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放棄申請H1B?(Eva)2017.09.06

 

Eva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06

 

  

不要讓我陷入安逸

 

又到了每年在美留學生申請H1B(編註)的忙碌季節。

我的經歷比較特殊。多年前,我從中國隻身到美讀研。但一個學期後, 上帝就呼召我回國去傳福音。我順服上帝的呼召回國。

結婚生子後,2013年,先生申請赴美讀書,我們再次踏上美國的土地時,已經是一家4口了。

2015年,先生MBA畢業。所有人都認為他可以“大展身手”開始工作,我則獨自向上帝禱告:“求袮呼召他,使用我們一家來服事袮的國!”

當時,我看到周圍很多留學生為了留在美國,拼盡全力,他們急於找一份工作,建立一個家庭,買一幢房子。基督徒似乎也“難以免俗”——很少有人真正關心神國的需要、上帝的榮耀。

這情形使我深感難過,我一次次向上帝呼求:“請你不要讓我陷入安逸,不要讓我只顧自己,求聖靈的火不要在我心裡熄滅。”

上帝回應我的禱告,祂感動我:“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上帝必與你同在。”(《書》1:9)

一年之後,先生果真進入了神學院,“裝備”自己。

 

是機會還是誘惑?

 

 但家庭經濟的負擔卻一下子落到了我的身上。在先生讀書的一年半裡,我一邊照顧家庭,帶2個孩子,一邊繼續完成碩士課程。

我的專業是教育學,上帝使我順利地找到一份在學校的工作,可以帶著孩子一起上下班,雖然工作收入不高,但對我們來說,已是很感恩的事。

每週六,我要去中文學校教書,有時也做家教,補貼家用。我深知,妻子是丈夫的幫助者,在他讀書期間,我要做的就是照顧好孩子,負擔起家庭經濟的需要。而且,因沒有升學的壓力,在美國做老師相對比較輕鬆,不用擔心陷入競爭的氛圍。

老闆、同事都很認可我在工作上的表現,學校也提出願意為我申請H1B。這本來是一件令人感恩的事,但從申請H1B的那一刻起,我的內心就開始不平安。

一方面,申請H1B簽證時,對收入水準有要求,但我的薪水達不到此要求,老闆表示願意在申請表格上簽字,“滿足”收入要求。但因為有這樣的“貓膩”,我反倒無法安心。

另一方面,當我看到周圍同事對於工作的態度,只是追求安逸與一份收入時,上帝提醒我鑒察自己的內心:在工作中,我的確喜歡小孩子,也喜歡教書,但我更在乎的是這一份收入,我覺得這不是上帝喜悅的工作心態。

明白了上帝的心意

 

 我也問上帝:是否讓我在這個工作崗位來榮耀祂?又或是給在工作中宣教的負擔?但是上帝讓我看到祂的心意——我的2個幼小的孩子,他們是上帝親自交到我手裡的,我需要為他們的靈魂向上帝交賬。

在我為是否要繼續申請H1B掙扎之時,從加拿大傳來一個消息。一位親戚在多倫多車禍身亡,去世前她還沒有信主,我為她的靈魂憂傷難過。同一天下班後,我與年輕的留學生一起查經,結束後,一個已經做過決志禱告的男生說想受洗,我為此激動落淚。

這兩件事,讓我明白了上帝的心意:祂國度的榮耀,遠比我的工作更重要。

 

打破我的一切驕傲

 

那天晚上,我切切禱告,祈求上帝讓我繼續瞭解祂的心意。我發現,我曾經想要的學位、工作,當上帝將這些都給了我時,我內心並沒有滿足和喜樂。當我鼓勵先生去讀神學,別人都誇我信心大時,我知道,在我內心深處,並不是對上帝有信心,反而充滿了盲目的自信與驕傲,即我相信我自己有能力養活這個家。

一邊反思,上帝的話也出現在我耳旁:“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要提到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名。他們都屈身僕倒;我們卻起來,立得正直。”(《詩》20:7-8)

我撲倒在上帝面前認罪悔改,我知道祂要打破我一切的驕傲。

我也細數上帝的恩典,這麼多年來,祂從未使我們流落街頭,也沒讓我們挨過一頓餓,祂保守我們的健康和出入的平安……難道這一切,都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嗎?不都是祂的恩典嗎?是的,一直以來,我不是靠自己的能力活著,而是靠著祂的恩典。

可是,為何我還要糾結呢?

上帝繼續用話語安慰我,第二天,靈修時,我讀到這一段經文:“你們不要求吃什麼,喝什麼,也不要掛心。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必須用這些,你們的父是知道的。你們只要求祂的國,這些東西就必加給你們了。”(《路》12:29-31)

我要跟隨祂走窄路

 

有了上帝的話語,我心裡便清晰了:我的工作不會一直繼續下去了。

“可是你為什麼不等H1B申請完,抽籤結果出來以後再辭職呢?”很多姐妹這樣勸我,“反正即使現在申請,也未必能抽中。但你的申請起碼可以讓家人看到你的努力,就算沒有抽中,他們也沒有指責你的理由了。”

“不!辭職是我要向上帝表明的心意!”我向她們解釋,我知道,她們未必都能理解,但主提醒我,我是在跟隨祂走窄路,在這條窄路上,勢必會面對人的異樣眼光。如果我在乎人對我的評價,我就會失去上帝對我的肯定。

感謝上帝,當我將我所有的掙扎、感動和先生分享時,他完全理解支持。並且,當我問他是否擔心若我辭職,家中經濟負擔沉重,他說:“我們家裡從來就不是靠你的工作養活的,上帝絕不會讓祂的僕人缺乏。”他的話讓我很受安慰。

 

一種被釋放的感覺

  

停止申請H1B還需要做一件事。在此之前,因律師已為我預備好了所有申請H1B的檔,此時我喊停,已產生的律師費用,對我會是一個負擔。

我打電話告訴律師(他是主內弟兄),我想停止申請H1B,我和他分享了我內心的不平安,沒想到,弟兄很理解,他表示不計較之前付出的工作,願意就此停下我的H1B申請。放下電話後,我有一種被釋放的感覺,非常輕鬆和喜樂。

放棄了申請H1B,我選擇放下一切來跟隨主、服事主。我知道接下來要面對的,也許會比這件事更難。那天,上帝再次用祂的話向我確認,祂把約書亞跟隨祂的心志放在我和先生心中:“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書》24:15)

 

編注:H1B,美國簽證的一種,指特殊專業人員/臨時工作簽證Specialty Occupations/ Temporary Worker Visas (H-1B)。H1B簽證系美國最主要的工作簽證類別,發放給美國公司雇傭的外國籍有專業技能的員工,屬於非移民簽證的一種。持有H1B簽證者可以在美國工作三年,然後可以再延長三年,6年期滿後如果簽證持有者的身份還沒有轉化,就必須離開美國。

 

作者是85後,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