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德满都的贫民窟(斯朵)2017.08.30

斯朵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8.30

 

一直以来,“贫民窟”这个词,对我而言,只是书本中的印象。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一行去探望位于加德满都市中心的贫民窟。

在一个喧闹混乱的十字路口,我们下了车。两位头戴警帽、口罩遮面的交警站在十字路口的两边,吹着口哨,打着手势,指挥交通。作为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整座城市只有三个交通灯。两条交叉的马路还是原始的土路,路两边堆满了泥土,没有任何草地,每当车辆经过,尘土便飞起来,遮天蔽日,城市里也没有洒水车。

路边,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孤独地“站立”著,两个身穿纱丽的年老女人,坐在树底下,用木柴拨弄著一个小小的火堆。火堆上架著一个铁架,她们坐在树下烤著玉米,灰尘落在她们的身上,她们毫不在意。

 

洒满骨灰的“圣河”

我们的朋友Helen在前面带路。沿着大马路交叉口的下坡走去,前面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淤泥大路。路两边,是一排排盖著石棉瓦的破烂屋子,屋后就是被称为“圣河”的巴格马蒂河。

 

这条河流经整个加德满都,河底淤积著许多世代以来人们的骨灰。在泛神论盛行的加德满都,人死后,尸体先是被扔进庙里焚烧,然后骨灰被洒进这条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淤泥堆积,河床上升,许多地方的河床几乎与河岸平行,黑黑的河水远远地就散发出一股腐臭的气味。

每到雨季,无处泄流的雨水漫过两岸的马路和贫民窟的铁皮棚,使许多家庭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在整个加德满都,你几乎看不到任何水利工程。

沿路过去,黑色的淤泥散发著一阵阵腥臭味,河流上面是一道道车轮压过的痕迹。据说政府正在整治圣河,但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完成整治工程——在尼泊尔,政府和人们办事,都没有任何效率可言。

 

3300万个假神

 

穿着鲜艳纱丽的女人坐在没有门的门口,茫然地看着路过的我们。

路边,不时见到一个个浑浊的深水坑,水面上漂浮着垃圾和菜叶。我们想:如果孩子们不小心掉进坑里去,怎么办?

一位身穿红格子旁遮比的女孩,正握著一把铁锹,费力地铲着地上的黑土。她头发凌乱打了结,小小的脸如岩石一般冷漠麻木,深凹的大眼睛中,没有任何神采。不知道她为何要铲这堆土,也不知她要把土移到何处,在这个石头、河流、猴子、黄牛、乌鸦、大树等都被尊崇的国度里,一个贫民窟的小女孩的价值,显然不如其中的任何一样。

 

朋友告诉我们,在尼泊尔,车辆轧死一个人是件小事,可如果谁开车轧死了一条狗或一头黄牛,罪可就大了。尼泊尔仅2800万人口,但至少有3300万个假神。人们认为,你不小心轧死的某个不会说话的动物,可能就是一位神。

把各种动物都当成了神来跪拜,人还有何尊贵可言?

 

用生命服事贫民

 

但不久,在这个臭气熏天的贫民窟里头,我们看到一道亮光。

一座不太大、用木头和铁皮搭建的教堂出现在我们眼前。按照尼泊尔人的习俗,教堂里铺着地毯,木质的十字架在讲台上闪闪发光。接待我们的是这间教会的Daniel牧师和他的两位同工。

Daniel牧师中等个子,皮肤黝黑,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十几年前,在马来西亚工作的Daniel,接受了耶稣基督为救主,并在那里读完神学硕士。之后,他回到家乡加德满都,立志要传福音给自己的同胞。

在河边的贫民窟,他看到无数的孩子因为贫穷,无法上学,很多青少年整日游手好闲,打架斗殴。Daniel没有立刻对他们传讲耶稣,而是找了一间小屋充当教室,把孩子们找来,免费教他们读书写字。

起初,当他站在讲台上,给为数不多的孩子们上课时,对他并无信任的家长,都拥在教室门口,好奇且疑惑地听他上课。渐渐地,孩子们喜欢上他,家长们也开始信任他。

他无私的爱与奉献,感动了贫民窟的大人和孩子。当他在讲台上讲圣经故事给孩子们听时,大人们也挤在门口认真地听。周六聚会时(这个国家周日不休假),他带领孩子们读圣经,家长们也跟着一块听。上帝的灵在这里动工,一个个家庭归向了主。

10年间,许多孩子走进教室,不久又毕业离去。Daniel牧师从这里送走了超过1000个孩子。现在,贫民窟的住户中,约有70%的家庭归向了耶稣基督。Daniel牧师是在用自己的整个生命服事贫民。

 

孩子们的游乐场

 

Daniel牧师带我们参观了教室。看着这一间间窄小、简陋的教室,闻着屋外河流飘来的刺鼻腥臭味,我的心中却充满了对主耶稣的敬畏和感恩。这座简陋的教堂,因着牧师和同工们的辛勤服事,成了何等荣耀的地方。这里实在是圣地——主耶稣的爱在哪里,哪里就是上帝荣耀的圣所!

“请问,目前还有什么我们可以帮您吗?”同行的一位弟兄小心地问道。

“新学期里,将会有一些小班的小孩子来这里上学。我想在这里放一些小玩具,比如小木马或者是小滑梯。这里的孩子们从来都没有去过游乐场。”Daniel牧师回答道。

“那大概需要多少钱?”

“3000块应该就足够了。”Daniel牧师回答道。

对于国人来说,3000块能买到的游乐设备并不昂贵,可对于Daniel牧师和他的学生们来说,这数字却仿佛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在这里,人们平均月收入折合人民币只有500元。同行的一位弟兄立刻答应资助这笔款项,希望孩子们在学习之余,也可以开心地玩耍。

木马滑梯终于买回来安放好了。我们的朋友Helen从尼泊尔传回照片给我们,并转达了Daniel牧师以及孩子们的感谢。

看,孩子们玩得多么开心!

 

16个孤儿的父母

 

在交谈中,我们得知,Daniel牧师和他的妻子收养了14名孤儿,再加上他自己的2个孩子,他的家中现有16个孩子。他略带忧愁地向我们透露,目前他的妻子实在无力照顾这么多的孩子,无论是在物力上,还是在人力上,他们都急切地需要帮助。

一位名为Adam的年轻弟兄就是Daniel牧师收养的孤儿之一。Adam从贫民窟的学校毕业后,又在外面的高等学校接受了教育。他没有向往外面的花花世界,而是回到贫民窟,和Daniel牧师一起服事贫民窟的人们。他会弹琴、打架子鼓,会说英语,除了给孩子们上课,Adam也和Daniel牧师一起传福音,探访病人。

Daniel牧师与Adam

 

从贫民窟回来的路上,我们在路边又看到一家挂著十字架的小教会。一群孩子在2位女老师的带领下,席地而坐,昂着头唱着赞美诗。我听不懂他们唱的歌词,可是那明快而欢乐的旋律,却是那么熟悉,令人感动。

 

作者现居湖南,从事文字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