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一個教會,酸楚難言(段恩會)2017.08.31

 

段恩會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31 

 

美好的一天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我走在開滿小花的一條路上,不經意間,一棵美麗的大樹出現在眼前,樹上盛開著花,那花像蓮花一般大,它有著綠色的花苞,黃色的花朵,一陣微風吹來,花嫋嫋娜娜,暗香湧動。我沉醉在這花香中,像墜入一個美美的夢境中。

上帝的創造真奇妙,眼前的小草大樹,讓我體會到一種深深的快樂。

上帝賜的這快樂簡單而純粹。不管是孩童還是成人,都可盡情享受上帝賞賜的每一天,快樂呼吸,快樂生活。

 

5個月的低潮

 

但過去的一段時間裡,為什麼我沒能走出挫敗的陰影?

5個月以來,每當想起我之前呆的一個教會,起初,懷著一腔熱忱,我以為可以發揮自己的恩賜,在教會好好服事,卻沒想到最後,失敗像一盆冷水驟然潑下,此中滋味,酸楚難言。

那些與弟兄姐妹一起練習敬拜讚美、一起分享,一起去超市大採購,一起做飯的情景,如發生在昨天,歷歷在目。但如今,我離開了這個有許多美好回憶的教會。離開時,我的心還算平靜,但沒過多久,只要想起,便是輾轉反側。我的心情如同失戀一般,被難過、自我否定、挫敗感所充滿。

 

靠主得安息

 

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後來,靠著主的話,我得到了安息,焦慮與挫折感逐漸消失。

我喜歡大自然。在上帝所造的大自然中,透過美好的景色,上帝的愛向我顯明。我想,既然上帝如此愛我,我為何不能好好愛自己?上帝所賜的每一天都是新的,祂把這新的一天當作禮物賞賜給我,我為何不能接受這份禮物?

靠著上帝的恩典,昨天,還是憂愁悔恨;今天,便得了安息,每一天都是新的,我收到了上帝的禮物,這開滿鮮花的小徑,脫俗的大樹花,讓我的心靈掙開捆綁,感謝的心像跳動的音符一樣在心裡舞動。

屬靈前輩約拿單的故事

 

我想起屬靈前輩約拿單的故事。

著名的清教徒約拿單·愛德華滋(1703-1758)在耶魯大學完成了2年的神學學習後,他到紐約初次牧會,他做好了牧會的準備,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他將此稱為“熱切地追求更為聖潔和與基督甜蜜的聯合”。他在此收穫了珍貴的友誼,以及一段屬靈更新的日子。

但7個月之後,約拿單決定離開這所教會。他寫道:“當我想到要離開我曾度過無數個甜美和快樂時光的家庭和城市時,我的心情就非常沉重”。他離開的原因沒有人清楚。但是當時教會的一位管理人員給約拿單寫了一封信,明確告知,教會為他的離去感到遺憾,但是他們也希望能有一位更好的、更稱職的牧師來牧養他們。

關於他的離開,約拿單在日記中寫道:“我離開紐約經由水路前往韋瑟菲爾德。開船航行時,我雙眼不離紐約城,直到望不見為止。可是經過那一番悲苦的離別後,在我所登陸的韋瑟菲爾德,上帝大大地安慰了我……一想到將在天國見到親愛的基督徒們我就感到甜蜜……星期六的時候,我們在薩柏克靠岸,我在那兒守主日。在那兒,我獨自在田野裡散步,度過了甜蜜暢快的時光。”紐約的經歷使約拿單寫了“立志”中的第43和44條(註1),他將自己的生命熱切地獻給上帝。(註2)

偉大的屬靈前輩們遭遇低谷,卻反而激發靈性,更熱切愛上帝,每日與主同行。

 

每一天都是新的

 

5月來臨之時,這座北半球的海濱城市,終於迎來了她的春天,我也迎來了內心的“春暖花開”。有人說,一日一生。每一天,花兒迫不及待地開放,果實也在悄然孕育,人們也在悄悄改變。耶利米先知說,“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誠實極其廣大!”(《哀》3:23)

我經歷的這一段看似走不出的低谷,不能觸碰的傷處,在美麗的今天,上帝藉這眼前的花,大自然瑰麗的景色,觸摸了我,我將所有的挫折與憂傷通通拋在了腦後,投入上帝的懷抱,上帝的賜予與慈愛無比豐盛,超過我貧瘠的想像。

是的,耶和華是我的分,每一天都是新的,親愛主,牽我手。

 

註:

1.約拿單的立志有70條,43:立定志願,今後至死,行事為人,絕不以為我是屬乎自己的,而是完全屬乎神的,好與我在1723年1月12日所立的志願相符;44:立定志願,除宗教的目的以外,絕不容許別的目的對我的行為有影響,或在其中有絲毫部分。

2.約拿單·愛德華滋部分,引自海倫·K·霍西爾著,《愛德華滋傳》(Jonathan Edwards:The Great Awakener)曹文麗譯,30-36頁。

 

作者來自中國,現在韓國留學。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