓住鴿子的頭,活生生地把一隻鴿子給捂死了——在場的老師、同學都向我投來“驚嘆的”目光,那時,我還覺得自己挺酷,很是得意。

可是,十幾年過去了,這件事情卻一直在我腦海裡,越想越發覺得,自己的心怎會如此麻木、剛硬,甚至殘忍,我對自己當初的舉動不寒而慄。

面對墮胎,會不會有些人像當初的我一樣,以為自己是個“女漢子”,一時“勇敢”,只是,誰能保證自己在今後的歲月裡,不會生出內疚與後悔?

傷痕得醫治,痛苦化祝福

 

關於被強奸導致懷孕,我想,其實真正讓受害者及其家庭痛苦的,是那個可怕的記憶。但如果被強奸這個創傷沒有得到徹底的醫治,就算墮胎,當事人也會輕易地被其他相關的人或事勾起回憶,從而繼續活在恐懼、痛苦和羞恥中。所以,如果這個傷痕被正視且得到妥善的醫治,當事人也許會從痛苦中獲得真正的釋放。

在我讀書的小城,我曾親眼見證了一個將痛苦化為祝福的事件。

Josh和Courtney是一對年輕的美國夫婦,他們一同在國際大學生團契中熱心服事,不但在生活上幫助國際學生(比如我),更藉著各種機會將主耶穌介紹給學生們。在我即將畢業離校前的一次聚會上,Josh告訴我:“我和Courtney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

原來,Josh和Courtney結婚多年,卻一直懷不上孩子。後來通過某機構的牽線,他們有機會領養一個孩子。這個孩子當時還未出世,親生母親是一個未婚少女。

畢業後,我離開了小城,但一直在Facebook上與這對夫婦保持聯絡。不久之後,我在Facebook上看到他們發孩子出生時的照片:Josh和Courtney陪伴在那個未婚少女旁邊,三個人一起迎接這個小生命的到來。這之後,我也經常看到Josh和Courtney更新孩子的照片,他們常說很感恩能夠撫養這個孩子,他們也常常帶孩子與他的親生媽媽一起玩,孩子一天一天快樂地成長著。

如今,小孩快5歲了,當初的那個小生命,長成了一個活潑帥氣的小男孩,人見人愛。而孩子的生母在Facebook上,也不只一次提到Josh和Courtney對她生命的影響。她的生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曾經那個打扮怪異、說話輕浮的她,如今變得成熟,充滿喜樂和感恩,這不就是一個將痛苦化為祝福的神蹟嗎?

聖經明確要求我們“不可殺人”(《出》20:13),不可殺無辜的人(《出》23:7),這些命令不只是上帝審判的誡命,也包含著上帝之愛。在祂的愛中,我們所受的傷害,能得到完全的醫治,我們所經歷的的咒詛,有一天也會化為祝福。

 

作者現居美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